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现实世界(一零九)
    ,精彩无弹窗免费!

    “想把她踩死的还有你吧。”温茶不紧不慢的接过话茬,“你和她也是死敌,她起来了,你还跑的掉吗?”

    周如意笑容一顿,“我的确和她有仇,不过她最先弄死的应该是你,没有你,她不会被陈氏抛弃,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才是罪魁祸首。”

    “我知道啊,”温茶点点头,望着她有些狰狞的脸庞,笑眯眯的说:“可是我不怕啊,我有陈霜,他会保护我,你有什么?”

    周如意:“……”

    温茶不紧不慢的指出:“你除了一身黑水,什么都没有。”

    周如意的脸刷的被涨的通红,她死死的盯着温茶,就跟见了杀父仇人一样,“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欺负你?”啧啧,温茶轻叹两声:“我们到底谁欺负谁?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抢我的东西,不管是广告还是角色,你都抢的理所当然,这些你都忘了吗?你凭什么以为,你这样对我,我还会和你做交易?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周如意气的眼睛都红了,指着温茶的鼻子,想破口大骂,温茶直接堵住她的嘴:“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在这个当口来找我,我都有陈霜了,还稀罕你的证据吗?你说的那些东西陈霜都会帮我拿到,否则,你以为陈珊珊为什么会住院?”

    周如意面色一白,艰难的问道:“你早就知道车祸的事情?陈珊珊住院的事也跟陈霜有关?”

    “不然呢?”

    周如意如遭雷击合着,自己说了这么大半天,竟是被人当了猴耍,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

    “呵!”她气极反笑:“你既然知道陈珊珊做的事,为什么还要听我说?”

    “有趣啊,”温茶微微一笑,“有人跑上来让我逗着玩儿,我就当逗猫咯!”

    逗猫!

    周如意气的直接上手扇向温茶,“你这个贱人!”

    “贱人骂谁?”温茶捉住她的手腕,手掌一用力,捏的周如意脸都白了,她恨恨的盯着温茶,恨不得把温茶咬死!

    温茶也不怕她,施施然道:“小贱人,以后找冤大头,要多擦擦眼睛眼睛知道吗?下次可没这么容易就放过你。”

    她松开周如意的手,转身就走。

    周如意气的在她身后,尖着嗓音叫嚣:“你有陈霜又怎么样?你以为他会一辈子保护你吗?迟早有一天他会厌倦你的,那个时候,你会混的比我还不如!我等着那一天!”

    周如意的话对一个真正被包养的人来说,相当于诅咒,但对于温茶。

    呵呵,陈霜要不要她已经很清楚了,她要不要陈霜才说不准好吗?

    “多谢你关心,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温茶撇头看她一眼,“你想勾搭上陈霜,下辈子都不可能。”

    卧槽!

    周如意气的跳脚,又想冲过去找温茶麻烦,被追进来的助理眼疾手快的抓住,“我的姑奶奶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作什么妖?”

    周如意咬牙切齿的瞪温茶一眼,不甘不愿的走了。

    周如意的算盘打的很好,先卖温茶一个面子,让温茶除掉对手陈珊珊,再借机搭上陈霜这条线,借助陈氏的资源,踏上真正的星光大道。

    她想的是很好,不过她没算准温茶这个变数,温茶可不是任她揉搓的软包子。

    弄走了周如意,温茶爽快了,拿起手机给陈霜发了条信息,大致说了陈珊珊的事,让他去查查。

    下午,温茶封面拍摄完毕,离开片场时又碰到了周如意,周如意上午的气还没撒出来,看到她,张嘴就要讥讽,被助理拖拉着走了。

    都从一线混到三线了,还和当红小花旦硬刚,脑子真是缺根筋啊。

    走出片场,远远的就看到路边停了辆保时捷,车边靠了个身姿修长的男人,正静静地望着这边。

    先走出去的周如意看到男人,露出了惊喜的目光,拔脚就往车边走,边走还不忘整理自己的头发,生怕自己仪表不雅。

    走到男人身边,她放慢了脚步,矜持又羞涩的打招呼,“陈总你好,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周如意,就是之前到公司来找过你的那个——”

    话还没说完,男人抬脚越过她身边,朝她身后走过去,周如意面色一僵,掉头急忙去追他,“陈总,陈总你等等!我有话想跟你说!”

