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不谈情,都好说
    缚西凉这时候却是冷笑一声,“司先生好像对别人的私事很感兴趣的样子,我看司先生挺喜欢这个叫苏筱沫的女人,不如苏先生娶回去?”

    这话一出,白轻尘的面容就开始变得严肃起来了,没有了之前的嬉皮笑脸。

    对缚西凉笑是真,礼貌也是真,那都是因为她觉得缚西凉还是个孩子,不然就算她再礼貌也不会这么的温和。

    不过看来她对待缚西凉的法子实在是大错特错了,缚西凉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他是一个征战过战场的人啊,他其实早已经是一个大人了。

    洛国不是华夏,这里的孩子十三四岁就开始当家做主了,别是童年,他们的童年就是在战火里长大的,缚西凉就是其中一个。“好吧,我也不跟你开玩笑了。”白轻尘十分严肃的着,“苏筱沫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儿你以后自然就会知道,我过来只是为了提醒你一句,要是谁欺负了你的王妃,那就相当于是在欺负你,也有可能有人

    在用同样的方法在欺负你的母亲。”

    缚西凉蹙眉,母亲是他的软肋。

    就是因为他的母亲在皇宫,是夏侯烨的妻子,所以缚西凉才会乖乖的听话继续留在安城,不然的话,他就直接去城了。

    对于他来,城才是他的家。

    即使那里总是和武器相伴,但是枪响声才会让他觉得安心,有时候抓几个罪犯和偷渡的人都让他觉得生活十分的充实。

    可是来到了安城,他什么都不能做,整日呆在这种地方将自己圈起来,这不是他要的生活。

    “既然你要娶她,那就要好好保护她,让她知道你不是一个不值得托付的人,而且她会是一个你需要的女人。”

    白轻尘完便是起了身。

    缚西凉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他一定听得懂自己的话,所以她不需要更多的解释。

    陌靖宇也随着白轻尘的脚步起了身,他要时时刻刻都跟在白轻尘的身边。

    走出了缚西凉的地界,白轻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刚要狠狠的将陌靖宇骂一顿,陌靖宇却是幽幽的开口,“缚西凉年纪虽然不大,不过他的潜力倒是很足,如果他有争夺王位的心,他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突然谈起正事来,这让白轻尘都不知道要怎么陌靖宇了。

    “我知道司先生手中有不少的人手,我在洛国虽然是一个被架空的王爷,不过在洛国也到处都是我的人,你有什么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找我。”

    白轻尘这时候看向了陌靖宇,而陌靖宇微挑眉尖,“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白轻尘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她刚才看他一眼,是突然觉得陌靖宇竟然开窍了,直接叫她司先生,而且她这一次过来看来确实是为了正事而来。

    这样的话,她跟陌靖宇相处起来就可以轻松很多了。

    原本绷紧的后背在这个时候都不自觉的放松下来,一边走着一边道,“待会儿我要去一趟苏家,你要不要也去实地考察一下?”

    “难道不等这子先过去?”

    “我倒是想,就是怕我晚些去了,筱沫会扛不住,苏家的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她以后是要做王妃的人,如果现在连苏家的那些人都对付不了,就算我们过去给她撑腰,以后也成不了大事。”

    陌靖宇的话得没错,一个能成大事的人都不是被人撑起来的,都是靠自己的。

    白轻尘点了点头,“也是,那再等等,到时候我会再去找你的。”

    陌靖宇就这么看着白轻尘上了车,然后目送白轻尘的车离开了。

    刚才他们交谈的时候,后面几句的对话中,白轻尘的态度明显缓和了不少。

    看来陌靖宇摸到套路了,就如白轻尘所的,只要不跟她谈情,谈其他的任何事情,她都可以很好的交流。

    没一会儿,陌靖宇身边也多了一辆车,而他则是跨进车内,也回到了白靖宫里。

    就在他们都离开缚西凉的住所之后,苏筱沫已经买好了衣服,而且穿上了新衣裳回到了苏家。

    一进门看到的就是忙碌的场景,所有的仆人好像都在准备着什么。

    据苏筱沫的观察,看来苏月莲的好事将近,这是在给苏月莲准备婚事了。

    来来往往的仆人手中拿着的不是首饰就是婚纱、礼服还有各式各样的鞋子。

    他们忙得忘乎所以,脸上也带着一种笑容。

    苏筱沫只是在心里微微摇了摇头,最后便是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这时候恰好遇到了苏月莲。

    苏月莲此时身上穿着的是限量款的衣服,脖子上更是带着夸张的项链,手上的钻石戒指简直是要闪瞎眼。

    今天的苏筱沫虽然穿上了新衣裳,而且也是高定,可是在苏月莲的面前似乎显得有些黯淡无光了。

    苏月莲看着苏筱沫,脸上充满了嘲讽,并且一副好奇的样子看了看苏筱沫身上穿的衣服。

    她围绕着苏筱沫转了一圈,然后用审视的眼光不断的看着,最后用手去摸了摸苏筱沫的衣裳。

    “哎哟,妹妹,你这衣服是哪儿来的啊,这件衣服想必也要个几万吧?”

    苏月莲脸上的嘲讽更加的严重了,恨不得用鼻孔对着苏筱沫话才是好的。“啧啧啧,原来缚西凉这么气啊,好歹妹妹以后就要嫁过去了,怎么只舍得给妹妹买一件衣服啊!”完故意撩了撩自己的头发,露出那颗极大的钻石戒指,“二皇子就是太贴心了,给我买了这么大颗的戒

    指,害得我现在抬手都觉得累呢,而且我都不敢戴出去,生怕被人是显摆。”

    完之后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并且摸了摸她自己脖子上的那条项链,“还有这个也是一样的,我不买,他非要给我买,这些东西比较适合我,搞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呢!”

    苏筱沫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苏月莲在自己的面前显摆,她心中毫无波澜。

    面上的东西不过都是一些装饰品罢了,于她而言没有太大的意义。

    “是吗?那二皇子对姐姐可真是好呢,希望姐姐以后嫁过去之后能够一直幸福。”

    完绕过苏月莲就要上楼。

    可苏月莲却是一脸懵逼。

    这是怎么回事,要是放在平时,这个苏筱沫难道不是应该大发雷霆开始发飙吗?

    等到她开始无理取闹的时候,爸爸妈妈出来把苏筱沫教训一顿,这才算是最后故事的结尾啊!

    但是这个苏筱沫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点都不生气?!

    这到底是为什么?!这般一想,苏月莲一把拉住了苏筱沫的胳膊,并且恶狠狠的道着,“你给我站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