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大义凛然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黄天重复着这句话,整个人笼罩在了黑雾之中。

    陈俊后退了一步,将大厅中的灯打开了,灯光亮起的一瞬间,黄天的身形僵立了一下,笼罩在黑雾中的身体突然开始晃动起来,伴随着一声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向着陈俊的位置冲了过来。

    这一招名叫万鬼噬魂,当然不可能有一万只鬼,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有的只是人心里的鬼。

    作为鬼修,名字上自然要与鬼扯上一点关系,要不然怎么彰显身份呢?虽然鬼修的身份已经成为禁忌一样的存在,但是在遥远的过去,也曾经辉煌过,当后世的鬼修看到那段历史时,或许会从中找到一点自傲,更加坚定自己的道路。

    鬼修如此惹人厌,却依旧有人走这条路,这和普通人为了金钱走上犯罪的道路是一样的。

    所有的暴利行业,都写在了法律里,因为那一是捷近,而鬼修也是如此,与一般的修道者不一样,他们可以借助外力来修行,让修行的速度大大提升,而且在同一修为,鬼修的实力往往更强,因为他们的手段更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这招万鬼噬魂,便是通过一种极为血腥的手段练成的,以活人的精气为燃料,锻烧体内的灵气,形成一种可以外放的黑色煞气,对除自己以外的任何生灵拥有着很强的杀伤力,生命力稍弱一点的,触之即死。

    黄天将这一招练到如此程度,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成的,其中被他害死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黑雾仿佛有意识一样,形成一只恶鬼的头像,张大黑洞洞的大嘴,向着他咬了过来。

    陈俊大为吃惊,如此诡异的招式,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前和大伯交手过无数次,虽然偶尔有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招式,但是却都在情理之中,从没有遇到过像今天这样凶戾的招式。

    他一边后退着,身上的灵气向着周身涌去,这股煞气给了他一种危险的感觉,如果处理不好,或许真会在这里翻船。

    看着对方就要冲过来,陈俊不退反进,左腿靠在墙上,右腿抬起,猛地向后一蹬,身形便犹如出鞘的利剑一样,朝着黑雾中扎了进去。

    “什么?”黄天大吃一惊,没想到陈俊如此不要命,不去想着逃跑,竟然还敢冲向他。

    黑雾的威力只有他自己清楚,虽然从来没有用这招对付过修道者,但是在面对普通人的时候,却无往而不利。同样作为修道者,他却很清楚一点,修道者掌握的力量是普通人不能比的,但是身体素质却也只比普通人强上一点,遇到他的黑雾,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他心中冷笑一声,驱动着黑雾,第一时间将陈俊包裹了起来。

    陈俊此刻动力全开,因为在对方身上感到了威胁,再也不敢轻视对方。

    黑雾中传来尖叫声,紧随而来的是一声巨响,黄天结结实实地被甩了出去,落在客厅正中央的茶几上,将玻璃制成的茶几撞得粉碎,玻璃碎片在地板上蹦跳着,响成一片。

    陈俊站起身,冷眼看着躺在地上的黄天,周围的黑色煞气迅速消散,黄天的样子似乎有些脱力,想要挣扎着爬起来,试了一次,却没有成轼。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这样?”黄天有些不愿相信,一直引以为傲的绝招,居然就这样生生被破了,近十年来的努力,在一瞬间化为了泡影。

    这种煞气是由灵气转化而来的,但却不像灵气,可以随时得到补充,想要再次形成这种煞气,需要极为繁琐的过程和大量的时间,黄天整整凝聚了十年,才堪堪得到这么一点,结果在一招之间被陈俊打散,消散于天地之间。

    他很想问陈俊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明明看他极为忌惮这些煞气,又如何敢连思考的时间都不需要就冲过来?

    对方那简单到极点却又粗暴到极点的攻击,就像小孩子在打架,完全没有一点技巧可言,可最后却取得了最好的结果。对方那迅猛的动作,似乎对这一招极为熟悉一样。

    “你到底是谁?”他躺在地上仰着头看他,眼神中带着绝望。

    “你可以称呼我,绝世高手。”陈俊拍了拍手,毫不在意地说道。

    战斗对他来说,更多的不是细致的思考,而是一种直觉,因为在战斗的过程中,战机稍纵即逝,等你想明白过来的时候,早就错过了那一机会,这个时候就需要靠身体的惯性,做出最理想的动作。

    和大伯那无数次的战斗,虽然每一次都没有取得胜利,但是却让他形成了一种战斗的本能,就好像在打一款网络游戏,习惯了地狱模式,突然回到简单模式,几乎不用想就知道该怎么做。

    那股黑色的煞气确实拥有让人心悸的气息,但是对修道者而言,灵气乃天地之间最本源的能量,就算是鬼修,也离不开灵气,那么可想而知,灵气对那种煞气是有一种天生的抵抗作用的。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也许那种煞气可以消融掉灵气,但反过来看,何尝不是灵气消融掉煞气呢?

    “陈俊。”黄天慢慢爬了起来,背靠在墙角,喘着粗气,似乎随时可能断气的样子。

    他用力回想着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回想着为了变得更加强大不惜一切修炼的场景,可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这让他无法接受,更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难道靠着自己的本事一点一点成长起来,就和那种根正苗红的修道者差距如此之大吗?

    “作为修道者,本质上已经与普通人不一样了,但到底是从普通人过渡而来,可以不去想着普度众生,但也不能残害生灵,为了一己私欲,亲手染上那么多鲜血,夜半梦回时,你难道不觉得害怕吗?”

    虽然这番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但反正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只要说得大义凛然,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在对方临死前学会忏悔,就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