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考上医科大的神经病?
    有四个身体强壮的学生从陈俊的身前走过,其中一人还抱着篮球,应该是刚刚打球回来的。

    陈俊赶紧上去拦住四个人,然后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那个抱着篮球的高壮学生。

    “你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山炮!”那名抱着篮球的学生,看到陈俊的样子,顿时一脸的鄙夷和不耐烦。

    “兄弟,我看你印堂发青,脚踩虚汗,你这是有病呀!”陈俊一脸认真的说道。

    “滚犊子!你他么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那高壮学生顿时瞪了陈俊一眼,挺了挺胸膛怒道。

    “你真的有病,你肾气不足,后继乏力,别看你现在还是童子之身,但是你的肾功能已经开始衰老了!

    如果你给我一千块钱,我保准给你治好,让你重新生龙活虎的!”

    陈俊一脸的认真,根本就不像是开玩笑的,因为他是真的想让对方让自己看病,最少也要先挣一顿饱饭的钱啊。

    “哈哈哈!”

    “哎呀我曹!笑死我了!”

    听到陈俊这样说,旁边的三个同伴全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并且眼神怪怪的看着那名被陈俊称作有病的高壮学生。

    那眼神就像是在说:“你丫的不是整天吹牛玩过这个,上过那个的吗?原来还是个童子鸡呢!这回装逼装漏来了吧!”

    看着自己同伴那奇怪的眼神,抱着篮球的高壮学生脸上一黑,有些心虚的瞪着陈俊,低声的吼道:“哪来的神经病!给我滚开,你丫才是童子身呢!”

    “对呀,我是童子身,我练的就是童子功啊!”陈俊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呸!”抱着篮球的高壮学生呸了一声,然后扭头就离开了,他的那三个同伴略有深意的看了陈俊一眼之后,也追了上去。

    陈俊郁闷的摸了摸下巴,童子身怎么了?怎么了!难道童子身很丢人吗?

    陈俊想不明白那个学生为什么那么生气,要知道自己以前给人看病的时候,那可丢失上万块起步的,一千块已经算是很便宜了。

    送上门的便宜都不要,真是傻叉!

    陈俊这几年给人看病之前,起码也有上千万了,可是这么多钱,他是一份也间不大,总之他那个大伯都是一句话,钱全拿去买酒了,也不知道大伯喝的到底是多少钱的酒……

    “咕噜咯……”

    陈俊的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没有办法,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陈俊找了个树荫下,然后坐在马路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

    “美女,我看你脸色苍白,步伐虚浮,你怀孕了,而且胎气不稳啊。”陈俊忽的拦住一个急匆匆的女生,然后一脸微笑的说道。

    “你才怀孕了呢!你全家都怀孕了!”女生双眼不断的向着四周观看,生怕陈俊的话被别人听到一样。

    “我是男的,我怎么会怀孕?”陈俊看着一脸怒气的女生,十分不解的说道。

    “滚蛋!你个死玻璃!”女生瞪了陈俊一眼,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

    玻璃?陈俊看着女生离开的背影,喃喃一声。

    唉……又失败了,这些人都则么回事啊,自己好心给他们指出毛病,要帮他们看病,他们却一个个把自己当成仇人一样?

    要知道以前都是别人求着自己看病的,而且还要看机缘,不是有缘人,陈俊都懒得搭理,现在可好,他求人家,人家都不让看。

    唉,这个城市,我不懂啊……

    陈俊无助的再次坐了回去,摸着空空如也的肚皮,看着绿葱葱的树叶从树上垂了下来,他直接摘了几片树叶放到了嘴里。

    陈俊觉得这样没什么,因为他在老家山里的时候,就经常采摘一些野草野果的填肚子,并且很有营养,有些还能治病。

    虽然偷听的这些树叶没有治病的功效,但是最起码也能充饥,填填肚子。虽然陈俊觉得这样没什么,但是从他旁边走过的人,却是全都惊奇的看着陈俊,一片片的把一根树枝上的叶子全都给吃光了。

    “我擦!那小子属羊的么,竟然在吃树叶?!”

    “不会是神经病吧?咱们这是医科大学的啊,怎么还考进来一个神经病呢?”

    “卧槽……”

    远远的几个学生看着陈俊吃树叶的样子,小声的议论着。

    “呐,这个给你吃!”

