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他都知道了
    看起来像是个白脸,但是调戏起女孩子简直是比男人还男人啊!

    不,他本来就是个男人。

    “宇哥,你刚才扛着人家走,那些姑娘们可都不太高兴啊,你这是怎么了?你到底是喜欢司夜辰,还是喜欢女人?”

    阎梓桓心中的好奇当真是让他变成了一个八卦男,而且要是在女人看来,还是一个十足的腐男!

    陌靖宇又用力的擦了擦自己的脸,最后道,“当然对司夜辰有兴趣。”

    完潇洒的走掉了。

    阎梓桓这下一点都不好奇了,再次验证了一件事,那就是陌靖宇时隔四年又恋爱了,而且这一次恋爱的对象是个男人。

    不定陌靖宇本来就是个弯的,之前因为大嫂比较厉害,所以将他给掰直了呢?

    现在大嫂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出现了一个眉眼和她很像的男人,自然而然的就暴露出本性了。

    卜书荣最后捂了捂自己的脸,他觉得回去之后需要洗洗眼睛。

    之后大家各自回到了各自的住所,包括陌靖宇和白轻尘。

    白轻尘脖子上的口红印还在,在抱着司冥爵的时候被司冥爵给发现了。

    司冥爵便是一脸好奇的看着白轻尘,“妈咪,你脖子上是什么?”

    在外人面前,司冥爵会叫白轻尘爹地,但是没外人的时候,司冥爵会叫回妈咪,这切换从来都没错过。

    除了在陌靖宇的面前。

    白轻尘擦了擦自己的脖子,一抹红色的印记便是将她的手给染红了。

    “没事,就是不心沾染上了一些颜料。”

    司冥爵当真了,自然是没有再继续多问什么。

    司冥爵和韩灵羽两个人今天实在是玩疯了,最后回去的时候直接就睡着了。

    等到他们睡着之后,白轻尘就对着镜子开始洗自己脖子上的口红印。

    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一些什么防水的口红,这特么的沾在自己脖子上居然都洗不掉。

    韩思忆走过来发现白轻尘脾气好像很暴躁的样子,便是拿着一瓶卸妆水走了过来。

    “用清水肯定洗不掉,我帮你吧。”

    白轻尘没有反抗,而是让韩思忆帮着自己擦干净。

    这些年来,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男人,白轻尘就再也不碰化妆品了。

    不碰化妆品自然就没有所谓的卸妆水,她也差点忘记了口红的天敌是他了。

    “你今天和陌靖宇去哪儿了?怎么见你回来的时候很狼狈的样子?”

    韩思忆一边帮着白轻尘擦拭脖子上的口红印子一边问着。“陌靖宇想证明我是不是男人,所以带我去了风月场所,我当着他的面跟别的女人亲热了一番,他看不下去了,就把我给拽出来了,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吗?我

    表现得那么像男人,结果他却把我给拽跑了。”

    韩思忆迟疑了片刻,最后心翼翼的道,“夜辰,其实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什么事?”白轻尘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陌靖宇的事情,所以放缓了自己语气。

    而韩思忆彻底将白轻尘脖子上的口红给洗掉之后,将卸妆水的盖子盖上了,旋即道,“其实……其实陌靖宇已经知道你是白轻尘了。”

    白轻尘差点摔了一跤,之后看向了韩思忆,“你什么?”“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陌靖宇就是知道你是白轻尘了,而且也知道司冥爵就是他的儿子,是我告诉司冥爵陌靖宇的事情,你的事情是司冥爵的,但是司冥爵不知道你的本名,可是我觉得陌靖宇肯定是知道

    你是谁的,毕竟那么明显了。”

    韩思忆原本是想一直瞒下去,但是她觉得一直瞒着白轻尘不是好事,所以还是直接坦白算了。

    而白轻尘却是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既然他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不直接拆穿我,而且还用这种方式来证明我是不是个男人?他是不是有病?”

    “也许他除了证明你是不是个男人,还想证明你是不是还爱他。”韩思忆淡淡的分析着。

    白轻尘这个时候沉默了,这个问题,从来都是她不愿意提及的事情,一般都只是在心里想想也就算了。

    “你是男是女对他来可能无所谓,有所谓的是,你白轻尘的心里是不是有他陌靖宇,看得出,陌靖宇其实一直都在挂念着你的,只是因为你把自己藏得太深了,所以他找不到你。”

    韩思忆话音落下之后,随之传来的是白轻尘的一声冷笑。

    “我藏得太深?他陌靖宇自己没本事,还要怪我藏得太深?当初我没藏的时候,不也没来找我吗?”

    白轻尘表情十分的淡然,看起来好像是十分在意当年的事情的,但是又好像是那么的不在意当年的事情。

    “我这次回来可不是跟他算旧账的,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现在不是白轻尘,我是司夜辰,而且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就算他知道我是谁了又如何,我也不会把我的儿子给他。”

    完转头回房。

    而韩思忆站在那里,其实她觉得白轻尘和陌靖宇相遇是好事,毕竟她想见项坤也见不到。

    白轻尘回到房间之后再次对陌靖宇展开了一段辱骂。

    “特么的知道我是谁了还耍我?想知道我是男是女,下次我就证明一下我到底是男是女!”

    白轻尘将被子盖上,然后睡觉去了。

    原本以为陌靖宇大概不会再出现了,毕竟她表现得已经非常明显了,她确确实实就是一个男人。

    但是谁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某男又跑过来敲门了。

    这一次陌靖宇带上了许多的仆人,和许多的安保人员。

    白轻尘杵在门口不打算让陌靖宇进来,冷冷的道:“有事?”

    “司先生身为洛国的贵客,我认为我有必要保证你的安全,而且上次在司先生家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司先生的口味不太适合我,所以我重新带了一些厨师过来。”

    原来不是仆人,而是厨师。

    白轻尘水亮的眸子懒洋洋的瞧着陌靖宇,这子倒是挺会装,想试探她?

    简直是浪费时间。

    “在你让这些人入驻到我的地盘之前,要不咱们单独找个地方聊聊?”白轻尘是个直来直往的人,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好继续隐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