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可怕的关系网
    感受到了白轻尘身上的怒气,韩思忆不由得连连安慰,“夜辰,你也别太生气,好歹那也是陌靖宇的儿子,他想自己儿子也是无可厚非,他肯定不会伤害冥爵和灵羽的。”“他的儿子?我什么时候承认过那是他的儿子?陌靖宇以前就是狂妄自大自负过头,现在过了四年还是如此!我多次警告过他,不要干涉我的生活,不要干涉我的生活,他就像是完全没听进去一般,我踏马

    到底是招谁惹谁了招了这么一个烦人的家伙!”

    白轻尘话的时候重重的捶打了车门,咚的一声巨响将司机吓了一跳。

    韩思忆瞧着暴走的白轻尘,最后直接抱住了白轻尘,并且不断的安抚着,“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没事的,没事的。”

    韩思忆的声音很是温柔,在白轻尘的耳朵里听来就像是一曲安神曲,心中的怒气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好多。

    看着白轻尘逐渐平静下来之后,韩思忆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四年的时间里,白轻尘有很多次像是这样情绪暴走的时候,往往这种时候,白轻尘是没办法自己控制住脾气的,有时候甚至是会产生暴力倾向,但是暴力倾向那都是对外人的,在家里是从来都不会表现

    出来。

    白轻尘对着别人产生暴力行为的时候恰好被韩思忆看到了,她知道,白轻尘的心头有多憋屈,没有地方发泄,最后积攒多了就成为了一种难以控制的东西藏在她的身体里。

    韩思忆一直都不愿意去相信这是一种病,因为白轻尘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也是一个开朗阳光的女孩儿。

    在她不产生这种暴走情绪的时候,她也确实是这种人。

    好在只要每次她这么的安抚白轻尘,白轻尘的负面情绪就会消减很多。

    白轻尘深呼吸了一口气,最后喝了韩思忆递过来的水,整个人好像也没那么的生气了。

    距离陌靖宇所在的地方大概有半个多时的路程,生气是会消耗体力的,白轻尘最后在车上参瞌睡,但是却倔强的不愿意睡,在见到司冥爵之前,她是绝对不会睡的。

    韩思忆就这样守着白轻尘,一直到了目的地,并且心翼翼的将白轻尘给叫醒了。

    白轻尘醒过来了,然后和韩思忆一起被人带着进入到了度假山庄。

    当白轻尘和韩思忆出现的时候,三个大男人都看向了他们。

    阎梓桓和卜书荣两个人自然是离得远远的看这场戏,这场戏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吧!

    白轻尘和韩思忆一出现,司冥爵和韩灵羽就放弃了玩耍,各自抱住了自己的妈咪,好像很久都没见面了一样。

    白轻尘抱起了司冥爵,下一秒则是恨恨的怒视了一眼陌靖宇,而陌靖宇却是笑盈盈的。

    这场面落在阎梓桓和卜书荣的眼里简直是辣眼睛。

    不仅仅是和对方的老婆生了个儿子,还对对方有兴趣?!这到底是什么神操作?!

    “我觉得,现在宇哥和我们已经八字不合了。”阎梓桓凑在卜书荣的身边这般道着。

    卜书荣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我并不介意宇哥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但是和对方的女人生下儿子就太过分了。”

    “不过这个司夜辰应该还不知道司冥爵是宇哥的儿子吧?这要是被知道了,他得是什么表情?宇哥怕是要被弄死了吧?”

    “谁弄死谁还不知道呢,而且按照现在的剧情发展,宇哥弄死司夜辰的方法可能有点不可描述。”

    完两个钢铁直男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这是他们看到过的最可怕的戏码了。

    “玩够了吧?我们回家,好吗?”白轻尘十分温柔的对司冥爵道着,她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秒钟。

    白轻尘这么一,司冥爵便是瘪着嘴不太高兴了。

    “妈咪,我还没玩够,爹地这个周末都可以在这里玩,他把这里都包下来了,可以随便玩。”

    司冥爵得十分的可怜,可怜兮兮的样子让白轻尘都有点不忍心不了。

    但是想着要在这里留下来看着陌靖宇两天,白轻尘就觉得不爽。

    “妈咪,就一次,就玩一次好不好?而且我想和爹地一起。”

    司冥爵话音落下,韩灵羽也拉了拉白轻尘的衣角,“夜辰妈咪,你就答应我们留下来玩吧,这里好好玩,以前从来都没来过,而且还有一个只有我们两个的水上乐园。”

    韩灵羽长得十分的可爱,大大的眼睛圆咕隆咚的,而且刚刚从水里出来,头发湿哒哒的更是让人无法抗拒。,

    两个家伙都这么求她,白轻尘觉得自己要是不答应下来是不是就有点不是人了?

    这个时候韩思忆也开口道,“反正明天是周末,而且有我在,陌靖宇在这里也没关系。”

    四个人就这么距离他们远远的声讨论着,他们不知道那四个人在讨论什么,但是看表情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在,这让阎梓桓和卜书荣激发了更多的想象,让这部戏更加的精彩了。

    白轻尘皱着眉头,之后看向了依旧坐在那里笑眯眯的陌靖宇。

    最后叹了一口气,白轻尘勉强答应下来了。

    司冥爵和韩灵羽开心得大笑起来,之后各自亲了一口气白轻尘,并且又下水去玩了。

    “这是谈什么事情谈妥了?但是怎么看这个司夜辰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阎梓桓第一个进行了猜测,他对这场戏好像十分的感兴趣。

    “不会是知道司冥爵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了吧?待会儿不会有一场恶战吧?”

    被阎梓桓带着,卜书荣这个不太爱八卦的人也开始八卦起来,而且将事情想得格外的严重。

    “这个司夜辰可不简单,背后的势力可不弱于宇哥,要是真干起来怕是要两败俱伤啊。”

    “这附近都是宇哥的人,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得也是。”

    就在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他们亲眼看到了陌靖宇只穿着一件泳裤就朝着司夜辰走了过去。

    而司夜辰站在水边看着那两个孩子玩耍,只用背影面对着他们。

    之后两个人又亲眼看到陌靖宇将手放在了司夜辰的肩膀上,动作显得格外的亲密,主要是人家韩思忆就站在司夜辰的身边呢!

    “来都来了,不打算下水游泳?”陌靖宇笑着问道。

    而白轻尘没有将陌靖宇的手拍开,只是十分淡定的回答,“我不喜欢游泳。”“你要是不会游泳,我可以教你。”陌靖宇十分期待教白轻尘游泳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