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这是她要找的人
    女孩儿看起来年纪不大,最多也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可是她看起来像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一种药。

    白轻尘还未答应,这时候从房间内出来了两个人,一个看起来年纪稍长的女孩儿,和一个老妇女。

    在看到女孩儿扑进白轻尘怀里的那一刻,且看到白轻尘模样的时候,两个人均是愣住了。

    旋即那个老妇女便是伸手且一脸礼貌的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先生,我女儿不懂事喝了太多酒了,所以有点胡言乱语了,我让她好好休息,她非不愿意。”

    而另一个年纪稍长的女孩儿看着白轻尘眼睛都看直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帅的男人,但是竟然被她的妹妹这么搂着?这简直是不可理喻!

    “苏筱沫,你别装糊涂,看人家长得帅就往人家身上扑,你还要不要脸了!”

    那个身上穿着一身鹅黄色连衣裙的女孩儿一脸不屑的道着,并且想伸手去将白轻尘怀里的女孩儿接过来,但是白轻尘却是大力的将女孩儿抱着后退了两步。

    “先生,你这是要做什么?虽然你长得不错,但是她可是个女孩儿,你不能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

    她们当然是希望这个女孩儿栽在陌生男人的手上,但是如果是这么一个帅气的男人当然不行!

    “实在是抱歉,筱沫是我的朋友,她要我救她,就明你们对她要做出不轨的事情,我不会放任不管,你们知道迷晕女孩儿的罪名在洛国会受到什么惩罚吗?”

    白轻尘一字一句的着,而那两个人似是被白轻尘给唬住了。

    虽然在洛国十四岁就可以结婚,但是在不是自己意愿的情况下被药物或者是其他任何渠道使得当事人没有了自主意识,之后遭受到侵害,那么凶手就得被处以极刑。

    “你们走,还是不走?”

    白轻尘的气势彻底震住了两个人,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赶紧走了。

    一边走那个老妇人一边嘟囔着,“这个苏筱沫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个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看苏筱沫每天在家里疯疯癫癫的,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个朋友呢?”年纪稍的女孩儿道着。

    等到她们走远了之后,白轻尘便是将那女孩儿带进了自己开的房间里。

    女孩儿因为吃了媚药,所以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就如同蚂蚁爬行,让她难以自拔。

    “唔……好热……”

    的身躯不断的在床上扭动着,如果白轻尘当真是个男人,想把就把持不住了吧。

    不过对于这种东西,白轻尘是十分痛恨的,当初她莫名其妙的成为了陌靖宇的女人不就是这所谓的媚药?

    这东西遇到了对的人,那就是对的东西,若是遇到了错的人,这就是害人的东西。

    白轻尘抱起了女孩儿,并且来到了洗手间,打开浴霸,冷水从女孩儿的头顶一直蔓延到了脚底。

    冰凉的感觉让女孩儿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不再有那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白轻尘这时候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给女孩儿递过去了浴巾和新的浴袍,“换上吧,不然会感冒的。”

    女孩儿接过之后,仔细看了看白轻尘,最后忍不住红了脸。

    而白轻尘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最后直接离开了浴室。

    女孩儿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并且光着脚丫子走了出来,看到白轻尘的时候,最后十分诚恳的道,“谢谢。”

    白轻尘笑了笑,“没事,只是我很好奇,刚才的那两个人是你的什么人?”

    女孩儿迟疑了一下,然后道着,“是我母亲和我姐姐。”

    白轻尘微微挑眉,旋即却是一脸愁容,“你的母亲和姐姐合伙给你下药?是想把你给卖了?”

    “她们想毁了我,这样姐姐就可以代替我嫁给二皇子了。”

    苏筱沫微微低垂着眼眸,眼中尽显落寞。

    白轻尘在自己的脑海里不断的搜索着有关于洛国二皇子南黎染的事情,旋即抬眸看向苏筱沫,

    “你是苏家二姐苏筱沫,那是你的姐姐苏月莲,只比你大三天,是个早产儿。”

    当白轻尘出这番话的时候,苏筱沫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瞪大了那双美眸,嘴巴张着却迟迟都没有发出声音来。

    因为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过一句话,他不仅仅是知道了自己的名字,还知道了自己姐姐只比自己大三天的事情,而且还是个早产儿。

    许久之后,苏筱沫才终于道着,“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难道你……”

    “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只不过我这人的职业比较特殊,好歹苏家在洛国也算是贵族,是个大家族,虽然这些都是家事吧,但是很多人对于贵族家中的家事是很感兴趣的,就比如我。”

    白轻尘笑盈盈的,笑容十分的干净,浑身散发着的那种矜贵让苏筱沫有些心动。

    第一次遇到笑得那么干净的男人,而且还是那么帅气的男人。

    已经对女孩儿的花痴免疫的白轻尘没多想,只是下意识的伸手撩了撩苏筱沫的碎发,并且笑着,

    “不过你比我调查中的苏筱沫要可爱多了,我记得苏家的二姐是个蛮横不懂礼节的女孩儿,可我觉得你并非是这样的。”

    那一刻,苏筱沫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会有这种感觉。

    苏筱沫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心口,脸不自觉的就熟透了。

    白轻尘只当做是女孩儿还未彻底从药效中清醒过来,收回手的时候歪了歪脑袋,并且柔声道着,“看来,我的职业素养还有待提高啊,搜集到的情报并不准确。”

    苏筱沫抿了抿唇,最后笑着,“也没有不准确。”

    白轻尘恩了一声,而苏筱沫便是继续道着,“我在家里确实是一副蛮横不懂礼节的样子,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把我看成是眼中钉,我才能够在苏家存活下来,本来我想着这一次要是毁了我的清白,我嫁给二皇子也好,但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我却怕了,我不希望我的一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了一个陌生人,所以我逃了,如果没遇到先生的话,想必我这一生算是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