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 没尊严的样子很难看
    昌文濯在那边不由得笑着,“终于是让我见识到了陌靖宇女人的真面目,好歹是个女孩子,是不是稍微下手轻一点儿?”

    “可以,那你跟她一起,我不会介意。”白轻尘冷冷的着。

    昌文濯赶紧收回了自己的话,“开个玩笑而已,你放心,这件事我肯定能办好的。”

    昌文濯办事一向都是雷厉风行,而且还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抓到证据,然后告诉警察叔叔就好了。

    果不其然,最后白婉玲被抓起来了,并且全国通报了。

    当然不是白婉玲一个人,而是牵扯出了大大不一样的大佬,纷纷给白婉玲做陪衬。

    昌文濯还是第一次做这么刺激的事情,很多大佬都是不能招惹的,但是昌文濯却是去招惹了。

    不过他昌文濯可不怕,毕竟身后有一个陌靖宇呢。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入了林萍和林成序的耳朵里,两个人均是不敢相信,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里,白婉玲竟然从一个明星变成了一个犯法的人。

    原本情绪不稳定的林成序因为白婉玲的事情变得越发的不稳定,而且想方设法的去见了白婉玲。

    明明没有分开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再看到白婉玲的时候,白婉玲整个人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没有了厚重的妆容,再加上监狱管理严重,原本触碰了不该触碰的东西,现在没有了那种依仗,整个人都没了人的模样。

    林成序多想对白婉玲话,但是他什么都不了。

    而白婉玲还是和上次一样,大哭的求林成序帮帮她,希望林成序能够去找白轻尘,希望和上次一样让她从这个鬼地方出去。“成序,我求求你救救我,就最后一次,我知道我做得不对,只是外面的吸引实在是太多了,我分不清楚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是他们吸那种东西我可以变得更加的快乐,卖那种东西我可以更加的有

    钱,只要有钱了就算是不依仗白轻尘,不依仗昌文濯我也可以很好。只要我好了,我们的未来就会好,不定我可以找到更好的一声帮你治疗,不定你就可以话了呢?成序,我知道你最心疼我了,最爱我了,你就原谅我最后一次,你就帮我求求白轻尘,让她救救我好

    不好,我知道她一定会有办法的!”

    白婉玲哭得脸都变形了,而林成序自然是心疼的。

    即使他知道她做这些事情不是为了自己,但是他愿意听白婉玲的这些话,就算是骗他的也没关系。

    这个世界上,他就是愿意听白婉玲的任何话。

    “成序,这一次我出去之后我一定会好好做人的,我也不当什么明星了,我们就做普通的夫妻,然后生孩子过我们的日子,好不好?”

    白婉玲多想拉着林成序的手,这样的话,林成序一定会帮她的。

    但是林成序比白婉玲想象中的还要爱她,不管白婉玲会不会求他,他都会去救她的。

    最后林成序给了白婉玲一个眼神,嘴巴张着啊啊了一番,之后便是离开了

    白婉玲知道,只要是见到了林成序,那她就一定会有救的。

    不管她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不管她做了多少让人不齿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唯一会原谅她的人就是林成序。

    而林成序身后有白轻尘,白轻尘帮了自己第一次就一定会帮自己第二次,因为她宠爱林成序。

    离开监狱之后的林成序直接去见了白轻尘。

    这一次见白轻尘不是在公司,而是在白轻尘的家中。

    那时候的安琪儿正守候在白轻尘的身边照顾她,林成序来了,白轻尘本是要安琪儿离开一下,她单独和林成序谈谈的。

    但是安琪儿不放心,现在林成序的情绪那么不稳定,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现在的少夫人可不再是以前那个少夫人了,她绝对不会丢下少夫人不管的。

    最后十分无奈只得让安琪儿留在自己的身边了。

    “又是为了白婉玲的事情?”

    白轻尘直接了当的问着。

    林成序站在白轻尘的面前,最后只得重重的点头。

    “这一次你还想跪下来求我,然后拉着院长妈妈一起求我吗?”

    想起之前的情景,林成序心中也是万分的不好受。

    他一边想救白婉玲,一边又觉得自己太不把轻尘姐放在心上了,所以他比任何人都纠结。

    可是纠结归纠结,两个人都很重要也没错,但是总是有一方是更重要一些的。

    他林成序选择了白婉玲。

    最后扑通一下当真是跪下来了。

    他甚至是连手机都没拿出来,没有给白轻尘一点点的征兆。

    白轻尘刚才也只是复述了一下之前的情景,却没想到林成序会真的和上次一样,而且还是毫不犹豫的跪下。

    白轻尘一度觉得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最后紧紧的握着手边的扶手,她以为自己可以忍住,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的站起身来,并且对林成序吼着:

    “你这么卑微的跪在我的面前,你觉得这是你对白婉玲的爱,但是你知不知道你把自己的尊严丢下的样子很难看?

    白婉玲害得你的人生已经不能跟正常人一样了,你还那么帮她?你知不知道你的善良不会被任何人夸奖,只会被人嘲笑?那样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

    这一次她是吸了粉,卖了粉,那下一次呢?杀人放火你也要帮她求情吗?怎么求情?跪下来求我?还是,你要我替她去死?”

    要知道这种罪可不是钱和关系就可以解决的,法律无情,犯了错就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

    林成序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不傻,他甚至是就读于名牌大学。

    但是那又如何,就算他懂法又如何,法和情本来就无法同存。

    他对白婉玲是情,他没办法用法去看待白婉玲,甚至是用法去对待白婉玲。

    林成序咬紧牙根,最后直接开始对白轻尘磕头。

    他不能话,既然不能话,那边用行动来求她吧。

    看着林成序这样,白轻尘真的是气得快要晕过去了。

    一个有知识的有情人可真是难对付,一个不要自己尊严的有情人更是难对付。

    最后白轻尘瘫坐在了沙发上,那瞬间当真是把安琪儿给吓坏了,还有以为少夫人要倒下去了。

    白轻尘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也不看一眼继续在磕头的林成序,只是冷冷的问了一句:“你这么希望我帮白婉玲?而且你不惜任何的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