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 她比想象中的有趣
    苏江跪下之后连连了几个不敢,但是不敢之后赶紧解释,“王爷,我们自然是不敢出这种话来,苏筱沫这个不孝女是在骗王爷,在挑拨我和王爷之间的关系啊!”

    虽然心里确实是看不起这个缚西凉,但是单单就身份来的话,他们还没有资格来瞧不起缚西凉,所以嘴上自然是不能同意苏筱沫的法。苏筱沫这时候立刻低下头,且一副委屈的样子,“我为什么要这种谎话呢?爹地你和王爷是什么关系需要我来挑拨离间呢?诋毁王爷的话要是从我的嘴里出来,对于我来有什么好处呢?他可是我未来

    的老公,所谓伴君如伴虎,如果我真的有这种想法,王爷以后定是不会轻饶了我,而我为何要将这种话堂而皇之的告诉给王爷呢?”

    “你……你这个不孝女怎能出这种话来!谎竟然得这么堂而皇之!”

    苏江快要急死了,以前怎么不觉得这个苏筱沫这么能?

    缚西凉看向自己身侧的这个苏筱沫,真的,现在她身上的气质和当时在宴会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虽然不是那般的文静,可是绝对没有那般的疯癫,而且她可怜的样子看起来确实是那般的可怜,这让身为一个男人的缚西凉觉得他应该相信苏筱沫。

    迟疑了片刻,缚西凉一把将苏筱沫搂在了怀里。

    仅仅十四岁的苏筱沫个子不太高,和已经长成大人模样的缚西凉相比相差许多,但是看起来又好像没有那般的违和。

    “这是我的王妃,你们没有资格评判她的是非!”

    缚西凉冷言道着,旋即搂着苏筱沫离开了。

    这个过程中苏筱沫是一脸懵逼的,她以为还可能会有后续,但是竟然没有了。

    缚西凉直接带着苏筱沫离开了苏家,并且上了他的车。

    作为皇室成员,缚西凉的车倒是没有那么的夸张,就只是一般的车而已,但是苏筱沫从来都不在乎这些,只是觉得缚西凉刚才站在自己这边,她很感激。

    所以上车之后,苏筱沫十分诚恳的道,“谢谢王爷刚才站在我这边,相信我的话,而不是相信他们的话。”

    苏筱沫的态度让缚西凉对她十分的感兴趣,他突然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哪个样子才是她。

    “之前在宴会上的苏筱沫是装的,现在才是真正的苏筱沫?”缚西凉十分认真的瞧着苏筱沫。

    这导致苏筱沫不敢直视缚西凉,欺骗皇族那是大罪,即使她已经被赐婚给了缚西凉,可她苏筱沫依旧是一个平民。

    “很抱歉,我不是有意要骗王爷的,我想……您那么聪明,应该知道我嫁给您也是迫不得已,我绝对没有非分之想,更没有要占取您的丝毫,只不过,我刚才确实是利用您了一点的谎言。”

    苏筱沫没有向缚西凉隐瞒太多,她觉得隐瞒太多不好。

    而缚西凉越是微眯起了眼睛,好像他又有点相信司夜辰的话了,也许这个女孩儿确实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不过这也只是表象,人心到底是如何的,那还是需要后续才看。

    “你要记住,你是我的王妃,你的话是真理。”

    缚西凉冰冷作答。

    苏筱沫看向了这个缚西凉,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这个缚西凉,模样倒是长得极好,他才十九岁,但是在她的眼里,他看起来和陌王爷好像也没多少差别,是不是可以是他长得太着急了?

    “看着我做什么?还未嫁给我,就开始对我有非分之想了?”

    缚西凉原本冷冰冰的模样却突然了一句这般轻浮的话,这让苏筱沫对这个男人一下子没有了好感。

    她只是多看了一眼而已,难道多看一眼就是对他有想法?这人是不是太自大了?“不敢,我只是一个平民,怎么敢对王爷有非分之想。”苏筱沫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并且十分恭敬的着,“而且王爷放心,我苏筱沫从来都没想过麻雀变凤凰,我只是想好好的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今

    后王爷要娶别人我一定不会半个字,而且我知道我没有资格。”

    苏筱沫的都是大实话,而且这些实话在男人听来都是很好听的话。

    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家中红旗不倒外面的彩旗飘飘?

    而她的这番话也让缚西凉对她多了一些兴趣。

    没由来的,缚西凉就那么凑近了苏筱沫,而苏筱沫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无路可退。

    缚西凉勾住了苏筱沫的下巴,那张好看的脸凑得极近,好像下一秒就要吻上来了。

    车上的气氛一度变得万分的温暖,而且对于苏筱沫来变得很奇怪。

    她和缚西凉之间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的。

    苏筱沫屏住呼吸,身子又不敢动弹,只敢微微偏头并且对缚西凉道,“王爷,我不知道是不是错了话,要是错了什么话,还希望王爷责罚。”

    缚西凉就很看着苏筱沫怂怂的样子,最后松开了苏筱沫,并且开怀大笑起来。

    那个冷冰冰的缚西凉,那个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个没有尊严的皇族,此刻在苏筱沫的面前大笑起来,笑得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以前缚西凉的模样苏筱沫都是从别人的口中听来的,上次在宴会是第一次见,今天是第二次见,所以她对缚西凉的印象不是很深刻。

    但是作为缚西凉的司机吓坏了,因为从未见过自家的王爷这般的笑过,这一点都不像是他的王爷。

    笑过之后,缚西凉轻轻的拍了拍苏筱沫的肩膀,力道不大,苏筱沫觉得能够承受。“你没错话,只是觉得这苏家倒是出了一个人才。”缚西凉终于恢复了正常,虽然没有大笑,但是脸上却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你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疯癫,我对你很满意,我会娶你,让你成为我的王妃,

    你的婚礼排场会比苏月莲的婚礼排场更大。”苏筱沫睁着一双大大的美眸,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缚西凉看,而缚西凉懒懒的靠在后座椅上,旋即道着,“你下车吧,我还没娶你进门,所以你还是不要跟我回去了,对你的名声不好,我会留一些人在苏家

    ,没人敢动你。”

    苏筱沫赶紧哦了一声,旋即赶紧下了车,没有丝毫的迟疑。

    苏筱沫如此迅速的动作又让缚西凉忍不住笑起来,十四岁的女孩儿在华夏不过还在上学而已,可是在洛国却要嫁人了。

    这就是洛国和华夏的区别。苏筱沫刚要跑回去,但是她又立刻跑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