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毁了她才能护住他
    安琪儿没来得及去阻止白轻尘,阻止林萍还是可以做到的。

    林萍想要挣扎,但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姑娘的对手。

    看起来的个子,但是力气是真不。

    白轻尘闯进屋内,看到的是看起来比自己前几天还要不好的林成序。

    林成序抬头看着白轻尘,有气无力的张口,本是想什么,最后却发现发不出声音来,也就放弃了。

    没由来的,林成序就开始大哭,就像孩子一样大哭。

    本来白轻尘是想把林成序骂一顿,但是看到林成序这般,她又不忍心了。

    林成序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很多事情他都弄不明白,这不怪他。

    至少他没有去害人,只是一直在伤害他自己而已。

    白轻尘忍不住抱住了林成序,并且安慰着,“好了,我知道你要什么,我知道你委屈,没事了,不会有事的。”

    林成序还是不断的大哭着,抱着白轻尘的胳膊,哭得不能自已。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林成序第一次这般的不掩饰大哭大喊,惹得林萍也开始掉眼泪了。

    虽然作为一个局外人,谭喜凡和安琪儿看到这样的场面也觉得难过极了。

    笑是可以感染的,但是有时候哭也是可以影响到身边的人。

    也不知道是哭了多久,林成序便是没声儿了,谭喜凡去查看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睡着了。

    但是由于三天没吃东西没喝水,他的身体已经严重缺水了,最后只得给他输液来保持他的体力。

    好在白轻尘及时赶到,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问题。

    这更是让白轻尘觉得心里难过,林成序都这样了,林萍也没有要去找她。

    最后才得知,是白婉玲不要林萍去找她的,不用想,白轻尘就知道当时白婉玲到底对林萍了什么。

    林萍不是段雅,她没有那么多的心思,但是她的智商确实是不太高。

    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的原因,很多事情她都想得不太明白,甚至是处理得不好。

    自从林成序出事之后,在林萍的眼里,林成序就是一个异人,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人。

    甚至是告诉林成序他能有白婉玲这样的老婆是一件幸事。

    孩儿本来就没有多少认知,更何况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林成序自然而然的选择相信了林萍的话,让他产生了一些列在白轻尘看来很可笑的看法。

    安顿好了林成序和林萍,白轻尘这才终于缓过神来坐在一边休息一下。

    而谭喜凡也坐在了白轻尘的身边,看着白轻尘也不知道要些什么。

    “本来我以为我可以离开华夏了,但是现在看来,想离开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她以为林成序和林萍过得很好,但是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是啊。”谭喜凡也表示赞同,并且迟疑了片刻之后道,“虽然可能是我想多了,不过我觉得林成序现在的状况可能不太好,因为年纪不大,再加上情绪波动那么大,可能是心理上有什么问题……我想,你

    可能需要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

    白轻尘也不是没想过,所以被谭喜凡这么提醒的时候她也没有太过于惊讶。

    在这个时代,看心理医生并非是什么不齿的事情。

    由于现在是快节奏的时代,人们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心理毛病,虽然很多时候都是想太多了,但是真的到了很严重,且自己无法排解的时候就需要清叫专业人士了。

    很多看起来不大的问题,在日积月累之后很有可能就会发展成大的问题,到最后爆发的时候可能会伤到自己,甚至是伤到身边的人。

    现在的林成序就开始在伤害自己了,这个状况很严重。

    “恩……我也觉得他需要好好的找个人倾诉一下。”白轻尘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梗住了。

    其实要是林成序现在是好好的,还能话的话,也许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但是偏偏上天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让林成序遇到了这种事情。

    之后在谭喜凡的安排之下,林成序成功的接受了心理医生的治疗。

    不过治疗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因为林成序无法开口,导致一开始的交流就出现在了问题。

    白轻尘为此觉得很是头疼,她觉得林成序一定要将自己的问题好好的出来,一直藏在心里真的会很难受。

    她是想帮林成序,但是在林萍的眼里看来她不是在帮他,而是白轻尘将林成序当成一个病人看待了。

    “轻尘啊,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你怎么能把成序当成一个神经病看待呢?找什么心理医生,就是心里有点难过而已,哭过之后就不会有事了!”

    这是林萍的观点,这也是林成序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的原因之一。

    白轻尘心头就好像是压上了千斤重的石头,她对谁都可以万分的决绝,唯独对待林萍和林成序没办法做到。

    林成序中断了治疗,而白轻尘没有闲下来,而是直接通知了昌文濯,要昌文濯毁了白婉玲。

    如果还将白婉玲留下,最后受到伤害到就是林成序和林萍,所以不能继续下去了。

    昌文濯很乐意接这种工作,而且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本来以为昌文濯做这件事的时候至少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但是在第二天的时候,昌文濯就给白轻尘打了一个电话。

    “白婉玲的事情我想不需要我动手了,她已经在自我灭亡了。”

    白轻尘不太明白,昌文濯便是在电话的那边继续着。

    “这个女人这段时间借着你给她的资源认识了不少人,是黑是白她倒是分得清,而且在分得清的状态之下,她和不少见不得光的人待在一起了,并且闹出了不少的事情。

    “什么吃了一些不该吃的东西,或者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甚至是开始做了一些不该做的生意,现在的白婉玲可不仅仅是一个偶像明星了,还是一个黑商,身后很多大佬跟着。”

    白轻尘知道,有些事情上不了台面,即使不太清楚,她也知道是什么不该碰的东西。“我知道她白婉玲从来都不会安分守己,既然她拿东西砸自己的脚,那你就帮她换一个更容易掉下来的石头,三天之内,我要看到全市乃至全国的人知道她白婉玲是一个怎样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