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 她是我的王妃
    而苏月莲心中则是高兴极了,能是什么意思,肯定是知道自己错了,所以跪地求饶呗?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简直是让苏月莲跌破眼镜。

    “爹地,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但是你们总是这么污蔑我,宁愿相信一个下人却不肯相信我,我真的觉得好难过啊。”

    苏筱沫也开始哭哭啼啼起来,哭得可比梅伤心多了,加上人好看,哭起来更是容易惹人怜。“我知道我以前不懂事,做了很多让爹地不高兴的事情,但是我那是想换取爹地对我的关注,我也想跟姐姐一样受到爹地的宠爱,只是我用错方法了,以后我肯定不会了,而且我马上就要出嫁了,想见到爹

    地都难了,我回来其实就是想看看爹地的,但是没想到,一回来就被一个下人诬陷,而且家里的人都不相信我。

    果然这个家根本就不是我苏筱沫的家,从头到尾都不是,不管是爹地也好,还是妈咪也好,姐姐也是一样的,你们所有人都讨厌我,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

    完最后呜呜呜的开始大哭起来,这场面一度无法收起,就连苏江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以前的苏筱沫只会大闹,哭也哭过,但是不是这么伤心的哭,而是十分疯癫的哭。

    这边的事情还未解决,伴随着苏筱沫的哭声,旋即听到了一个冷漠的声音喊着,“谁敢让我的王妃跪下?”

    这个声音惹得所有的人回头,就连装哭的苏筱沫都看向了门口。

    这时候苏筱沫才发现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缚西凉?

    他怎么会来这里?

    虽然从头到尾她都没跟这个男人接触过,但是她知道的是,缚西凉不喜欢自己,毕竟当时在宴会上她表现得实在是太没礼貌了,任谁都不会喜欢当时的苏筱沫的。

    所以现在的缚西凉出现在苏家实在是太让人觉得奇怪了。

    苏江和杜红从来都没见过缚西凉,毕竟那是那皇族的人,而且上次的苏月莲也是第一次去参加皇族的家宴,只是见过一次缚西凉罢了。

    “你是谁?你怎么进到我们苏家的?而且这是我们的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杜红胆子最大,在不知道是谁的时候就开始一阵乱喷。

    而苏月莲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立刻拉住了杜红,并且对缚西凉行了礼,“缚王爷!真不知道您怎么大驾光临,因为和妹妹有点矛盾,所以妹妹自己跪在了地上。”

    缚西凉冷冷的看了一眼苏月莲,旋即大步走到了苏筱沫的身边,并且亲手将一脸懵逼的苏筱沫给拉起来了。

    苏江也杜红也是愣在了原地,直到缚西凉开口道,“谁会蠢到自己跪在地上?你们是在跟本王开玩笑吗?”

    突然一下,杜红立刻就跪在了地上,那是因为腿被吓软了,她刚才居然对王爷那般吼。

    虽然缚西凉才十九岁,但是他看起来却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

    硬朗的脸部线条让他看起来很是凶恶,而且高大的体格站在那里足以让杜红和苏江感到压力。

    缚西凉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一队人,现在全部站在了苏筱沫的房间门口。

    在听苏月莲他是王爷之后,这杜红自然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苏江喉咙变得干涩,但是马上就恢复到了正常,并且赶紧行礼,“原来是王爷,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与其跟我客套,不如你们跟我解释解释,为什么我的王妃在给你们下跪?”缚西凉可不打算就这样将事情给了了。

    当时那个叫司夜辰的男人跟自己的话虽然不多,但是他也算是明白司夜辰的意思,而且他竟然隐隐之中相信那个叫司夜辰的男人,也许这个苏家的女孩儿是他要的人。

    不过刚才他看到苏筱沫跪在地上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司夜辰不过是在激他,让他来一趟苏家坐实了他娶苏筱沫的事实罢了。

    他的女人竟然给别人下跪,这完全就是在给他缚西凉丢脸。

    他既然来了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但是这会是他管苏筱沫的最后一次,而且他也觉得自己很可笑,竟然会相信司夜辰的话。

    苏江低着头,并且恭敬的道,“王爷,这都是个误会啊,真的是女自己要跪下的,她马上就要出嫁了,想给我这个身为父亲的跪下行礼。”

    “爹地,这话可不能乱。”苏筱沫在缓过神来之后对苏江这般道。

    苏筱沫一开口,缚西凉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苏筱沫,好像气势不太一样了。

    “筱沫……你,你可不要乱,刚才确实是你主动跪下来的。”

    苏江也没假话啊,当时的苏筱沫确确实实是自己跪下来的,和他苏江没关系啊。

    “王爷,我可以作证,妹妹确实是自己跪下来的,和爹地没关系,真的。”苏月莲也站出来道。

    “我在苏家一直都没有地位,今天我也明着了我是代表王爷回来问候家父的,但是没想到你们却不将王爷放在眼里,偏要我给你们跪下,我跪下了就相当于是王爷给你们跪下,这可都是你们的。”

    苏筱沫谎可谓是脸不红心不跳啊。

    以前在苏家的时候,一直都是她苏筱沫被欺负,被污蔑。

    现在好了,既然这个缚西凉来了,她当然是要好好的利用一下这个资源,不然的话,以后就算是想污蔑他们她也没机会了。

    她苏筱沫以前不反抗,只是因为没资本,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也是王妃,缚西凉是皇族,是皇室!是可以争夺王位的继承人!

    “筱沫这话你可不能乱,我可从来都没有过在这些话!”

    苏江着急了,谁知道这个苏筱沫会突然出这样的话来。

    而杜红现在整个人都吓傻了,根本就来不及开口,苏月莲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什么才是。

    “原来苏家人是这么对待皇室的?怎么,我缚西凉在你们眼里不是皇室?只有姓南的那两个废物才是是吗?你们巴不得我缚西凉给你们跪下?!”

    缚西凉的年纪却是拥有着十分的气势,那是杀过人的气势。一句话下去,苏家的三个人都跪在了地上,包括身旁的那个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