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7章 司夜辰就是白轻尘!
    在他满脸震惊的时候,陌靖宇的手稍微松了一些,就在这个时候,司冥爵直接在陌靖宇的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一点都不疼,不过是孩儿而已,比起以前白轻尘咬他的时候一点都不疼。

    但是他还是松开了,松开了这个自称是自己儿子的人。

    司冥爵刚打算要跑,结果被陌靖宇单手给拎回来了,最后质问道,“你妈咪叫司夜辰?最近搬到洛国来的司夜辰?”

    “是有怎样?”司冥爵不断的挣扎着,这个男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他的两只脚都没办法占地,“反正妈咪是我的,本来我在想跟你共享妈咪,现在我后悔了,绝对不会跟你这个人渣共享妈咪的!”

    “你跟我解释清楚,为什么你叫司夜辰叫妈咪,他难道不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可以当妈咪?”

    陌靖宇心中其实在期待着,这些天他一直都在想白轻尘和司夜辰,在想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甚至是多么希望这个司夜辰就是白轻尘,如果现在这个鬼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个司夜辰很有可能就是白轻尘!

    “谁妈咪是个男人,只是因为她没有靠山,只能做一个男人,这样的话,就没人欺负我,也没人会欺负思忆妈咪了!”

    一个家庭里应该有的就是爸爸妈妈还有孩子,这样一个完整的家庭在外面才不会被人嘲笑。

    因为白轻尘假扮成男人,至少在外面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有人司冥爵和韩灵羽是没有爸爸的孩儿,他们的人生还算是完整。

    “你妈咪以前叫白轻尘,生活在华夏,然后离开了华夏生下了你,你现在是四岁。”

    司冥爵气得脸通红,想踢踢不到,想咬咬不到,最后直接放弃挣扎了。

    “我不知道,我知道妈咪叫司夜辰,我叫司冥爵,你要是不想认我也没关系,反正我觉得你现在不适合当我爹地了!”

    捏我脸的人都可恶,就算你和我长得像又怎样,是我爹地又怎样!捏我脸就是不对!

    司冥爵最不喜欢别人捏他的脸!

    陌靖宇心中几乎是波涛汹涌,他怎么都没想到,不,他有想到,只是不敢想而已。

    再仔细看眼前的这个鬼,确实和他很像很像,不就是他时候的样子吗?

    若他不是自己的儿子,那还有谁可以是他的儿子?

    能给他陌靖宇生下儿子的除了白轻尘,还能是谁?!

    这个世界上,他碰过的女人,除了白轻尘就没有第二个人了!

    所以司夜辰就是白轻尘,白轻尘就是司夜辰!

    他陌靖宇的女人!他陌靖宇的妻子!

    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司冥爵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司夜辰,白轻尘!”

    这是陌靖宇能出的所有话。

    他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让他陌靖宇失控的事情!

    最后紧紧的搂着司冥爵,他一个大男人,真想大哭一场。

    不过,哭不是他陌靖宇的习性。

    最后松开司冥爵,并且将他抱起来,“去找你妈咪!”

    司冥爵被陌靖宇勒得难受,大概是被这么勒了一下,好像想通了。

    除了刚才捏他的脸以外,这个男人还是很适合当自己爹地的,因为他霸道,有力,而且有权有钱,这样的男人才是配得上妈咪的人!

    陌靖宇刚要抱着司冥爵出去,司冥爵却是用他稚嫩的声音道,“妈咪很忙的,根本没时间见你,你把我留在你这儿,等到晚上的时候,妈咪自然就会来接我了。”

    陌靖宇看着司冥爵,而司冥爵人鬼大的道,“相信我没错的,妈咪很爱我,要是她知道我来你这儿了,肯定会来找我的。”

    “可是我不想等,一刻都不想等。”

    要知道,他找了四年,整整四年!

    好不容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要让他等着白轻尘来找自己,他做不到。

    既然他这般的想念白轻尘,那他现在就要去找她,现在就要出现在她的面前,告诉她这四年的时间里他到底是怎么想她的。“不想等也得等,现在妈咪很敏感,她不希望被你知道她是你妻子,这是思忆妈咪告诉我的,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按照妈咪的性格,你要是现在去找她,会把她吓到的,不定明天她就带着我离开洛

    国了。”

    陌靖宇蹙着眉头看向司冥爵,司冥爵要求下来,陌靖宇照做。

    旋即抬头看着高大的陌靖宇,“你要是想知道更多的事情,那我现在要吃蛋糕和布丁,越多越好,记住不要抹茶味的,我不喜欢,其他的都可以。”

    陌靖宇望着的司冥爵,最后一招手便是让人准备他要吃的东西了。

    刚才吓得跑出去的女孩儿得知陌靖宇要给男孩儿准备吃的时候,不由得惊住了。

    里面没有发生血案,反倒是变成了认亲现场吗?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在她准备好所有的东西进入到陌靖宇房间的时候,一个个的摆好,只见司冥爵朋友一点都不客气,狼吞虎咽的开始吃起来。

    之后等到女孩儿出去了,司冥爵才一边吃一边道,“看在你准备了那么多吃的份上,那我就把妈咪的情况告诉你吧。”

    陌靖宇坐在司冥爵的身侧认真的听着。

    虽然司冥爵是个孩子,但是他刚才了一句,如果他轻举妄动的话,会把白轻尘吓到,甚至是会把白轻尘吓得离开洛国。

    回想刚见到司夜辰的时候,他对自己是那般的云淡风轻,甚至是带着一丝丝的轻浮之意,眼里看不到丝毫的熟悉感,有的只是满满的陌生。

    要么现在的白轻尘确实只是把自己当成是个外人,要么就是白轻尘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隐瞒。

    不管是哪一种,白轻尘都不希望被戳穿身份,不希望已白轻尘的身份出现。

    如果他现在就去白轻尘的面前告诉她,他知道她是谁,白轻尘很有可能做出直接逃走的行为。所以陌靖宇不能就这么过去,先听听司冥爵这鬼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