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为了她,跪下求人
    ,精彩小说免费!

    林成序摇了摇头,最后拿出手机敲下一行字递给白轻尘。

    “轻尘姐,我来找你是为了婉玲的事情,婉玲是被冤枉的,你之前答应过我不会动婉玲的,你老实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你设的局?”

    “因为婉玲和段阿姨的前科,所以现在段阿姨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将责任也顺便推给了婉玲,也不会有人怀疑,而婉玲确实是会受到应有的代价。”

    “可是轻尘姐,你不能这么做,如果婉玲是真的做了这种事也就无可厚非了,但是她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你不能就这么冤枉她。”

    原本白轻尘以为林成序过来是为了求自己,但是没想到他不是来求自己的,而是来质问自己的。

    他没有看任何的证据,没有听任何的证据,只是听到了白婉玲的几句话而已就开始指责她白轻尘。

    原来爱情面前是真的可以这么盲目的,盲目到只相信他眼中的那个人,其他人都不相信。“我没有污蔑她,这些事情确实是她做的,她和段雅一样想得到白氏集团,我白轻尘还没到污蔑一个女人的地步。”白轻尘微微蹙眉,并且算是有耐心的解释着,“而且我在白婉玲的身上花了多少钱你应该知

    道,她要是遇到了什么负面新闻,那么输的是我白轻尘。”

    要是放在以前,林成序肯定就相信了,相信了白轻尘说的话。

    但是现在林成序满脑子想着的都是白婉玲,耳朵里想着的也都是白婉玲说的话,在加上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和他自己的判断,他觉得这件事一定是白轻尘安排的。

    可是看白轻尘现在的样子,她应该是不打算承认了。

    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她当然不会承认。

    既然是这样,那么他就给他轻尘姐面子,但是与此同时,他得把白婉玲救下来。

    最后起了身,并且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这么一个举动当真是吓坏了白轻尘,也是气坏了白轻尘。

    他为了那个女人竟然给自己下跪,而且跪的那么卑微。

    没有任何的言语,林成序就这么跪在地上,一副十分坚决的样子。

    白轻尘也缓缓的站起身来,看着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林成序。

    “你为了那个女人跪下,你要我救她。”

    林成序点头。

    “你认为白婉玲是被冤枉的,而冤枉她的人是我?”

    林成序再次点头。

    “你坚信你心中的那个白婉玲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坚信她是无辜的?”

    林成序还是点头。

    白轻尘最后扬起一抹苦笑来,原来不管她白轻尘做了多少,林成序只会觉得那个白婉玲是好人,而她白轻尘是个坏人。最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十分坚定的说道,“要我救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我也不怕告诉你,这件事确实是我设计的,但是我没有冤枉她,她骨子里就是这种人,我也没必要去污蔑这种人,只会脏了我的手,

    你要是想继续跪我不会拦着你,你要是真的有本事就自己去救她!”

    说完转身并且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而这个时候看到的是一群看八卦的人。

    毕竟刚才白轻尘说话的分贝可不小,因为她实在是生气,实在是太难过了,避免不了无法控制的时候。

    大家平时很少能看到这个的白轻尘,所以大家都很好奇。

    当看到那个跪在地上的少年时,一行人不免得有些惊住了。

    没想到场面会这么劲爆。

    “看够了吗?”

    白轻尘冷冰冰的丢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行人没有丝毫迟疑赶紧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要是老板发起脾气来可就不好了。

    他们回到了座位上,而白轻尘则是直接离开了公司,不想看到林成序为了白婉玲求自己的样子。

    她这一次一定要狠心,一定要绝情,一定不能够心软。

    原本白轻尘确实是打算捧杀,在白婉玲最高的时候让她狠狠的摔一下。

    现在不用了,她白婉玲直接拿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也只能说她是活该了!

    林成序跪在那里,心中五味杂陈,他就是希望白轻尘能够和白婉玲和平相处怎么那么难呢?

    他作为当事人都不在意,她白轻尘作为一个局外人为什么这么在意呢?

    林成序在那里跪了许久,终于还是起了身。

    他不会放弃的,他一定要救出白婉玲,当然不是靠着自己的本事,因为他根本没有本事单独将白婉玲从牢里弄出来。

    此时的白轻尘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儿,走在路上的时候,脚步突然有些打滑,最后脚下一歪,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了,好在她保持住了平衡,不然的话,肯定会摔跤的。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觉得肚子很疼。

    第一次有这种疼痛的感觉,她觉得应该是不太好了,因为太过于动气,可能是把孩子给动着了。

    没有丝毫的迟疑给巫一和安琪儿打了电话,之后被送到了谭喜凡的医院。

    白轻尘一来,谭喜凡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工作交给了另一个医生,而她单独给白轻尘做了检查。

    最后检查出的结果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动了胎气而已。

    “吓死我了,还好没什么事,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谭喜凡说着。

    白轻尘这时候缓缓的坐起身子,手不断的轻抚着自己的肚子,“没事就好。”

    看白轻尘惊魂未定的样子,她肯定也是吓坏了。

    “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谭喜凡问着,“不然的话,你也不会这么生气。”

    白轻尘这时候无奈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他一副跟我没关系的样子,我为什么要跟他生气?他被骗,被人伤害,我就应该当一个袖手旁观的人,我为什么要生气?!”

    说着说着,白轻尘就觉得不对劲了,自己的肚子好像又有些疼了。

    看着白轻尘的面色变得苍白,谭喜凡赶紧叫停,“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要记住,现在你肚子里还有另一个。”

    白轻尘这时候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是啊,我不应该生气。”白轻尘放缓了自己的语气,“不生气,不生气。”谭喜凡坐在白轻尘的身边,然后不断的安抚着白轻尘,“虽然我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但是能让你这么生气的人一定是让你重视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