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无用之人不留
    “我也跟父亲您过,您根本就不是陌靖宇的对手,现在您所处的皇宫就是陌靖宇的地界,只要陌靖宇想,他随时都可以杀了你。

    但是他不是一个贪恋权势的人,现在的陌靖宇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平凡的生活而已,只要父亲不要继续做过界的事情,我相信陌靖宇也不会为难您的。”

    夏侯灵即使知道这些不是夏侯烨想听的话,但是她还是想提醒一下夏侯烨,让他不要去鸡蛋碰石头,陌靖宇那块石头不是那么好拿下来的。

    即使她没有喜欢上陌靖宇,没有想嫁给陌靖宇,但是好歹相处了四年的时间,对陌靖宇心境的转换还是稍微能猜到一点的。一开始的时候,陌靖宇的野心就是要征服整个洛国,但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迟,还有因为找不到白轻尘,所以陌靖宇的心境慢慢的变得没有那么的想征服洛国了,现在的他想做的事情只有找到白轻尘罢了

    。“果然是我的好女儿,好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认为你拿下陌靖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还是派人去把白轻尘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杀了,否则的话,给陌靖宇留下了种还有留下了一个聪明的女人,这对于

    我来可不是一件好事。”

    这话一出,夏侯灵不由得愣住了,旋即看着夏侯烨,她瞪大了眼睛道,“你……你什么?”

    “白轻尘已经死了,她的孩子也已经死了。”夏侯烨冷冰冰的道着。

    夏侯灵大脑变得一片空白,这就是自己的父亲,这就是赐予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父亲。

    “她是个女人,是个怀了孩子的女人,而那个孩子……还没出生……”

    “就是因为还没出生所以才要即使解决掉,不然的话,我夏侯烨的麻烦就会越来越多,本来以为解决了白轻尘就没事了,却没想到四年之后来了一个和白轻尘长得有些像的司夜辰。”

    到这个,夏侯烨竟是有些怀疑,怀疑司夜辰的身份。

    但是怎么可能,一个死了的人,难道变成了一个男人回来了不成?

    当年,他可是亲眼看着白轻尘死的。

    想起那个夜晚,下着大雨,白轻尘挺着一个大肚子到处跑,而他的人则是追上白轻尘并且将她给杀了,旋即推下了码头。

    码头的水被鲜血染红,只是红色的血水同时被黑夜所覆盖。

    白轻尘就是死在了那个夜晚,而那个夜晚之后,夏侯烨才终于是睡了一个好觉。

    所以他不相信这个司夜辰会是白轻尘。

    夏侯灵不由得摇头,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来,看着夏侯烨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父亲……您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我答应过陌靖宇的事情,就是为了让您的目光从白轻尘的身上挪开,可没想到,您竟然还是去这么做了,难怪……难怪这些年根本没有白轻尘的消息,原来是因为……都是因

    为父亲您!”

    夏侯灵几近失控了。

    白轻尘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这件事是她和陌靖宇四年的关联。

    身为一个医生,人命有多重要她很清楚。

    再加上她本就善良,所以对于这件事,她十分的在意。

    而夏侯烨此刻的表情变得格外的森冷,瞧着夏侯灵就像是瞧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原本我是想把你给留下来,然后逼着陌靖宇和你成婚,但是刚才陌靖宇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他不打算跟你成婚,更是不打算完全臣服于我,所以你对我来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还未从白轻尘的事情中醒过来,夏侯烨又给了当头一棒。

    夏侯灵不由得愣住了,“您……要杀了我?”“不,我不会杀了我自己的女儿。”夏侯烨依旧是冷冰冰的道着,“当年把你给抱回来,就是为了让你为我多做一点事,虽然你没做到最重要的一件事,但是你还算是孝顺,因为你和陌靖宇的合作,我夏侯烨

    才能坐上这个位置上,所以我不会杀你。”

    夏侯灵又是愣住了,眼睛变得有些无神。

    “不过现在起你已经没有资格当我夏侯烨的女儿了,更是没有资格当我洛国的公主。”夏侯烨下了最后的命令,旋即一招手并且回过身去,“待会儿我会让人送你回你出生的地方,想必你应该是忘记了,不过可能记得,毕竟那么穷,那么偏僻且可怕的地方是你的噩梦,你既然不能做洛国的公

    主,就回去做你的贫民吧。”

    声音越来越远,而夏侯灵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

    一切又回到了起点,她是从哪儿来的,夏侯烨就要将自己送到哪里去。

    原因是因为,她夏侯灵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夏侯灵不由得苦笑,最后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也罢, 反正这些本来就不属于自己,收回去就收回去吧。

    没一会儿功夫便是有人来了,送来了破旧的衣裳和破旧的鞋子,甚至是夏侯灵身上的任何东西都被回收了。

    虽然没有直接将她夏侯领给杀死,但是按照这种进度,可能她会活活的饿死在路上。

    但是她没有求情,没有要求留下来。

    从夏侯烨坐上了洛国的国王之后,他就已经不再是自己那个单纯的养父了,而她夏侯灵也不再单纯是他的养女,她不过是夏侯烨来绑住陌靖宇的工具罢了。

    一根不能捆人的绳子自然是要扔掉的,不然就太占地方了。

    当天,夏侯灵就被送上了车,且被送去了落后的乡下。

    这个消息自然是在第一时间传到了大皇子和二皇子的耳朵里,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最受自己父亲喜欢的外来女人竟然直接被贬了。

    得知原因是因为夏侯灵不听话之后,大皇子和二皇子也是在估摸着可不能惹了自己父亲生气。

    在皇室里,夏侯烨的权力是最大的,只要他一句话,他们任何一个人就不再是皇子,更别以后继承国王之位了。

    陌靖宇和白轻尘也很快得知了消息,二人的反应是一样的,那就是没反应,冷冰冰的,听完只是恩了一声罢了。

    白轻尘知道陌靖宇去跟夏侯烨对峙了,也知道了他们对话的内容是什么了,自然就知道夏侯烨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办法对付陌靖宇,一个女孩儿难道还不能对付了不成?没能力的人就是这样,容易将自己的无能迁怒给他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