    陈霜就跟耳聋了一样,看也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到温茶身边,接过她手上的包,自然而然的拉过温茶的手,“走吧。”

    温茶瞥向呆掉的周如意,嘴角扬起来,“周小姐,听到你有话说,不知道你有什么话想说?”

    她扯住陈霜的衣袖,在周如意面前停下来,“今天正好有机会,你可以一次性说完。”

    周如意看着两人交握的手,看着陈霜提着的包,心里恨得要死,可再怎么怨愤,她也没有在陈霜面前表现出来。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尽管这个机会是温茶给她的,她也要抓住,否则,以后她很有能见不到陈霜。

    可她不甘心,凭什么温茶可以,她就不可以?她比温茶识趣,比温茶娇媚,陈霜是眼瞎了,才会选温茶而不选她。

    眼瞎的陈霜:我就选温茶,你能把我怎么着?

    “陈总,”周如意漫不经心的拂过自己并不凌乱的头发,朝陈霜露出一个既妩媚又清纯的笑容,眼睛扑闪扑闪,眨的停不下来,“之前就听说过您的大名,我一直很仰慕您,不知道有没有荣幸,单独请您吃个饭?”

    说这话时,周如意扫了温茶一眼,真想把她从自己和陈霜之间踢出去。

    吃饭?陈霜的眉头皱起来,对这个倒贴而且一身难闻味道的女人没有半点兴趣,他为什么要跟一个不认识的人吃饭?

    “没时间。”他丢下三个字,拉着温茶继续往前走。

    周如意急忙追上去,再接再厉道:“陈总,您可以给我留个电话,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再一起吃饭也行!”

    她的语气非常急切,就跟拉皮条似得,听的温茶不住发笑。

    对于这个一而再再而三阻止自己回家的人,陈霜眼神顿时冷下来:“我跟你不熟,你最好不要自作主张。”

    “不是,”周如意急忙摆摆手,“我只是想和陈总做个朋友,我没别的意思,你相信我。”

    她眼神闪烁着,自以为找了个很好的理由,殊不知温茶早就把她看的透透的。

    里不都是先从朋友做起嘛,至于之后,那就嘿嘿嘿了。

    陈霜闻言更是冷若冰霜:“马上从我面前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周如意被他薄冷的语调吓了一跳,还想垂死挣扎,却被陈霜冷如寒冰的一眼定在原地,整个人恍若置身于冰水中,不得动弹。

    “滚。”陈霜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之后,带着温茶扬长而去。

    周如意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内心一片惶然。

    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陈霜这种人,根本就不是她能搭上的,刚才温茶明面上是给了她一个机会,实际上却是给了她一巴掌,让她认识到自己和陈霜的差距,那绝不是见一面就能有机会的。

    她要是再不要脸的凑过去,陈霜很有可能会让她付出代价,那不是说说而已。

    这个认知让周如意浑身发抖,彻底歇了勾搭陈霜的心思。

    勾搭陈霜还不如讨好温茶,让温茶在他面前多多美言,自己还能捡便宜。

    只可惜,温茶也是个油盐不进的贱人。

    周如意想着想着,气的跺跺脚,转身上了保姆车,为今之计,还是不要去招惹那两个人。

    温茶也最好不要向陈霜提起她们之前的恩怨,否则……她就真的完了。

    坐上车,温茶把片场发生的事,跟陈霜科普了一下,话毕,她摸摸下巴,“没想到你还是个香饽饽,现在有很多人在打你的主意呢,我该怎么办呢?”

    陈霜撇头看了她一眼,“她们再喜欢我有什么用,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温茶:“……”

    温茶老脸一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