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都不是事
    “刚才就是你在打架斗殴?”

    眼前是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中年人,衬衫的样式看起来像上个世纪的款式,国字脸,戴着一副金色边框的眼镜,梳着一个七分头,头发上的发胶油光可鉴。

    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拳,抬起头恶狠狠地质问陈俊。

    李拳将头扭到一边,看起来似乎还是有些自尊心的。

    “没有啊。”陈俊四周望了望,并没有看到打架斗殴的人,这附近真要有人斗殴,绝对逃不过他的双眼。

    “你还说没有!”金色边框眼镜的中年人咬着牙,似乎十分愤怒,“你看看地上,是不是你干的?在场这么多人看着,你还想狡辨不成?”

    陈俊看了一眼地上,于是看到了李拳,恍然大悟,原本说的是自己,但是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一点:“你这样说不准确,只是我单方面在打他,他根本就没能碰到我,所以我们算不上斗殴。”

    金色边框眼镜的中年人顿时气结,那模样就好像便秘多时,就要拉出来了,可是无论如何使劲,总差那么一点点。

    “你……你……你态度十分嚣张,鉴于你不知悔改的表现,我觉得我们学校可能容不下你这尊大佛,现在跟我去总务处,将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交代清楚。”

    陈俊大概懂了他话里的意思,这是要开除自己不成?

    “不去不去,你去找校长吧。”陈俊觉得这种事情根本不用着自己出马,有校长这层关系在那儿,不用白不用,大伯那老货的面子,应该值得三五块钱吧。

    中年人顿时语塞,上前拉住他的衣袖:“这可由不得你,看来你真没有将学校领导放在眼里啊。”

    陈俊皱了皱眉,这家伙还是学校的一个领导?哦,也对,这家伙刚才还威胁说要开除自己呢,这样来说,还确实是一名领导。

    “你要是继续拉着我,我可以保证你会和他一样。”他淡淡地说道,出来行走这么多年,也接触过一些新的思想,比如说男女平等,男男平等,众生平等之类的,既然要追求公平公正,如果这家伙惹自己不爽了,那也得将他放倒,毕竟学校领导也是人嘛。

    中年人身形僵了僵,根本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硬气,在这种时候还敢对自己这番态度,以往自己一旦祭出绝招,扬言要将对方开除,哪一个不是像孙子一样低头求饶,今天这绝招居然没用了,让他一时有些手足无措,而且看他那副认真的样子,要是自己真的不松手,对方可能真的会动手。

    想到自己堂堂一名教务主任,要真是被一名学生在这种场给打了,他估计不用在这儿混下去了。

    “同学,你的态度十分恶劣,我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弄清楚。”他不着痕迹地将手给松开了,“来两个人给我把他抬头,现在就去校长那里,一起将刚才的情形老老实实报告给校长。”

    他招了招手,吩咐附近了两名学生,若有深意地看了陈俊一眼:“希望你不要后悔。”

    叶子卿过来,拉着他的胳膊,一脸担心:“不会有事吧?刚才那人是教务主任,名字叫李致远,和李拳同一个姓,听人说和李拳有些关系。”

    陈俊倒是觉得无所谓。

    陆涛看着这一幕,心情格外高兴,李致远就是他叫过来的,别人不清楚,他却再清楚不过,李拳能够在学校混得风生水起,除了他个人的武力值外,还跟他教务主任的叔叔分不开关系,有这样一个大靠山,自然是要风得风,出了事也能有人帮他摆平。

    而李拳的叔叔,就是李致远。听到侄子被人打了,他第一时间就放下手里的事跑了过来。

    “接下来就有一场好戏了。”陆涛觉得自己太聪明了,将自己置身事外,避免了和陈俊的冲突,又能将他赶出学校,真是一举数得,“之前怎么对我的,接下来我就会怎么对你,现在还没完。”

    李致远将李拳带到了校长办公室,刚一进门就抱怨道:“孙校长,这件事情您必须要管一下,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孙朝海早就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达到他这种修为,学校中发生的一切,就没有能够瞒过他的感知的,刚才发生在陈俊身上的一切,自然也没有逃过他的双眼。

    他感觉有些头痛,这小子真不让人省心,刚才学校就惹出了这些事。

    他对陈俊一直很关注,所以自然也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当时他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结果一天还没有过去,又给自己惹事了。

    他早就应该知道,大师兄调教出来的人,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呢?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这频率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李主任请坐,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生气啊?”他明知故问道。

    “孙校长,您得评评理。”他指着被两名学生抬进来的李拳,“现在的学生真是太不像话了,才刚刚进入学校,就发生这种事情,将人打成这样,而且态度十分恶劣,我让他过来将这件事情解释清楚,可是他根本就不将我放在眼里,我觉得像这样的学生,我们学校根本就没必要接收。”

    “这位同学伤得很严重啊,要赶快抬到医务室去治疗啊。”孙朝海连忙说道。

    “不急于这一时,他还有以忍受,但是这件事情,必须得还他一个公道,我们学校的校规摆在那里,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姑息。”

    孙朝海给他泡了一杯茶:“李主任啊,我们办学校,就是为了教书育人,学生之间大架很平常,不能因为这小小的一件事情,就断送了一名学生的前程,越是这样的学生,我们越应该好好教育他们,不能放弃他们,这是我们的职责。”

    “可是校长,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我会派人处理的,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将这名同学的伤治好,万一留下什么后遗证,那就不好了。”

    “学样有规定……”

    “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

    “那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新生刚来学校,难免有些过激反应。”

    李致远从校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相当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