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1章 再见!
    白沫婷是个聪明人,虽然白轻尘没有将话开,但是她隐隐之间知道了白轻尘的意思。

    “你放心,不管你去多久,一年也好,两年也好,就算是十年,白氏集团和魔云公司都是你的,我不会跟你抢,我会好好的帮你管理。”

    白沫婷的话让白轻尘很是感动,最后起了身,并且伸出手来:“谢谢你,沫婷姐。”

    其实可以的话,她想拥抱一下白沫婷。

    因为她的离开,很多事情就都会交给白沫婷了,她一个人要管理那么多的事情,其实是很累的。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自私,但是她也没有办法。

    ……

    这便是她和白沫婷的离别,白沫婷不知道自己随口的一句话会成真,再次见到白轻尘的时候都已经是多年以后了,而且再见到的时候,白轻尘再出现已经不是现在认识的这个白轻尘。

    这些也都是后话了,她现在只当做是白轻尘才出去散散心而已。

    白轻尘转身离开,留给白沫婷一个背影。

    走出白氏集团的时候,白轻尘显得心情有些沉重的味道。

    不为别的,就为白氏集团是她一切的开始。

    和陌靖宇的相识,和白家的纠缠,和厉家的纠缠,或者是和任何人的纠缠,全部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白氏集团。

    虽然到最后兜兜转转却发现这么一个集团根本就不是属于她白轻尘的,可她又兜兜转转的将他变成是自己的。

    一切看起来是那般的有戏剧性。

    抬头去看高耸的大厦,最后转身而去。

    再见了,华夏。

    再见了,江城。

    再见了,陌靖宇。

    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陌靖宇,所以跟这个国家,跟这个城市道别之前,也顺便跟陌靖宇道一次别吧。

    ……

    四年后,洛国安城。

    四年的时间,洛国已经焕然一新,不再有战争,不再有死亡,而安城则是洛国的首都。

    陌靖宇在这四年的时间里成就了一个全新的洛国,只是他陌靖宇却不是洛国的国王,只是洛国的一位王爷。

    这中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若不是有太多的差池,兴许现在陌靖宇就是洛国的王了。

    陌靖宇现在住的地方是一栋占地面积极大的城堡,此刻的他正站在最顶层,眼看着下面广阔的院子,身后寂静得可怕。

    就在这个时候,阎梓桓和卜书荣都走了进来,而陌靖宇始终都没有回头。

    看到陌靖宇又一个人站在这里,阎梓桓和卜书荣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旋即便是走了上去。

    “宇哥。”阎梓桓喊着。

    这时候陌靖宇才回头,旋即看向了两个人。

    “事情解决了?”陌靖宇问着。

    阎梓桓点头,旋即继续道着,“安保工作没什么问题了,不过国王那边要办什么宴会,是想把这个准备工作交给宇哥你。”

    陌靖宇微微点头,然后淡淡的开口,“那就去办。”

    阎梓桓不由得微蹙眉尖,似是十分的不情愿,“宇哥,就算你现在不是国外,好歹你也是一个王爷,整日给这些不痛不痒的事情你做,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清闲王爷,没什么不好的。”陌靖宇倒是养成了不争不抢的性格。

    “你要知道,整个洛国都是我们打下来的,凭什么夏侯烨当国王就当国王,而宇哥你才只是一个王爷而已,手下不过管理着两座城,这不公平!”

    比起陌靖宇,阎梓桓更是在意这些事情。

    “没什么不公平的,世间本来就是有舍有得。”

    陌靖宇悠然的着,经过四年时间的陌靖宇早已没有了四年前的那般霸道冷酷,反倒是多了几分温润和平静。

    阎梓桓不由得咬了咬牙根,最后恨恨的着,“要是当年我没出错,没有害得项坤哥被抓,也不至于宇哥你让权,最后救出了项坤哥,可是最后……”

    后面的话阎梓桓便是再也没有下去,他知道这件事在陌靖宇心里就是一个过不去的坎儿。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陌靖宇再次转身,然后看着外面的那一片大好风景,“好在我的眼睛又可以看到了,至少看人不需要再用耳朵去看了。”

    这四年的时间里,夏侯灵帮助陌靖宇恢复了视力,他终于不再是一个瞎子。

    只是很多事情都已经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

    就在这时候,夏侯灵活蹦乱跳的跑进来,手中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

    看到阎梓桓和卜书荣的时候不由得低下头去,然后绕过他们两个来到了陌靖宇的身边。

    看了一眼夏侯灵,旋即便是对那两个人道,“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先下去吧,我还有事。”

    阎梓桓和卜书荣再次对视一眼,旋即便是离开了。

    这四年时间里,夏侯灵和陌靖宇可以是形影不离,整日都呆在一起,他们两个都已经习惯了。

    夏侯烨成为了国王,夏侯灵自然就是洛国的公主,但是即使是这般,夏侯灵和陌靖宇的关系也没有断。

    从表面上看,夏侯烨和陌靖宇之间好像是一种绝对的合作关系,因为公主迟早会嫁给他的。

    不过作为见证过陌靖宇和白轻尘之间感情的人心中却是有点膈应,他对卜书荣着,“宇哥不会真的彻底沦陷在了夏侯灵裙下了吧?每次见到夏侯灵就会把我们给支开。”

    “谁知道,要知道宇哥找嫂子找了整整四年,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卜书荣着不由得扶了扶眼镜,就连号称情报之王的邱牧都找不到白轻尘的去处,这让邱牧一度怀疑自己的能力,一个女人竟然就这么生生的消失了,实在是太奇怪了。

    “是啊,也不知道嫂子到底是去了哪里,居然消失就消失,不会是……”

    阎梓桓不敢继续往下猜测,最后只得摇了摇头,不管嫂子在哪里,只希望嫂子能够平平安安的。

    而夏侯灵和陌靖宇在房间之内也不知道是了什么,夏侯灵开开心心的离开了他的地盘,而陌靖宇又陷入到了平静之中。

    眼神比起刚才更加的深邃,只是却没有那般的可怖了。

    时间的沉淀总是能让一个人发生很大的变化,而陌靖宇这四年的时间彻底磨掉了他的性子,有时候他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微微抬起头来,并且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想什么。

    三天后,洛国国王夏侯烨举办了一个诺大的晚会,而晚会的主题是为了欢迎一位皇室成员,名字叫做司夜辰。

    他是流落民间的一名皇室成员,在几天之前终于是找到了他,所以将他接回了洛国。

    接回来的主要一个原因是司夜辰拥有着庞大的资产和力量体系,若是拉拢他,洛国将会越发的强盛。

    此刻坐在台下的阎梓桓不由得歪了歪脑袋,并且紧蹙起了眉尖,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司夜辰很眼熟?”别是阎梓桓觉得眼熟,陌靖宇也觉得眼熟,他恨不得现在就上去质问这个叫做司夜辰的人到底和白轻尘是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