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被拨动心弦
    这是缚西凉的意思,而缚西凉手下的人从来都不会有过多的语言。

    敢当着缚西凉的面他的母亲,这简直就是找死,就算是未来王妃的母亲也不可以。

    所以缚西凉是绝对不会放过杜红的。

    一旁的苏月莲十分的着急,也去拉杜红,“你们做什么,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我妈妈,我是二皇子的未来妻子,未来的皇妃!你们给我松开!”

    没有任何的解释,那些人直接将苏月莲给拽开并且将她推得老远,他们从来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女人不过是一个累赘罢了。

    苏月莲被推倒在了地上,等到苏江意识到的时候,杜红已经被抓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过是离开了一会儿,缚王爷来了也怎么不通知我一声?你妈怎么被抓走了?”

    苏江问了一系列的问题,苏月莲不由得一边哭一边着,、“爹地,都怪我不好,都是因为我多嘴了几句妹妹和司先生有不正当的关系,然后被王爷给听到了,妈咪也是因为这件事被王爷给带走了。

    怎么办?听王爷年纪虽,但是却十分的狠辣,都是跟那些西北城的野蛮人学的,我们该怎么办啊?万一妈咪有个三长两短,这可怎么办啊!”苏江脸都绿了,指着苏月莲半天都没出话来,“我你什么好!你们平时欺负筱沫也就算了,现在筱沫的身份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她是王爷的女人,是未来的王妃,不过是比你等级低而已,但是缚西凉

    也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

    到这里,苏江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拉着苏月莲的手道着,“走,我们去找二皇子,二皇子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妈救出来的。”

    被苏江这么一,苏月莲也不哭了。

    缚西凉虽然不好对付,但是怎么也不是二皇子的对手,他可是未来国王的首要人选,相当于是华夏古代时的太子爷。

    在他们去找二皇子的时候,苏筱沫已经被缚西凉给拽上车了。

    缚西凉的力气很大,苏筱沫纤细的手腕被他捏得生疼。

    但是苏筱沫一直都是一个很会忍耐的女孩儿,所以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而且刚才在苏家的时候,缚西凉那般对自己低吼,她有些害怕。

    直到被拽上车内坐下来之后,缚西凉才终于是将她的手给松开了。

    而苏筱沫白皙的手腕已经是有一条红红的印子,足以看出缚西凉的力气到底是有多大。

    苏筱沫不由得将自己的身子往车门的另一边靠了靠,只希望自己距离缚西凉远一点。

    而缚西凉凉薄的目光瞧过来,苏筱沫继续闪躲,不敢直视缚西凉的眼神。

    “难道和刚才那个女人的一样,那些话是你的,你和司夜辰也有不正当的关系?”

    缚西凉的话让苏筱沫赶紧抬头看向了他,并且着急解释着,“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过那些话,王爷虽然一直在西北的城,但是我知道王爷和您母亲的关系很好,而且您的母亲也只是受到了国王的压迫才不得已嫁给他而已,并非如外面所的那样是为了追求荣

    华富贵。

    我和司先生更是子虚乌有,我承认司先生对我有所帮助,但是我对司先生只是抱有感恩之情,绝对没有其他任何的情感,王爷你可不要听杜红乱。”

    完,缚西凉凉薄的脸不由得渐渐融化,旋即竟是淡淡的笑了笑。

    “你有这么怕我?我只是稍微问了几个正常审讯时应该问的问题罢了。”

    这话弄得苏筱沫心脏砰砰乱跳,当然怕,毕竟她只是一介平民,她不是缚西凉的对手,要是错话,做错事了肯定是要被惩罚的。

    她的目的是要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活下去,所以她不能惹怒了缚西凉。

    “我……我没有怕,只是……只是我觉得作为王爷的未来妻子,我有义务对王爷坦诚。”

    虽然苏筱沫一副无害的样子,但是从刚才她解释的言论中缚西凉知道,她尽管只有十四岁,但是她绝对不是那种白兔类型。

    “坦诚,很好,我喜欢坦诚。”缚西凉着大手伸出,竟是将苏筱沫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并且凑得极近的道着,“除了言语上的坦诚,你觉得你还能做到其他的什么坦诚之事吗?”

    苏筱沫眨了眨眼睛,完全不明白缚西凉的意思。

    在沉思了片刻之后,苏筱沫便是道着,“我……我其实只是想借着王爷的身份在苏家留有立足之地,这算是我最大的坦诚吗?”

    缚西凉不由得一愣,原本是想逗逗苏筱沫的,但是看来苏筱沫除了没那么好欺负以外,其他的事情都是一片白纸。

    他所的坦诚,另一层意义上的是男女之事。

    这位是他的妻子,等他娶进门之后迟早是会发生应该发生的事情,但是看看自己怀里这个家伙,好像根本就不懂他的意思。

    不知为何,仅是这般缚西凉就觉得心里痒痒的,有点想做点什么的冲动。

    但是瞧着这一张白纸,缚西凉又有些不忍下手。

    最后松开了自己的手,旋即坐直了自己的身子。

    “算是你对我的坦诚,所以今天我会帮你报仇的,这个杜红想必是长期欺负你,今天我会让她知道,欺负我缚西凉的女人会付出什么代价。”

    缚西凉的话让苏筱沫有些微愣,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是会为了自己出头。

    不,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王妃。

    在他们这群王室成员里,自己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欺负她苏筱沫,就是欺负他缚西凉。

    缚西凉那是在城的那群野蛮人中生存下来的,他可不会任由别人踩在他的头上。

    所以他并非是因为苏筱沫而对付杜红,而是因为王妃而对付杜红。

    这般一想,苏筱沫就想明白了。

    “谢谢王爷。”苏筱沫道着,“以后我一定会注意,不会让他们欺负我的,我也绝对不会丢王爷的脸面,会让他们知道,王爷娶的不是一个乡下野丫头。”缚西凉看了一眼这个听话乖巧的女孩儿,心中莫名浮起了一丝涟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