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 虚假的热情
    所以他才将缚西凉发配到了城,当时缚西凉才满十六岁,在城呆了整整两年,不过这子命太硬了,竟然到现在都没有死,反倒是把城的那些野蛮人给降住了。

    因此,缚西凉在外人看来善战,如今才十九岁,以后更是了得。对于这个英雄,白轻尘是十分感兴趣的,因为他的存在,所以白轻尘才会来到洛国,否则的话,当年的那些真相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她也没心情去管,来到了洛国还要对付陌靖宇,对于她来实在是太

    麻烦了。

    “缚西凉?”白轻尘缓缓的开口,“和我一样是前代皇室留下的子嗣,真好奇他长什么样子。”

    白轻尘突然的开口让夏侯烨觉得有些头疼,虽然证实白轻尘也是前代皇室留下的人,但是已经对他夏侯烨来没有任何的威胁了,但是这个司夜辰突然对缚西凉感兴趣还真是让他有些不爽。

    面对势力庞大的司夜辰,夏侯烨还是需要稍微礼貌一些的。

    至少在他完全获得司夜辰手下的势力之前,他必须的稳住这个司夜辰,毕竟要是强行对战,他夏侯烨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即使现在洛国是一个十分稳定的国家,但毕竟是一个国而已,可司夜辰的势力又是足以扰乱一个国的存在,所以他得慎重。

    在微愣之后,夏侯烨便是哈哈大笑,旋即一招手,“你对这个子感兴趣也是无可厚非,是我大意了,让他进来吧。”

    下面的人是了一声,旋即将缚西凉给叫进来了。

    不进来不知道,一进来白轻尘真的是惊住了。

    这是十九岁的孩子该有的模样吗?

    棱角分明的脸,硬朗的眉眼,还有严肃的表情,脖子上竟然还有一条深深的疤痕,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孩子。

    缚西凉看起来很严肃,但是进来之后还是一一跟几位皇子和夏侯烨行了礼,在得到夏侯烨的同意之后坐在了白轻尘的对面。

    坐下来的一刻,白轻尘和缚西凉的眼神对上了,而白轻尘则是对他笑,不过缚西凉却是将眼神给移开了。

    白轻尘一阵语塞,果然还是没有混熟,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白轻尘讪讪的笑着,最后主动举起了酒杯:“今天见到了洛国的三大皇子真是我的荣幸,所以我来敬大家一杯。”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可都没那么的高兴了,特别是南黎川和南黎染。

    在他们的思维里,缚西凉可从来都不是一位皇子,他不过是前代留下来的孽种而已,而且他的母亲为了他能活下来不惜和皇室的仇人夏侯烨成为了夫妻。

    这样的女人不干净,只会让人觉得恶心,那她的儿子自然也是让人觉得恶心。

    但是在参加这次的宴会之前夏侯烨提醒过他们,白轻尘话的时候不能随便打断,所以他们只得绿着脸将酒给喝下去了。

    这酒杯才放下,缚西凉便是冷冷的开口:“我不管你是谁,请你搞清楚了,我不是什么皇子,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缚西凉这性格倒是让人觉得有意思,好歹这国王还坐在这里呢,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如他们,可还是一副不服输的样子,这样是很容易受到排挤的。

    果不其然,南黎川第一个开口道:“三弟这才从城回来,脾气就这么大?司先生你是皇子那是看得上你,怎么着?你还看不上皇子的位置了不成?”

    “看不上?还是不敢看上?”南黎染跟着一起数落缚西凉。

    而缚西凉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若不是他的母亲自己从城回来之后要过来看她,他是绝对不会来见夏侯烨的。

    每一次都是这种场景,从未变过,只让人觉得万分的恶心罢了。

    白轻尘再次轻轻的抿了一口酒,旋即微微蹙眉,且一副担心的样子:“看样子,好像夏侯伯伯和洛国的两位皇子都不太认同前代国王的子嗣啊,那我司夜辰是不是在洛国也不太受欢迎?”

    白轻尘的话一出,夏侯烨便是横了一眼南黎川和南黎染,两个人均是立刻闭上了嘴。“夜辰啊,你笑了,这不过是他们孩子之间的斗争罢了,你知道的,孩子嘛,这性格上比较顽劣,自然就喜欢争强好胜,现在西凉才十九岁,却已经是平息城的功臣,两个孩子只是有些嫉妒而已。

    ”

    为了让白轻尘放心,不惜将自己的儿子成这样,白轻尘也是佩服。

    不过夏侯烨本来就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这么诋毁一下自己的儿子对于他来又不会少一块肉,倒是无所谓。

    白轻尘微微点了点头,“夏侯伯伯得没错,那我就放心了,我之前跟夏侯伯伯起的合作,我想还是可以继续的。”

    夏侯烨心中叹了一口气,差点毁了他的计划,好在这个司夜辰比较好骗。

    在那之后,夏侯烨对缚西凉的态度十分的好。

    这种假模假样的样子就连白轻尘都看得出,身为当事人的缚西凉自然也是看得出的。

    但是自己的母亲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跟夏侯烨对着干,所以缚西凉只能忍着。

    而白轻尘全程在一边看着,并且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看戏而已,这么多年,白轻尘看的戏可不少。

    宴会终于是结束了,而缚西凉像是一副终于结束了行刑的模样,起身并且离开了。

    白轻尘也是微微的欠了欠身子,并且道着:“夏侯伯伯,没事的话,我也先行离开了,家中的妻儿还在等我。”

    夏侯烨笑着看白轻尘离开了,等着她和缚西凉离开之后,夏侯烨的脸就一下子垮了下来。

    旋即看向自己的两个儿子,并且冷冷的则:“我难道没有提醒过你们要对白轻尘的态度好一些?”

    南黎染和南黎川觉得有些冤枉,刚才只是对缚西凉态度不好而已。“司夜辰那是前代皇室留下的人,现在他手中有一支很强大的力量,他选择回来的目的肯定不会那么的单纯,不过现在看来也没有打算有所动向,我想要他手上的势力,所以在此之前你们绝对不要打草惊蛇

    ,我会想办法稳住这个司夜辰,你们也得给我好好的待着。”

    南黎川和南黎染最后当然只能点头答应,下一代的国王的位置是由夏侯烨来决定的,所以一定得听话才是。就在他们商讨着如何稳住白轻尘的时候,白轻尘已经去跟缚西凉套近乎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