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我是在利用你
    白轻尘横了一眼陌靖宇,旋即便是将目光给移开了,这件事她稍后跟这个男人算账!

    旋即看向夏侯烨,且笑着,“夏侯伯伯,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好的提议,西凉年纪也不了,也该成婚了,可别到时候二皇子都儿孙满堂了,可西凉却是孤身一人。”

    这话听起来就是在贬低缚西凉的,缚西凉看向白轻尘的时候,目光也是十分的狠辣。

    当初这个男人要靠近自己,什么套近乎。

    现在看来,上次他冷淡的态度让这个男人不爽了,所以他开始来报复了。

    缚西凉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只要是夏侯烨下定决心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而且在这皇室成员当中,他缚西凉就是一个孤立无援的人,没有人会帮他,而他一个人是没办法对抗夏侯烨的。

    再加上他的母亲在夏侯烨的手中,他不能反抗。

    最后看了一眼安静的坐在白轻尘身侧的苏筱沫,他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这个疯癫的女人身上,如果她不愿意嫁兴许还有一线希望。

    “如果苏筱沫姑娘愿意嫁给我,我倒是不介意娶。”缚西凉温温的着。

    苏筱沫刚要起身什么,却被白轻尘给拉着坐下来了,旋即笑着对缚西凉道,“我是她的朋友,也是她的哥哥,她的事情我做主了,她愿意嫁给西凉你。”

    缚西凉心中更是厌恶这个司夜辰,明知道他不愿意娶这个疯癫的女人,可她却一直在旁边煽风点火。

    苏筱沫十分的安静,在白轻尘拉着之后再也没有疯癫过,倒是让其他人很是满意。

    果然是白轻尘的人,很是听白轻尘的话,虽然疯癫了一点。

    而夏侯烨也是十分感谢白轻尘,因为她为他们皇族解决了一件麻烦事,这个疯女人不会成为未来的国母,夏侯烨十分放心。

    最后,这个宴会自然是喜剧收场。

    不管是夏侯烨,还是南黎染,甚至是白轻尘都是喜笑颜开的。

    “此次婚事决定得太突然了,王上想必需要跟苏家好好谈谈,否则的话,筱沫回去之后可能会受到委屈,毕竟筱沫本来是要嫁给二皇子的。”

    在解散之前,白轻尘这般对夏侯烨着。

    夏侯烨现在心情好,不管白轻尘什么他都觉得没问题,最后一口答应下来了。

    作为洛国的国王,他会亲自去跟苏家谈这次的婚事。

    而白轻尘谢过之后便是带着苏筱沫离开了。

    苏筱沫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一眼缚西凉,那个以后自己的丈夫,拯救自己未来的男人。

    在来之前,白轻尘在车上告知自己,要她在宴会上表现得娇蛮一点,甚至是表现得疯癫一点都没关系,只要让那些皇族的人讨厌她,怎么讨厌怎么来。

    这是为了退掉二皇子的婚事,只要她苏筱沫不嫁给二皇子,苏月莲和苏家的夫人就不会找苏筱沫的麻烦,这是解决眼前办法之一。

    但是白轻尘却没有告诉苏筱沫,在退掉了二皇子的婚事之后会有一个叫缚西凉的男人的婚姻。

    这个男人她知道,那是前代皇室留下的子嗣,是平定城的英雄,但是也是一个不受宠的皇族成员罢了。

    在皇族,缚西凉就好比是苏家的自己一般,两个人的命运如此的相似,所以苏筱沫认为这么一个男人是没办法改变自己的命运的。

    他连他自己的命运都改变不了,何以来改变她的命运?

    苏筱沫跟在白轻尘的身后,一直没有话。

    “你不打算问问我为什么?”白轻尘此时开口。

    苏筱沫迟疑了一下,然后道,“夜辰哥哥想必是有你的原因。”

    白轻尘也沉默了,沉默这个女孩儿为何会如此懂事,在这个时候她就应该跟自己闹,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告诉她实情。

    “对,我有我的原因,我在利用你。”

    没有加以任何的修饰,白轻尘将自己的目的告诉给了苏筱沫。

    而苏筱沫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好像不太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

    白轻尘也停住了脚步,旋即转身面对着苏筱沫,他的脸上再也没有那般灿烂的笑容,而是满脸的严肃。

    “我在利用你改变整个皇族。”

    苏筱沫紧紧的皱着眉头,她好像陷入到了一场不得了的纷争。

    可她依旧一句话都没。

    “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或者不质问我,甚至是指责我?”苏筱沫这时候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旋即道着,“我只是一个的苏筱沫,而夜辰哥哥是一个皇族,虽然是前代子嗣,但是国王很器重你,你的地位不比陌王爷低,就算我质问你又如何,只要你不放弃你

    的计划,我还是得嫁给缚西凉,不是吗?”

    “是。”白轻尘这般回答,“只要我不放弃,你就必须得嫁给缚西凉,你的人生就必须得跟缚西凉捆绑在一起。”

    苏筱沫鼻子又是开始泛酸,原来她只是从一个泥潭跳入了另一个泥潭,亏她以为司夜辰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看来这个世界的人都一样,所有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着想罢了。

    “虽然我在利用你,但是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白轻尘的这句话理应是给了苏筱沫一种希望,可是苏筱沫却没有看到希望,她看到的只是一种绝望罢了。

    “改变命运?我如何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缚西凉不喜欢你,他不会占有你,你还是你,只是多了一重身份,那就是王妃。”

    这话一出,苏筱沫好像是听明白了一般抬头看向了白轻尘。

    而白轻尘这时候依旧是一张严肃的脸,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你成为了王妃,在苏家就不再是随便被人欺负的存在,不管是苏月莲也好,还是苏夫人也好,你苏筱沫就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苏筱沫了,你是王妃,你是皇子的妻子。”

    “皇子……的妻子?”苏筱沫这时候露出了十四岁女孩儿该有的模样。“缚西凉确实是前代的子嗣,但是你要知道的是,他的身份地位其实和大皇子二皇子是一样的,他也是有资格争夺王位的,缚西凉的母亲现在就是国王的王妃,缚西凉还是平定城的英雄,你觉得比起那

    两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废物而言,谁更有能力争夺皇室的王位?”

    白轻尘这些话停在苏筱沫的耳朵里就如同听书一样,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么深层次的东西。

    “你……你想……让缚西凉成为下一代的王。”苏筱沫几乎都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唇出了这每一句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