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 细心的男人
    “留窗户只会给自己徒增危险,也只会给下面的人徒增一些烦恼,只需要留有一个排风口,装上排风装置,屋内也不会有空气不流通之,而且很安全。”

    “你做人还还真是一丝不苟。”

    “谢谢夸奖。”白轻尘完之后就转身要走,“今天晚上你就留下来吧,设计这个门的人大概明天白天肯定能来,他性格比较古怪,晚上不喜欢被打扰。”

    “我不信一扇门只有设计者才能打开。”陌靖宇着便是给巫一打了电话,“你现在到司夜辰这里来,门锁了打不开。”

    白轻尘这时候忍不住笑起来,“怎么?让你留下来陪你儿子还不愿意了?”

    “陪我儿子当然愿意,但是我还是不喜欢留在这里睡觉。”陌靖宇淡淡的着。

    而白轻尘却只是摇了摇头,并且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一边走一边着,“随便你吧,要是打不开,你就自己在沙发上将就一晚上就好了。”

    陌靖宇就这么看着白轻尘进了房间,而他只是在等待着巫一的到来。

    巫一的速度很快,并且已经带了专业开锁的人过来,但是这门的结构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得多。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门锁,太复杂了,我实在是爱莫能助。”

    门外面的声音自然是无法传进来,所以陌靖宇是打着手机跟外面的人联系的。

    “太复杂?一扇门能有多复杂?”

    “反正我是打不开,要是想现在出来的话,除非将整个门给拆了,那工程就大了,需要把墙拆掉。”

    陌靖宇还是第一次听有这么复杂的门,进来了就出不去了。

    “行了,你们回去吧。”

    陌靖宇下达了命令,而巫一却是有些犹豫的道着,“少爷,那你怎么办?”

    “司夜辰明天门的设计人会来,明天我可以出去。”

    巫一在那边哦了一声,旋即就挂断了电话,而巫一和开锁的人走了,留下来了陌靖宇在屋内。

    这一切自然是被白轻尘看在了眼中,这个陌靖宇还真是归心似箭啊。

    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不知为何,心中扬起了一丝安心感,因为在陌靖宇的脸上看到的确实是满满的陌生,对她的。

    她要就是这种效果,当天晚上她睡得很安稳,第二天早上是被早餐给叫醒的。

    不用司冥爵来喊自己,白轻尘便是穿着拖鞋,蓬着头发就出来了。

    看着满桌子的早餐,白轻尘觉得自己简直是太幸福了,原来韩思忆不在自己的身边也是可以这么幸福的。

    “妈咪,你洗脸刷牙没有?”

    就在白轻尘打算动手吃东西的时候,司冥爵像是个大人一样问着。

    白轻尘却是笑着,“洗了洗了。”

    “妈咪骗我,肯定没有。”着从椅子上下来,并且伸手去拉白轻尘,“吃饭之前一定要刷牙洗脸,而且妈咪是女孩子,吃东西之前一定要先喝一杯水,这样才能保证体内的毒素排出来。”

    日常对自己的提醒,白轻尘已经习惯了,只是在她当男人的这段时间,她已经将自己的生活过得很粗糙了,女孩子应该做的那种事情,她已经很久没做过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不用监督我,我会完成我应该要做的事情。”

    白轻尘着要司冥爵赶紧走,但是司冥爵却是直接端了个板凳在白轻尘的身边,并且爬上了板凳,让自己的身高和白轻尘的身高稍微拉近一点距离。

    “不行,必须得监督妈咪完成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司冥爵一副包公的模样,白轻尘实在是无奈,只好在自己儿子大家监督下完成了造成应该有的洗漱。

    最后在洗脸的时候,脸上都是水,旋即下意识的伸手去拿手边放着的毛巾,但是摸索了一下,发现自己手边根本就没有毛巾。

    在她即将要睁开眼睛去寻找的时候,毛巾却是递了过来,并且从耳边出来了一个声音,“虽然你现在是一个男人,但是在没有下人的情况下把自己过得太粗糙了是不是不太好?”

    白轻尘用毛巾将自己脸上的水给擦干了,旋即看向了这个话的陌靖宇,陌靖宇和司冥爵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两个监工,监督白轻尘洗漱,这到底是什么毛病,一大一的。

    “我怎么过得粗糙了?你可别忘记了,这是我的家,不是你的家。”白轻尘理直气壮怼回去。

    “毛巾一直放在水池边上,都已经快发霉了你都没发现吗?”陌靖宇的语气里满满的嫌弃。

    而白轻尘没有直接怼回去,反倒是一脸奇怪的看着陌靖宇,“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陌靖宇吗?”

    陌靖宇微愣,旋即没有看白轻尘,而是看了看站在椅子上司冥爵,旋即直接将司冥爵给抱起来了。

    “我只是不希望我的儿子因为你耽搁了吃早饭的时间。”

    陌靖宇就这么将司冥爵给抱走了,可白轻尘却是觉得有点奇怪啊,怎么觉得就几天不见,这个陌靖宇变得有点太细心?!

    先是晚饭,再是早饭,现在又来她过得粗糙?

    难道男人不就是应该过得粗糙吗?可这陌靖宇不是一个十足的大直男吗?现在竟然她过得粗糙?

    是不是她白轻尘的世界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有点没搞清楚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物种?

    她再次随手将毛巾放在了水池的边上,并且走出了洗手间来到了餐厅,司冥爵已经开始吃东西了。

    而司冥爵看到白轻尘之后赶紧招手,并且要白轻尘过来,陌靖宇随着司冥爵的呼唤也看向了白轻尘,在那刹那间,白轻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司冥爵和陌靖宇在一起好像特别的开心。

    只是愣神了半秒钟,最后便是坐在了桌子的对面,之后一家三口又坐在一起吃了个早餐。

    吃过早餐之后,外面的大门打开了,但是却没有看到开门的人。

    在陌靖宇觉得疑惑的时候,白轻尘便是解释着,“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走了明门没问题了。”

    “既然是这么复杂的门,为什么还有坏的时候?”陌靖宇随后调侃了一句。

    “可能是因为不太欢迎某人,所以就坏了,只是选的时机不太对,智商和他的设计者有点像。”

    之后白轻尘抱起了司冥爵,并且给他整理好了书包,大步的走在前面。“你应该没什么大事要处理,那就跟我一起送冥爵去学校,身为他的父亲,你也该知道自己儿子在哪所学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