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 去酒店吃饭
    项坤此刻穿着长衣长裤,他那有损害的腿和手臂都看不出来。

    当看到一男一女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只是幽冷的看了一眼,最后略带不耐烦的道着,“车不要你们赔了,我还赶时间,没时间跟你们耗。”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自己开车竟然还会跟别人撞上,这还是第一次。

    而且今天他开出来开的可是新车,因为没有撞得太严重,所以他懒得跟白脸和女人纠缠。

    着项坤就打算回到了车上,结果韩思忆却喊了一声,“阿坤。”

    项坤微微蹙眉,总觉得这个声音很是耳熟,没由来的便是回头看了一眼,上上下下看了韩思忆几眼之后停住了脚跟。

    这不是陌靖宇给他看的照片上的女人吗?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随后项坤看了一眼韩思忆手里牵着的两个家伙,旋即沉着嗓子问了一句,“你的?”

    韩思忆此时有些手足无措,看了看韩灵羽,又看了看司冥爵,最后解释道,“不,这个,灵羽才是我的。”

    项坤点了点头,嘴角泛起了一丝不明所以的笑容,“竟然都有孩子了,陌靖宇还真是有心。”

    完再也不理会他们,直接上了车打算走人。

    韩思忆却是一脸懵逼,项坤对她竟然那般的冷淡?

    白轻尘看了一眼韩思忆,在项坤还未启动引擎的时候直接冲了上去,并且扒着车窗,“项坤,你当真打算就这样算了?”

    项坤却是觉得奇怪,盯着这个男人看了许久,然后道着,“怎么着?你还要我赔偿你的车?要知道,我的车损坏得更严重。”

    “我的不是车,我的是思忆和灵羽!”白轻尘有些激动,这个项坤竟然会这般的冷淡。

    项坤迟疑了一下,看了看站在远处一脸暗淡的女人和一脸天真的女孩儿。

    “你是那边的那个女人?”项坤道着。

    “不然呢?”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完直接将白轻尘的手给拍开了,并且直接将车给开走了。

    白轻尘被甩了一脸的灰,气得她直骂人。

    而韩思忆就那么站在那里,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

    早应该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当初她离开的时候和乔辰演了一出戏,在项坤的潜意识里,这个孩子是她和乔辰的,只要她不解释,项坤就永远都不知道这个女儿会是他项坤的女儿。

    所以刚才他对自己那么的冷淡,其实就是对她的惩罚,她是活该!

    白轻尘来到韩思忆的身边,碰了碰韩思忆的胳膊,韩思忆这个时候抬头笑了笑,“没事,时间不早了,回家吧,明天他们还要上课,你也有不少事情要忙呢。”

    白轻尘知道韩思忆的心理不舒服,最后搂着韩思忆上了车。

    一路上韩思忆都没话,即使是韩灵羽跟她话,她也只是象征性的回应了一下罢了。

    韩思忆想过无数次他们相遇的场景,今天这样的场景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没想到会是这般的赤果果。

    项坤满眼的陌生,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一个陌生人一样。

    也是,四年了,过去了整整四年。

    四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改变了,白轻尘从一个女人活成了一个男人,项坤即使是改变了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当天晚上,韩思忆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怎么也睡不着。

    而白轻尘也睡不着,不是因为她自己的事情,而是因为韩思忆的事情。

    她起身又躺下,躺下最后又起来了,并且来到了韩思忆的门口。

    原本是想敲门,但是想了想又放下了自己的手。

    白轻尘嘴角也泛起了一丝苦笑,嘴里呢喃着,“好了,和思忆只是合作关系而已,我和她不是朋友,她的事情与我无关。”

    眼神再次变得暗淡,一个转身,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便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了。

    闭上了眼,不断的告诫自己,别人的事情不要管,之后便是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家里的气氛和以前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好像昨天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一般。

    而韩思忆和往常一样笑着,旋即和白轻尘一起将两个家伙送到了学校去。

    白轻尘象征性的问了两句,之后就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去了,家中就只剩下了韩思忆一人。

    以往她在家里都是在画画,可是今天怎么也没办法集中精力,总是画错。

    一直到了中午的时候,韩思忆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迟疑了片刻,她便是将电话给接通了。

    “喂。”韩思忆用她温柔的声音道着。

    对面迟疑了片刻,旋即道着,“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吃个饭?”

    韩思忆的每一个细胞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好像都活过来了,整个人都不由得坐直了腰杆。

    她怎么都没想到项坤竟然会给她打电话。

    没错,那个打电话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项坤。

    “我……我有时间,我们什么时候见面?”

    没有丝毫的迟疑,韩思忆便是答应了下来。

    项坤在那边发出了一个笑声,隔着电话,韩思忆觉得笑声有些渗人,可她却不知道项坤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嘲笑自己的无能吗?

    “你想什么时候见面?”笑过之后,项坤这般问道。

    韩思忆微微抿了抿唇,最后道着,“我随时都可以,我这个人比较闲。”

    “哦,比较闲。”意味深长的语气,随后项坤将手指在桌子上打了几个圈,“那不如现在吧?是我去接你,还是我给你地址,你自己过来?”

    “你把地址给我,我去找你。”韩思忆又是没有丝毫迟疑的回答。

    真是有趣的女人,从未见过这么热情的女人。

    只是见过一面,她就这么急切的想跟他见面。

    既然她这么急切,那吃饭的地点就选个好点的吧。

    最后项坤便是道着,“那你到亚联达酒店,到前台我的名字,会有人带你去房间的。”

    韩思忆微愣了片刻,项坤竟然直接约在了酒店?他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不愿意?”见对面没立刻给自己回答,项坤便是这般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