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 厚脸皮的男人
    陌靖宇在心中幽幽的摇头,夏侯烨就因为白轻尘的一句话给带偏了。

    果然是老了,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想法。

    而白轻尘的心中十分的得意,想跟她斗,他陌靖宇还嫩了点。

    四年前,你陌靖宇是夏侯烨捧在手心的宝,但是四年后的今天,我白轻尘才是他夏侯烨捧在手心的宝!

    最后将双手放在后背上,并且从容不迫的道着:“实在是抱歉,我看我得早些回去守着我的妻子了,陌王爷这么有魅力,要是真的把我的妻子给吸引走了,我会很难过的。”

    甩手走人,而他们三个人则是直立的杵在那里。

    空气一度变得尴尬,而陌靖宇则是淡淡的了一句:“司先生那么调皮,我只是跟他开了一个玩笑而已,所以你也不必怀疑我的心思,灵儿才是我唯一的选择。”

    夏侯灵赶紧帮腔:“就是,爸,你不要听这个司夜辰瞎,靖宇怎么可能会看上别人的妻子呢?”

    当然不会,他陌靖宇看上的是他自己的老婆!

    夏侯烨这时候面色才稍微好看一些,最后招手让两个人离开了。

    夏侯灵一边走一边嘟囔着:“刚才那个司夜辰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真的去查你和一个朋友的dna了?他还管你叫爹地?还你看上了他的老婆?怎么觉得那个叫思忆的听起来那么耳熟呢?”

    “你没听错,真相你也不必要知道,我想你也不想知道,至于那个叫思忆的人,你自然是听过,那是项坤的女人。”

    陌靖宇的话让夏侯灵愣住了,差点忘记要继续往前走了,最后整个人话都变得有些结巴。

    四年的时间里,夏侯灵一直在陌靖宇的身边,对项坤的事情自然是十分的了解。

    而且因为陌靖宇为洛国的事情,他和项坤之间的关系在四年的时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确切的是因为韩思忆。

    当他们走远了之后,夏侯灵才终于松开了陌靖宇的手,并且看着陌靖宇道:“既然现在韩思忆都回来了,那是不是要跟项坤一声?”还没等陌靖宇回答,夏侯灵自己就喃喃的着:“可是现在韩思忆都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而且还是一个那么帅的男人,按照你这么的话,她和司夜辰已经有孩子了,这项坤要是知道了,那是不是就更加

    的恨你了?”

    陌靖宇沉默,而夏侯灵识相的选择了闭嘴。

    其实她不应该太多的,毕竟陌靖宇对于这件事的阴影也是极大的。

    当年的事情,谁都不想再提,就算是阎梓桓和卜书荣也不会提起项坤的事情。

    好像所有人都遗忘了项坤,但是谁都记得项坤。

    “现在项坤就只记得恨我了,其他的事情他还能记住多少,就算跟他关于韩思忆的事情,他又能知道多少?”

    夏侯灵无奈的低下头去,很多事情都是无法控制的,项坤的事情,他们也无法控制。

    当初看到韩思忆的时候,陌靖宇之所以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她,只是因为她已经不再属于他陌靖宇管辖的范围之内了,现在项坤的事情和他陌靖宇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陌靖宇,夏侯灵却是什么都没,项坤的事情上,其实都是他父亲的错,本就和陌靖宇无关的。

    而且为了项坤,陌靖宇已经求全做了一个王爷。

    但是……

    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最后拍了拍陌靖宇的肩膀:“也许韩思忆回来是件好事呢,可能是你和项坤之间和好的契机不是吗?”

    陌靖宇微愣,最后却是转身走了。

    和好的契机?他和项坤吗?

    怎么可能,他和项坤是绝技不可能再次和好的。

    当年的事情是那般的血淋淋,给项坤造成的伤害是不可磨灭的,他项坤无法原谅自己那也是应该的。

    离开皇宫的陌靖宇没有回去,而是去了他想去的地方。

    ……

    在白轻尘回到家中之前,她发现坐在她家的竟然是今天在皇宫看到的不速之客。

    白轻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男人不仅仅是出现在自己的家中,而是怀里抱着司冥爵和韩灵羽,并且还在跟韩思忆非常友好的聊着天。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陌靖宇才是家里的男主人呢!

    问题是,刚才明明是她白轻尘先离开的,为什么这个陌靖宇却是比自己先到她白轻尘的家中!

    白轻尘强忍着怒气,旋即站在那里冷言道:“看来陌王爷很喜欢我家,竟然比我这个主人回来得还早。”

    陌靖宇回头去看白轻尘,瞧着白轻尘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他的心情却是好极了。

    现在白轻尘回来了,那个白靖宫待着没意思,而且他想跟自己的儿子多交流交流。

    之前因为不太清楚自己和司冥爵的关系,不心惹得家伙不太高兴了,所以需要博得一些好感度才是。

    博得了司冥爵的好感度,那么白轻尘就算是不用她真实的身份也没办法要他陌靖宇滚远点。

    毕竟孩子喜欢。

    司冥爵看到白轻尘,立刻从陌靖宇的怀里跳下来,那个动作让白轻尘心中一阵感动。

    家伙一直都想要一个爹地,但是现在现成的爹地摆在了自己的面前,可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

    他冲上去,并且抱住了白轻尘,大喊着:“妈咪!”

    白轻尘心脏猛然停止,一脸警觉的看着陌靖宇,而陌靖宇则只是淡淡的笑着:

    “爹地妈咪都分不清楚,真不知道司先生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还是,在冥爵的眼里,司先生看起来更像是女人?看来并非是我一个人这么想的。”

    白轻尘这下将心收起了,旋即抱着司冥爵坐在了距离陌靖宇很远的地方。

    “我怎么教育孩子的和你没关系,而且这是我的家,我并没有邀请陌王爷来我家做客,所以还希望陌王爷能够离开。”

    白轻尘的态度很坚决,可陌靖宇却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虽然司先生没有邀请我,但是司先生的妻子思忆姐可是邀请我留下来吃晚饭。”

    这话一出,白轻尘看向了韩思忆,而韩思忆最后只得尴尬一笑。

    是她答应得没错,但是那是陌靖宇套路的。

    可是她现在又不太好解释。

    “所以,司先生想必不会不同意自己的妻子留一个客人在家里用餐吧?”陌靖宇十分厚脸皮的着,那张脸真不知道是抹了几层石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