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8章 她的眼里没有涟漪
    白轻尘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陌靖宇也看出来了,刚才他那一系列的动作没有让白轻尘产生任何乱七八糟的想法。

    他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冷漠,一丝让他觉得有些心焦的冷漠。

    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白轻尘应该和自己一样,还爱着自己才对。

    而白轻尘双手交叉而立,看着陌靖宇的样子像是在看着一个变态的男人。

    “陌王爷,我觉得我的提议你可以考虑一下。”

    话音落下,陌靖宇直立起了自己的腰杆,旋即瞧着白轻尘,并且用他略带沙哑的声音道:

    “司先生可能不知道,我陌靖宇这辈子只爱过一个女人,能和生孩子的女人也只可能是她。”

    白轻尘就这么瞧着陌靖宇,旋即淡淡的问着:“哦?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白轻尘。”

    四年了,整整四年了,这是四年以来第一次听到陌靖宇正面叫自己本来的名字。

    白轻尘在那瞬间瞳孔有些微颤,好在双手握得紧实,不然的话可能会被他发现点什么问题。白轻尘在短暂的几秒钟时间之内迅速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并且笑看着陌靖宇道:“白轻尘这个名字问题听过,夏侯伯伯跟我提起过,是那个跟我很像的女人,这就是解释陌王爷为什么会对我这么感兴趣的

    原因吗?”

    看着白轻尘如此淡定的样子,陌靖宇竟然是有那么一丝失望。

    就算是从白轻尘的眼里看到一丝涟漪,他也是高兴的,但是白轻尘的眼里竟然看不到丝毫的涟漪。

    “如果是因为这个,司先生觉得我这个理由充分吗?”

    陌靖宇继续询问。

    而白轻尘在迟疑了片刻之后淡定回答:“我倒是觉得还算是充分,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陌王爷要是不要女人,那还请陌王爷回去吧。”

    就在陌靖宇因为白轻尘的话打算直接回去的时候,司冥爵却是光着脚丫子出来了。

    没有任何的由来,抓住白轻尘和陌靖宇的手就往自己的房间里跑。

    “爹地妈咪,你们过来!”

    白轻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子又在陌靖宇的面前叫自己妈咪,简直就是找死!

    但是这个陌靖宇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被的手拽着,并且十分听话的打算跟着他走。

    可是白轻尘却是立在原地,不打算继续往前。

    司冥爵回头去看,而白轻尘则是一脸的严肃。

    聪明的司冥爵明白了自己妈咪的意思,最后便是改口道:“两个爹地,我有东西想给你们看,你们跟我来!”

    司冥爵的聪明让白轻尘觉得一阵语塞,虽然刚才的称呼确实是让她不高兴了,但是更大的不高兴是陌靖宇应该回去了,而不是继续留在这里,甚至时候要进司冥爵的房间!凭什么!

    白轻尘拉回了司冥爵,并且蹲下身子,耐心的跟司冥爵道:“冥爵啊,这位叔叔家里住得很远的,你让他回去好不好?以后再让他来家里玩?可以吗?”

    司冥爵一听要陌靖宇回去,就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下子充满了眼泪。

    “妈……爹地……我知道我错了,不要让这个爹地回去好不好?”

    司冥爵聪明起来像是个大人,卖起萌来让人招架不住,哭起来简直是让人心疼极了!

    白轻尘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司冥爵,就在这时候,陌靖宇学着白轻尘一样蹲在了司冥爵的面前,并且柔声道:

    “我不回去,今晚留下来陪你,你想给我看什么?我们现在去看,好不好?”

    在听到陌靖宇出这种话的时候,白轻尘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陌靖宇。

    这一点都不像是陌靖宇会出的话,但是这些话偏偏是从陌靖宇的口中出的。

    在白轻尘看得入迷的时候,陌靖宇已经将哭着的司冥爵给抱起来了,为他擦干了自己的眼泪,还顺手拉住了白轻尘的手腕,将她拉进了司冥爵的房间里。

    此刻这个画面看起来是那么的温馨。

    而躲在暗处瞧着的韩思忆和韩灵羽都是一副羡慕的样子。

    “妈咪,我也想跟爹地玩。”

    韩灵羽已经确定陌靖宇是自己的爹地了。

    而韩思忆则是抱着韩灵羽,并且解释道:“他不是你爹地哦,你爹地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你相信我,只要有这个叔叔在,你爹地一定会出现的,你会和冥爵一样有一个帅气而且疼你的爹地。”

    这话一出,韩灵羽就开心了:“真的吗妈咪?你没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韩思忆笑着。

    之后韩思忆抱着韩灵羽去另一个房间休息去了。

    之前去哄他们两个家伙睡觉只不过是为了给白轻尘和陌靖宇制造独处的机会,现在又是给他们一家三口制造机会。

    虽然白轻尘不爱陌靖宇了,但是她觉得毕竟是夫妻,而且陌靖宇还是司冥爵的父亲,他们应该好好的坐下来聊一聊,相处一下。

    这个时候陌靖宇已经抱着司冥爵,拉着白轻尘进了司冥爵的房间。

    在司冥爵的书桌上躺着一张画,上面画着的是三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孩儿。

    这幅画看着让陌靖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幅画有些像他当初珍藏了许多年的画,但是上面的男人没有被画上一个大红叉。

    当初就是因为那幅画,所以他才对白轻尘念念不忘,认识了白轻尘,最后得到了白轻尘。

    别是陌靖宇了,就连白轻尘都看得入了神。

    孩子画画难道都是一样的吗?隔着一代,可画出来的东西却是那么的相似。

    她看得入了神,都忘记要甩开陌靖宇的手了。

    司冥爵从陌靖宇的怀里下来,并且举着自己画的那副画,十分高兴的指给他们两个看:

    “爹地妈咪,你们看!这是画的我们三个人哦!”

    司冥爵一高兴,又忘记了对白轻尘的称呼,而白轻尘也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没有责怪司冥爵。

    最后司冥爵直接拉着白轻尘和陌靖宇的手,的手加上两只大手,这就是一家人的感觉。

    “我希望我们三个人能和画上的一样,永远在一起!”司冥爵开心的笑着,眉眼都笑称了月牙般的形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