    就在陈俊很随意的把树叶一把一把塞进嘴里的时候,突然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一份香喷喷的鸡米饭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陈俊抬头望去,却发现是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个一袭红裙的极品美女,不过此时美女娇嫩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丝不悦。

    “仙雅,这饭是我专门给你买的,你怎么能随便送给别人呢?”一个穿着一身运动装,耳朵上镶着银耳环的青年有些不高兴的对着女生问道。

    “陆涛,既然你都说了给我买的,那就是我的,我乐意给谁就给谁!”林仙雅冷着脸说道。

    陈俊可不管他们俩在那叨叨什么,闻着鸡米饭散发的香味,陈俊上前打开餐盒,抄起筷子就要开吃。

    “不准吃!你个土包子,这是给你吃的吗!”青年见陈俊竟然打开餐盒要吃,于是上前趁着陈俊不备,直接把陈俊手里的鸡米饭打翻在地,一脸鄙夷的说道。

    “陆涛!你太过分了!”林仙雅眉头一皱,对着陆涛吼道。

    “这是我给你买的饭,你不吃,也不能让别人吃!”陆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

    林仙雅看着陆涛样子,一时气结,林仙雅现在是讨厌死这个陆涛了,就像个苍蝇一般,整天跟着自己,撵都撵不走。

    “美女,你不必跟一个有病的人生气!”陈俊这时站起身,懒洋洋的说道。

    “有病的人?他……有什么病?”林仙雅一愣,然后好奇的看着陈俊问道。

    “你小子胡说什么!小心我揍你!”陆涛怒目圆睁,紧紧地盯着陈俊,生怕他会胡说八道。

    “妄想症!”陈俊随意的说道。

    “妄想症?”林仙雅还是没听明白陈俊说的是什么意思。

    “对哇,他妄想着癞蛤蟆吃上天鹅肉啊!”陈俊补充了一句。

    “噗!”林仙雅忍不住当场笑出声,那笑容一瞬间就犹如百花开放,让陈俊看的有些着迷。

    而陆涛此时的脸却是已经变成了猪肝色,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个土包子是在拿自己开涮呢,怒火瞬间冲上了头顶。

    “你他吗找死!”

    陆涛怒喝一声,直接挥舞着拳头向着陈俊的脑袋击去,在这个大学里,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戏耍他。

    林仙雅被吓了一条,她没想到陆涛竟然说动手就动手,不过此时陆涛已经冲了上去,她想要阻拦已经是来不及了。

    “砰!”

    一声轻响传来,陆涛的拳头竟然被陈俊轻松的给抓 住了,看陈俊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好像抓住陆涛的拳头毫不费力一般。

    陆涛吃惊的看着陈俊,就像是看怪物一般,他是练过的,知道自己这一拳就算没有千斤之力,可也不是一般人能随意接住的,却没想到被眼前这个土包子给轻易的抓住了。

    陆涛想要收回拳头,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却是一点也抽不回来,而陈俊就好像丝毫没有用力一般,依然静静的站在那里。

    “你不但有妄想症,而且还有白 痴病!竟然敢跟我动手?!”

    陈俊守着,手上慢慢发力,陆涛顿时就感到剧烈的疼痛,手上的骨头就像是要被捏碎了一般。

    “疼……啊!大哥,我错了,你放了我吧!”剧烈的疼痛使得陆涛满头大汗,开始不断的求饶。

    “放了你,可以呀!把你身上的钱给我掏出来,补偿我的精神损失费!”陈俊眉毛一挑说道。

    陆涛赶忙用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钱包,然后直接扔给了陈俊。

    “嘿嘿,这下总算有钱吃饭了!”

    陈俊接过陆涛的钱包,看了看里面鼓鼓的毛爷爷,嘿嘿一笑,就装进了自己兜里,把钱包撞进自己兜里之后,陈俊用力一带,陆涛的身体直接趴到了地上。

    “农民伯伯重点粮食那是多么不容易!竟然被你给打翻了,你现在马上吃了它!”

    陈俊一脚踏在陆涛的脖子上,使得陆涛只能是脸朝地,嘴巴杵在散在地上的米饭上。

    陆涛闭着嘴 巴,挣扎了几下,根本就不肯张嘴吃地上的米饭。

    陈俊的脚上轻轻用力,陆涛顿时就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要被踩断了一般,剧烈的疼痛是使得他不由得张嘴大叫了一声。

    而在他张嘴的同时,地上的米饭掺杂着昵图涌进了他的嘴里,陆涛想要往外吐,可是发现根本就吐不出来!

    “如果不想脖子被我踏断的话,就乖乖的吃掉。”看着脚下陆涛,陈俊冰冷的说道。

    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剧痛,陆涛满脸悲愤的把米饭咽了下去,感受着米饭里泥土的味道,陆涛心中升起一道压抑的怒火和屈辱。

    “垃圾!”

    陈俊冷哼一声,抬起脚直接把陆涛给踢出去好几米远,然后陆涛直接晕死了过去。

    林仙雅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回事这样的一个结果,这个看上去吐了吧唧的青年,竟然会有这样彪悍的实力,要知道陆涛可是跆拳道社团的黑带啊。

    “美女,虽然没有吃到你的饭,不过还是感谢你的一饭之恩。”陈俊微笑着跟还在傻愣愣的林仙雅道了个谢,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现在兜里有钱了,陈俊自然要去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就刚刚吃的那点树叶子,屁用不管。

    “站住!”

    就在陈俊刚刚转身走了两步,林仙雅却在身后叫住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