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小丫头干净、纯粹
    苏筱沫年纪不大,却是被家中的人嫁了出去。

    他缚西凉今年十九岁,他十四岁的时候,洛国已经是动荡不安,等到十五岁的时候更是无法再过上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生活。

    所以,缚西凉每次看到苏筱沫的时候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一般。

    “你当然不是乡下野丫头,你是我的我王妃,是我缚西凉的女人。”

    缚西凉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并且伸手揉了揉苏筱沫的头发。

    而此刻开车的司机不由得侧目,从未见过缚西凉这般的神情。

    不,见过,在面对缚西凉的母亲之时。

    看来苏家这个女儿对缚西凉来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而苏筱沫被揉乱了头发,也揉乱了思绪。

    在那瞬间,苏筱沫竟然觉得格外的心暖,如果他关心的是她苏筱沫,她一定会哭出来的吧。

    第一个关心她,让她选择命运的是司夜辰。

    虽然后来得知是因为司夜辰有自己的目的,但是她还是很感激司夜辰,因为司夜辰让她有了重生的机会。

    而这个缚西凉是自己未来的丈夫,但是不过是自己依仗的一个靠山罢了。

    这个世界上,本就没人会去给你依靠。

    “恩,筱沫时刻记着我是王爷的女人。”

    乖巧的模样让缚西凉的心情好极了。

    其实他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问关于司夜辰的事情,因为他发现这个苏筱沫和司夜辰在一起的时候表情很不对劲。

    那种崇拜且高兴的神情让他看着着实不舒服,他的女人竟然对着另一个男人眉开眼笑。

    奈何去了苏家却是遇到了杜红欺负她的场面,再带出来之后,她的这幅模样让缚西凉有些不忍心询问。

    最后也算是彻底放下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一个女孩儿而已,能有多少想法。

    如果不是因为他早年去了城对付野蛮人,现在也不会沉稳得如同一个老头。

    之后缚西凉决定带着苏筱沫去他的家中,杜红自然也是会被带走的。

    苏筱沫没有见到杜红,不知道缚西凉是怎么对付杜红的。

    来到了缚西凉的家中之后,苏筱沫觉得这里凉凉的,很空旷,留下来的都是一些带着武装武器的人,身上穿着厚重的制服和头盔,一副随时都会进入到战斗状态的模样。

    这惹得苏筱沫有些害怕,不由得拉住了缚西凉的胳膊。

    终究只是一个丫头,没见过世面,更是没见过血,当然是害怕这种场面。

    缚西凉没有让苏筱沫松开手,而是保持着这个状态带她走进了屋内。

    旋即遣散了屋内的一些人,并且带着苏筱沫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坐下来之后,苏筱沫才猛然惊觉自己的手一直拉着缚西凉,她赶紧是将自己的手给松开了。

    “对……对不起,我……我刚才就是有些害怕。”苏筱沫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

    缚西凉却是大大咧咧的直接将苏筱沫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害怕是自然的,比起拉着我的胳膊,你直接投入到我的怀抱才是最安全的。”

    看着缚西凉脸上的笑容,苏筱沫有些不太懂,旋即哦了一声并且点了点头。

    本来缚西凉还以为自己的这个行为和这些话会惹得这个丫头脸红心跳,但是没想到的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果然是没开窍的姑娘。

    随后松开了苏筱沫,并且和她并排而坐。

    空气显得有些凝固,两个接触很少的人好像没有任何的话题。

    缚西凉时不时的看苏筱沫,而苏筱沫则是一直保持着紧绷的状态,不知道自己的手应该放在哪里,更是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打破这个局面。

    许久之后,缚西凉才问了一句,“饿了吗?”

    苏筱沫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旋即道着,“还好。”

    “那就是饿了。”缚西凉道着起了身,并且顺势将苏筱沫的手拉住了。

    苏筱沫又是一脸懵逼,为什么要拉她的手。

    缚西凉突然觉得苏筱沫的手很软,不过软软的手掌心却是有些茧。

    “你在家里常常干粗活?”缚西凉边走边问着。

    “恩,因为我没有妈妈,所以我需要在苏家做家务活,不然的话,我就没饭吃。”苏筱沫十分老实的回答。

    听到这个答案,缚西凉的面色变得更加的凉了。

    她的女人在苏家竟然受到了这样的欺负。

    缚西凉之后一直都没有话,这倒是让苏筱沫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现在她是缚西凉的女人,所以他肯定不爽自己在苏家做家务这件事,她不该这么的。

    想了一会儿,旋即解释着,“王爷,那是认识你之前的事情,我保证以后我肯定不会在苏家做任何的家务,我会时刻记着我是王爷的人,是王妃,代表的是王爷的脸面。”

    缚西凉微蹙眉尖,并且突然站住了脚跟。

    苏筱沫一时间刹不住车,直接撞在了缚西凉的怀里。

    他很高,很壮,身上即使穿着休闲的衣裳,依旧比苏筱沫高大出许多,而且他身上的肌肉很硬,撞得苏筱沫有些疼。

    缚西凉双手扣住了苏筱沫,这才导致她没有撞到自己之后直接晕倒了。

    苏筱沫站稳脚跟之后一脸不解,不明白缚西凉是什么意思。

    而缚西凉瞧着这个苏筱沫,微蹙眉尖之后竟是低下头去,他的鼻尖触上了苏筱沫的鼻尖,温热的气息打在了苏筱沫的脸上,可她依旧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缚西凉最后吐了一口气在苏筱沫的脸上,惹得苏筱沫闭上了眼。

    她的眼睫毛很长,皮肤很白,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她很干净。

    缚西凉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旋即拉着苏筱沫的手继续走着。

    “你马上就要进我王府大门了,苏家以后不会再是你的归宿,你不用担心他们会让你去做家务,你也不需要去应付他们。”

    只是因为刚才苏筱沫的反应,缚西凉的心情很好。

    果然人在征战杀伐很久之后,总是容易被这种东西触动。

    而苏筱沫依旧是一脸的茫然,不明白刚才缚西凉对自己吹气是什么意思。但是她明白的是,缚西凉是他到时候娶她进门之后,她就不用面对苏家的那些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