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4章 他和她是一样的
    并且对缚西凉道着,“谢谢王爷的好意,不过我觉得你现在安排人在苏家守着不太好,而且王爷今天出面帮我话了,想必他们也不会再对我做什么了,就算他们真的敢对我做什么,我也有办法应对,我是

    王爷的王妃,不会让自己受伤,因为我代表的是王爷的脸面,我不会不顾王爷的脸面。”

    苏筱沫的这番话条理清晰,只是一遍缚西凉便是明白了,而且对苏筱沫的认同更大了。

    “好,听你的。”缚西凉笑着。

    苏筱沫也回以一个笑容,并且对缚西凉行了一个礼,这是她对缚西凉的谢意。

    之后苏筱沫踏着欢快的碎步回到了苏家的宅子。

    而缚西凉看着苏筱沫的背影,觉得看着苏筱沫就好像是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一般。

    当初在皇室,他是前代遗留的子嗣,自己的母亲成为了夏侯烨的妻子,而他自然是没有被杀。

    但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不是死,最难的是活下来。

    他身为前代遗留的子嗣,在皇室里处处遭到排挤,甚至是差点被杀害,好在他缚西凉的命大,所以才没死。

    后来夏侯烨这个蠢蛋将自己发配到了城,以为到了城他缚西凉就会被那边的野蛮人给杀了,但是他肯定没想到,他缚西凉又活过来了,而且征服了那些野蛮人。

    这一条条的路都是他自己杀出来的,谁都没有帮过他,他的身边从来都没有过所谓的同伴,最忠心的伙伴就是他腰间的枪支。

    而这个苏筱沫,苏家的二姐,却是苏家的眼中钉,表面上疯疯癫癫,实质上是一个很懂礼貌的女孩儿。

    这也是她活下来的一种方法,孤军奋战,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活下来,不管做什么都一样。

    这一点,他和她是一样的。

    车子缓缓的开走了,而苏筱沫进入到了苏家宅院的时候,发现苏江几个人竟然都跪在了地上。

    而且他们身后走站着几个缚西凉的人,手中拿着枪指着他们,不允许他们站起身来。

    他们自然是怕这种东西,一个不心就命不保了,当然要乖乖的听话才是。

    苏江看到了苏筱沫又进来了,便是连连对苏筱沫道,“筱沫啊,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吧,我们都知道错了,不该那么对你,爹地都一把年纪了,这么跪下去受不了啊。”

    “是啊妹妹,爹地本来膝盖就不好,一直跪着会很难受的,你就原谅我们,而且这些都是梅挑起的,和我们没有关系啊。”

    苏月莲话的时候是那般的诚恳,就像是欺负苏筱沫一样诚恳。

    苏筱沫只是微微敛了敛眉,最后淡淡的道,“也许你们不了解缚王爷,只要他不点头,就算我求情也没用的,等到缚王爷气消了,自然就会让你们起来了。”

    完再也不管他们,而是自己找了个地方呆着了。

    就在缚西凉离开苏家之后,白轻尘那边就收到了消息,得知缚西凉已经去过苏家了。

    “看来这子还算是聪明,好在不需要我再跟他多一遍。”

    白轻尘对于这个结果十分的满意,脸上尽显笑容。

    最后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到了司冥爵下课的时间了,她好像很久都没去接过司冥爵了,明天恰好是周六,今天也忙完了要忙的事情,所以她打算去接司冥爵。

    韩思忆手中还有些画稿要画,既然白轻尘去接,她自然就不去了。

    为了去接司冥爵,为了给司冥爵的同学一个良好的印象,白轻尘可是好生的打扮了一下,一定要惊艳住那些同学们的妈妈们才是。

    穿上了笔直的西装,给自己喷上了发胶,甚至是喷上了男人的香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轻尘都要被自己给帅哭了,难怪这些年那么多女孩子这么喜欢自己。

    白轻尘对自己很满意,一脸自信的出了门,并且来到了司冥爵的幼儿园门口。

    她来的时间刚刚好,朋友们纷纷冲了出来,并且被各大家长给接走了。

    但是白轻尘迟迟没有看到司冥爵出来,这倒是让她觉得奇怪了,这幼儿园的朋友都快走光了,司冥爵和韩灵羽怎么还没出来?

    无奈之中,白轻尘只得给韩思忆打了一个电话,确认一下自己来的学校是不是对的。

    在得到肯定之后,白轻尘开始有些慌张了,该不会是被绑架了吧?

    “夜辰,你别着急,你问问学校的老师,可能在里面贪玩,所以没出来。”

    韩思忆这个时候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打算也去一趟学校了。

    以前接他们放学的时候都没问题,怎么白轻尘一接人就不见了呢?

    白轻尘听韩思忆的话,挂断电话之后就去找了学校的老师。

    老师是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女孩儿,在看到白轻尘的时候,两眼都要冒星星了,今天运气太好了,居然看到了两个帅哥。

    “那个,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可以帮你的吗?”老师虽然很花痴,但是还算是淡定的问了白轻尘这个问题。

    “我是司冥爵和韩灵羽的爸爸,我想知道两个朋友是不是还在里面?我在外面一直等着,但是都没等到。”

    听完白轻尘的阐述,老师先是愣住了,旋即一脸惊讶,“你你是司冥爵和韩灵羽的爸爸?”

    “对……对啊。”看着女老师这么惊讶的表情,白轻尘有些被惊住了。而那位老师捂着自己的脸,并且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你要是他们两个的爸爸,那今天中午来接走孩儿的男人是谁?我看他长得挺帅的,而且开的是豪车,我想着应该不会是骗子,所以就没有跟韩姐

    核实,然后两个朋友中午的时候就被接走了。”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白轻尘大脑差点变得一片空白。

    司冥爵是她的全部,她来到洛国还没多久竟是遇到了这种事情?上天是不是故意的在惩罚她?

    “那个……先,先生,你先别着急,我……我现在来报警,不定还有办法找回孩子。”老师慌慌张张的,眼角都开始有泪花了,她在幼儿园还没上班多久,这突然就把人家的孩子给弄丢了,她可怎么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