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没关系,你身后有我
    “其实也挺好的,我也不喜欢那所学校,所有人都把我当异类看,我和缚王爷的婚事定下来之后,苏月莲更是把我的事情到处传,我现在在学校已经没做立足之地了,去学校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苏筱沫倒是十分的看得开,在她看来,学校这种地方只是一个新的刑场。而白轻尘迟疑了一下,旋即淡淡的笑着,“我觉得学校你还是得去的,现在你代表的是缚西凉,你要让人知道,你苏筱沫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只是一些闲言碎语罢了,他们不敢真的对你做什么的,就算真的

    敢,有我在你身后,你大可不必躲避。”

    苏筱沫虽然表现得淡然,更多的时候也只是在逃避罢了。

    对付一个苏月莲没问题,但是要是对付千千万万个苏月莲,仅凭她一个人的能力是根本做不到的。

    就在苏筱沫发呆的时候,白轻尘便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我相信你可以将学校的事情处理好的,至于学校那边我会去给你安排,我们不需要苏家的人养,你身后有我,有缚王爷。”

    苏筱沫觉得听着白轻尘的话心里暖暖的,这个人就是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啊。

    “恩!”苏筱沫坚定的点头,“只要是司先生的,我就一定会去做。”

    白轻尘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便是带着苏筱沫去吃饭。

    全程苏筱沫终于是表现出了一副十四岁女孩儿应该有的模样,天真浪漫让人格外的喜欢。

    白轻尘喜欢看这样的女孩儿,没有受到任何东西污染,干干净净的,笑容是干净的,眼泪也是干净的,情感也是不染丝毫杂质。

    吃过饭之后,白轻尘亲自将苏筱沫给送回了苏家。

    在白轻尘面前,苏家的人自然是不敢为难苏筱沫,但是等到白轻尘走了之后,杜红和苏月莲在苏江不知道的情况下将苏筱沫拖到了家的角落里。

    苏筱沫一个女孩儿根本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只好乖乖的被拖到了角落里。

    苏筱沫皱着眉头,并且重重的将两个人给甩开了。

    “你们要干嘛?”苏筱沫问着。

    杜红在苏筱沫挣扎之后依旧是拉住了苏筱沫的胳膊,“还问我们干嘛?我还要问你干嘛呢!你和这个司夜辰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筱沫不由得皱眉瞪着他们,“你们觉得我和司先生会是什么关系?”

    “妹妹,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看司先生的眼神简直是跟看情人一样,你现在已经是缚西凉的未婚妻了,难道还窥探司先生不成?”

    苏月莲阴阳怪气的着,让苏筱沫不由得愣住了。

    “肮脏的人总是让想着肮脏的事情,总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跟他们一样。”苏筱沫道着。

    杜红和苏月莲两个人都愣住了,旋即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杜红不由得尖着嗓子道着,且揪住了苏筱沫的肉。

    “你死丫头倒是越来越会话了,还学会指桑骂槐了是吗?”

    被杜红掐得苏筱沫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女人从来都不会对待女儿一样对待自己。

    也是,她根本就不是杜红的女儿。

    “我的是事实,我和司先生是正当的朋友关系,你们凭什么把我和司先生想得那般的龌龊!”

    苏筱沫忍着疼继续这般对呛。“你个死丫头,我看你现在成为了缚西凉的未婚妻就飘了是吧?你可别忘记了,缚西凉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而已,要不是因为他那个长得好看且像妖精一样的妈妈,你觉得他会当上皇子吗?早就被王上

    给杀了!上次缚西凉来救你,这一次我看谁来救你!”

    杜红着便是要继续动手打苏筱沫。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重重的捏住了杜红的手腕,而苏月莲的表情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

    “谁啊!”杜红猛然回头,结果看到的人让她不由得腿软。

    “缚……缚王爷……”杜红结巴道着。

    “我缚西凉是靠着我的母亲当上了王爷?我的母亲是妖精?”缚西凉冷冷的反问。

    这么一个反问让杜红忍不住跪在了地上,哪里还敢有丝毫的还嘴余地。“对……对不起,缚王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刚才只是口误,这死丫头实在是太过分了,而且……而且这些话是她常常在我耳边的,和我没关系,没错,就是这个死丫头跟我的,我是被她带偏了。

    ”

    杜红为了保住自己,不惜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苏筱沫的身上。

    而苏筱沫捂着自己刚才被揪得都红了的胳膊,怒道,“我从来都没这么过,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我什么时候血口喷人了,你不仅仅是缚王爷的母亲,你还背着缚王爷在外面跟司先生乱来,我都看得一清二楚,月莲都可以作证的!”

    杜红越发的大胆,她是苏家的夫人,自己的大女儿是当今二皇子的未婚妻,马上就要结婚了。

    虽然缚西凉也是个王爷,但是和二皇子比起来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这么的话,她杜红是有人撑腰的。

    “是……是啊,缚王爷,我母亲可没有乱,这都是苏筱沫这个死丫头乱的,她今天也确实是跟司先生出去了。”

    原本只是以为他们单独她就算了,却没想到竟然当着缚西凉的面冤枉自己。

    苏筱沫回头去看缚西凉,并且道着,“王爷,我从来都没有过这种话,而且我和司先生是清白的,他待我像妹妹一样,我和司先生没有任何不正当的关系。”“是不是有不正当的关系我自然会去查证。”缚西凉淡淡的着,旋即将苏筱沫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并且冷眸盯着这个跪在地上的杜红,“你要是时刻记住,你是我缚西凉未来的妻子,也就是我王府中的王妃

    ,任一个女人欺负,那就是相当于欺负我缚西凉,若是下次再有这种事,我连同你一起罚。”

    完拉着苏筱沫离开了。

    杜红以为这件事算是完事了,却没想到有人上前来将她也架起来了。而杜红却是挣扎的道着,“诶!你们做什么!你们抓我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