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 陌靖宇受到了打击
    “你……”陌靖宇难得也有结巴的时候,“你……你是个男人?”

    “我跟你过无数次了,我是个男人,白轻尘已经是过去式了,站在你面前的是司夜辰,皇族的人,和你一样,陌王爷。”

    最后三个字,白轻尘咬得很紧,陌靖宇听在耳朵里十分的刺耳。

    趁着陌靖宇还没缓过神来,白轻尘就这么推开了陌靖宇,并且去找自己的儿子去了。

    没有换上好的衣裳,穿着已经撕烂的上衣就这么走着。

    服务员们看到这般的白轻尘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刚才陌靖宇只裹着浴巾出现的时候也是这种效果,果然是长得好看的就比较养眼。

    白轻尘去到了泳池的边上,既然都来了,而且陌靖宇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她打算放松一下。

    换上了泳裤,并且戴上了墨镜躺在了一旁的躺椅上。

    在他们眼里,此刻躺在那里的是司夜辰,是一个美男子。

    “果然是个白脸,皮肤可真是够白的。”阎梓桓喃喃的着。

    卜书荣远远的看着白轻尘,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点不忍直视,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个司夜辰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让他总误以为他是个女人。

    “我好像有点知道宇哥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司夜辰了。”

    这个回答让阎梓桓觉得十分的惊悚,如果卜书荣知道了为什么,那这个卜书荣就是和陌靖宇一样有特殊癖好?!“你可别胡思乱想,我这是作为一个直男的理解!”卜书荣赶紧解释,“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宇哥从头到尾就只有过大嫂一个女人,这个司夜辰不仅仅眉眼像我们大嫂,除了没胸以外,他每一点都很像女人,

    其实宇哥还是喜欢女人的,只不过这个司夜辰比较特殊而已。”

    被卜书荣这么一解释,阎梓桓觉得他得有道理。

    毕竟陌靖宇和白轻尘之间的感情他们是知道的,迟迟找不到白轻尘,现在出现了一个和白轻尘相似的男人,所以陌靖宇就沦陷了。

    虽然和他的三观有点不太符合,但是也算是能理解吧。

    白轻尘躺在那里,嘴里还在哼着歌,刚才看着陌靖宇脸都青了的模样实在是太解气了。

    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这么直接。

    这陌靖宇肯定是吓坏了吧,明明是个女人,却是有着一具男人的身躯。

    此时韩思忆来到了白轻尘的身边,看着白轻尘却是笑着,“好像从刚才开始你的心情一直都很好,跟陌靖宇谈得很好?”

    “当然好,你没发现,他现在都不敢出现了吗?”白轻尘笑着。

    而韩思忆却是有点不解,最后眨了眨眼问着,“什么意思?你们谈了什么所以他不敢出现?”

    “你觉得我像个男人吗?”白轻尘问韩思忆。

    韩思忆认真的想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当然像,不然的话,这四年你早就被发现了。”

    白轻尘连连点头,笑意越发的浓烈了,“没错,就是因为太像了,所以以后陌靖宇就不会来烦我了。”

    韩思忆又眨了眨眼,旋即看向了白轻尘一直袒露在空气中的上半身。

    因为白轻尘这种状态她见过,而且不止一次,自然是没什么特殊反应,就连刚才白轻尘就这么躺下喝饮料的时候她都没觉得有哪里违和的。

    但是她忘记了,如果是一个曾经知道白轻尘是个女人,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看到白轻尘平平如也的模样一定会被吓坏的。

    好好的一个女人变成了一个男人!

    韩思忆算是彻底明白了白轻尘的意思,最后无奈的笑着,“你也太调皮了,这万一让陌靖宇有了什么阴影怎么办?”

    “凉拌呗,反正那是他的事情。”白轻尘悠闲的翘着二郎腿,一副享福的样子,“早知道就给他看看我男人的身子了,这样的话,他就不会老是来烦我了。”

    韩思忆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四周,并且声的对白轻尘道着,“可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你这其实就是一个硅胶模具而已。”

    当初要以男人的身份生活的时候,白轻尘就知道随时可能会被发现,比如跟别人出去游泳,洗澡或者泡温泉,都会被发现。

    所以她就专门找给自己制作了这样的模具,可以很好的和自己的身体贴合,让人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除非有人伸手去摸。

    但是同为男人的人会伸手去摸一个男人呢?就算是个女人,白轻尘也只会让对方隔着衣服靠近自己而已。

    也就是靠着这种东西,整整四年的时间,没人发现她白轻尘是一个女人。

    而刚才的陌靖宇也彻底相信,白轻尘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男人。“那又如何?他已经没机会近身了,不,是他根本就不想跟我近身。”白轻尘笑着,“之前我以男人的身份出现,但是他确信我是个女人,所以一直对我纠缠不休的,现在看到了我这个样子,你觉得一个直男

    会对这么的一副身子有兴趣?除非他弯了。”

    韩思忆看着调皮的白轻尘不由得笑了,其实现在这个状态挺好的,看得出现在的白轻尘是真的心情很好。

    虽然她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开心的,那可是将自己的男人给推开了啊。

    但是看到白轻尘发自肺腑的笑她就高兴。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对你的真爱。”

    韩思忆半真半开玩笑的法只是让白轻尘笑了笑,却没有给出任何的答复。

    真爱是什么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如果非要她给一个真爱的答案,那就是她压根就不相信所谓的真爱,都不过是假的罢了。

    当天陌靖宇一直都没出现,大概是找地方躲起来怀疑人生去了吧。

    既然陌靖宇好心请客,白轻尘当然不会怠慢自己和自己的儿子,在里面玩得不亦乐乎,到了晚上的时候吃过大餐之后就回到房间去休息了。

    好像来这里完全就没有陌靖宇的出现一样。

    在他们去休息之后,陌靖宇和阎梓桓和卜书荣三个人已经是在度假山庄的一个酒吧里坐下来了。

    整个酒吧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但是里面所有的人都在为他们三个人服务。

    音乐开到最大,灯光开到最闪,所有的元素将三个人淹没在了这些环境之下。

    “宇哥,你这是怎么了?自从你落水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而且后来一直都没出现,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阎梓桓问着。

    卜书荣也觉得现在陌靖宇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太对头,整个人都有点嫣儿。而陌靖宇皱着眉头喝了一大口酒,最后十分不解的问了一个问题,“一个女人,真的可以完全变成一个男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