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0章 强硬的吻
    “你还爱我?”白轻尘问着。

    “我陌靖宇这一生爱过的人也只有你白轻尘一个。”陌靖宇十分认真的回答。

    “那你会爱司夜辰吗?”白轻尘再问。

    “只要是你,不管是白轻尘也还还是司夜辰也好,我都爱。”陌靖宇再次认真的回答。

    白轻尘迟疑了片刻,旋即将自己的身子往陌靖宇的身上靠了靠,这个动作倒是让陌靖宇没想到。

    看出陌靖宇的略微僵硬,白轻尘伸出手来抚了抚陌靖宇的脸,

    “既然不管是白轻尘也好还是司夜辰也好你都爱,那你就爱司夜辰就好了,我可以给你机会,但是你得乖乖的听话,不要在我身上用任何的计划,要是被我发现了,相信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不知为何,陌靖宇竟是觉得这个正在威胁自己的白轻尘格外的可爱,他有种想将白轻尘弄得乱七八糟的冲动。

    她越是将自己表现得万分的强硬,陌靖宇就越是觉得这个女人的骨子里会让人上瘾到血肉里。

    反手勾着白轻尘的腰肢,另一只手捏住了白轻尘的下巴,他那双魅人的眼眸好似要将白轻尘给吸进去一般。

    “你要我怎么做都行,只要你不要再将我推开就好。”陌靖宇道着便是低头要去亲吻白轻尘。

    但是白轻尘却是巧妙的躲过去了,并且收回自己的眼神,“虽然你已经选择爱司夜辰了,但是司夜辰还没想好要如何去接受一个男人。”

    陌靖宇无奈,怎么变脸就变脸。

    “那我们今天交谈的目的是什么?”陌靖宇道着。

    “至少你有机会接近我了,也就是司夜辰很有可能会爱上陌靖宇。”白轻尘的脸上露出一丝嗜血的味道,“我要是不给你这个机会,你怕是想近身我都难。”

    “……”陌靖宇无言。

    “所以这件事你不要管,我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你继续做你的王爷,而我也做我的司夜辰,我会一点点的渗透夏侯烨的势力,你只要不要参合这件事就万事大吉。”

    白轻尘得明明白白,而陌靖宇从头到尾都看着白轻尘那张白皙又精致的脸。

    刚才撩他倒是撩得顺手,撩到最后又不给,简直是比四年前还要调皮。

    “好,但是我是不是也能提个条件?”陌靖宇问着。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现在要爱我的是你,又不是我。”白轻尘一副幽冷的模样。

    这个样子的白轻尘当真是让陌靖宇爱得咬牙切齿,东西变得真的是越来越伶牙俐齿了。

    原本是想和白轻尘多讨论几句,不过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估计一直都不会有结果。

    “既然我没资格跟你提条件,那我还是自己动手吧。”

    话音落下,白轻尘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结果陌靖宇就已经顺势扑上来了。

    开车的是巫一,他已经让车子环绕着皇宫一圈又一圈了,本来以为谈论快结束了,但是没想到,不仅仅是没结束,竟然开始……“打”起来了。

    巫一充耳未闻,要赶紧习惯自家少爷和少夫人恩爱的样子。

    不过看看后视镜,自家少夫人早就成为了一个男人,少爷对少夫人可真是够爱的,男人都下得去手。

    最后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后面打得火热。

    “陌靖宇!你想做什么!”白轻尘有些惊慌失措。

    她以为自己的威胁肯定能起到作用,毕竟现在的她不是当年的白轻尘了。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陌靖宇和四年前一样,根本不听她的。

    “我想跟你谈条件,你不跟我谈,那我只好收点费用。”

    陌靖宇道完便是捏着白轻尘的下巴吻了下去,这个吻极具侵略性,白轻尘的城池被攻占,并且无力回天。

    陌靖宇一只大手用力钳住了白轻尘的双手,即使她已经是一副男人的身躯,但是她还是和女人一样瘦。

    白轻尘一直在强调自己已经不再是四年前的白轻尘,但是陌靖宇在这四年的时间之内怎么可能没有任何的提升,若是真这样,他还真的是无法收服这个女人。

    哦,不,这个男人。

    陌靖宇吻得用力,吻得深情,莫名的麻竟是传遍了全身。

    那天晚上,她喝醉酒了,所以变得主动,但是她没有任何的感觉。

    但是现在不一样,那般的清晰,那般的明了,让她想起了四年前的种种。

    她不断的提醒过自己,四年前的白轻尘已经死了,不能再回到四年前,不管是自己也好,还是自己和陌靖宇也好,绝对不能回到四年前。

    最后动嘴直接咬了陌靖宇的舌头,那瞬间,二人的口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可陌靖宇依旧是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还是在忘情的吻着她。

    许久之后,白轻尘变得精疲力竭了,陌靖宇这才松开了白轻尘,口中的鲜血也早就被二人吞噬殆尽。

    将白轻尘搂在自己的怀里,旋即撩了撩被他弄乱的发丝。

    “还是和四年前一样,跟一只野猫似的,被我亲有这么难受?”

    陌靖宇低沉着嗓音,但是听得出,他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好处,心情好极了。

    可白轻尘的心情可一点都不好,她竟然还是被陌靖宇给控制得死死的。

    “你松开我。”白轻尘还是保持着自己的男音,而且没有太过于惊慌,一副强装淡然的样子。

    而陌靖宇抱着白轻尘怎么可能舍得松手,当然是能多抱一会儿就抱一会儿。

    “我觉得我收的利息还不够多。”陌靖宇十分认真的思考了一番,旋即对巫一道着,“回白靖宫。”

    这话可以是吓到白轻尘了,去白靖宫的目的也太直接了,这要是真的被陌靖宇给带过去了,然后到最后一步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那陌靖宇不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绝对不行!

    上次喝醉酒那是个意外,既然是她清醒状态当然是不能发生这种事情!

    “我待会儿还有事,不能去白靖宫。”白轻尘十分淡定的道着,“你刚才要跟我谈条件,谈什么条件?” 陌靖宇嘴角挂起了淡淡的笑容,他就知道,这个法子对付她还是有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