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5章 菟丝之爱(三)
    ,!

    微风和煦,阳光明媚,机翼划过蓝天,宛若一只灵巧的白鸽降落下来。

    侯在外面的张晗拉住温茶的手,激动地说:“是若年回来了!是他!”

    温茶挽住张晗的手,笑道:“妈妈你先缓缓,若年哥哥还没出来呢。”

    张晗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太想他了,这些年虽然每次都有视频,可光看视频怎么够啊。”

    “的确,”跟在身后的何叔十分理解,“大少爷十岁就出国了,转眼都二十岁了,十年可不是一朝一夕。”

    三人说着,都想快点见到江若年。

    此时,一行保镖夹着两个人从过道里走出来,为首的是温茶非常熟悉的养父江明哲,他一身黑色西装,气质温和儒雅,一改往日的冷峻淡漠,正朝身后的人说着什么话。

    温茶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一个身穿白体恤牛仔裤,打扮十分青春的大男孩。

    男孩个子很高,比江明哲还要高出半个头,样貌是英俊的,那种英寇特殊,深邃里,带着淡淡的纯真,给人一种特别纯情的感觉。

    还没走近,张晗就迎了上去,抓着大男孩的手就叫儿子的名字,眼睛红红的,情绪十分激动。

    江若年看着近在咫尺的妈妈,迟疑了一下,伸手抱住了张晗的肩膀,小声的叫了叫声“妈妈”,张晗高兴的应声,重重的抱住自己的儿子,高高挂着的心总算落到了实处。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江若年有些犹豫又期待的看着她,发现妈妈还是和以前一样后,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等在一旁的温茶这才发现,江若年的眼睛非常稚气,那种稚气只有在孝子那儿才能见到,是一种无垢到极致的纯真。

    他笑起来眉眼弯弯,两颊还有浅浅的酒窝,结合他的身高,给人一种矛盾的美感。

    就像男人都喜欢清纯而妩媚的女人一样,江若年是干净又质感的。

    他有着年纪所没有的天真,这样的天真放在一个二十岁的男人身上,堪称性感。

    抱着江若年哭一阵之后,张晗想起了温茶,“来来来,”她拉着江若年的手走到温茶面前,邀功似得朝儿子介绍道:“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就是你杜茶妹妹,你还记得吗?”

    江若年的目光落到了温茶身上,看到她白皙的面容,圆圆的眼睛后,反应有些奇怪,他点点头,又很快摇摇头。

    “怎么了儿子?”张晗摇摇他的胳膊:“不记得茶茶妹妹了吗?”

    “记得,”江若年缓缓回答,又深深地看向温茶,眼睛眨了眨,“可是杜茶妹妹不长这样。”

    温茶心里一惊。

    “说什么呢?”张晗拍拍他的手臂,“这就是你杜茶妹妹,上个月还视频过,你都忘了吗?”

    江若年当然不可能弱智到忘记上个月的视频,但他还是摇摇头。

    “杜茶妹妹是这样的。”

    他抿着嘴,耷拉着眼睛,面色阴郁而寡淡,一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杜茶妹妹。”他拉着张晗的手,让她看自己的脸,固执的说:“这才是杜茶妹妹。”

    张晗被他逗得发笑,“合着,你杜茶妹妹在你那儿是这幅样子的吗?”

    “嗯,”江若年偷看温茶一眼,见她眼睛亮晶晶的,坚决不认为她是杜茶妹妹,杜茶妹妹没有这么好看。

    “傻儿子,”一旁的江明哲也忍不住发笑,“你杜茶妹妹哪是你说的那样,她这么漂亮可爱,可不许胡说。”

    江若年憋着嘴,转头就要跟爸爸争辩,一旁的温茶走过去,拉住他另一只手,让他低头看自己的脸,“若年哥哥,那是以前的我,现在的我长这样,你可要记住哦。”

    江若年垂下眼睛,正好对上少女圆滚滚的眼睛,她的眸子干净明亮,一点也没有他讨厌的灰色,他眨眨眼,又眨眨眼,想起m国家里,那只小白猫,好像也是这样的眼睛。

    江若年微微收紧了手指,握到了少女的手,感觉像是一块软软的糖。

    他盯了温茶半晌,像个善于发现的小朋友,想要找出她的破绽。

    可眼睛还是那双眼睛,鼻子还是那个鼻子,只是没有他讨厌的样子。

    “哦。”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轻轻的捏了捏少女的手指,小声的叫了句“杜茶妹妹”。

    温茶展颜一笑,抬手给了他一个拥抱,“欢迎回家,若年哥哥。”

    江若年伸手抱住她,潜意识里觉得杜茶妹妹变好看了,他偷偷摸了一下少女的头发,心里有点高兴。

    温茶松开他,心里偷偷松了口气,刚才她差点被一个智商只有七八岁的小朋友扒掉马甲,幸好她机智聪明,否则——

    一行人高高兴兴的回到别墅,张晗兴致勃勃的把江若年的行李搬进温茶隔壁的房间,就拉着儿子的手,坐在楼下问长问短,生怕儿子在外面受欺负了。

    江若年心理年纪小,记住的东西也不多,大多只记好的,不记坏的,说出来的也都是开心的事,听的张晗心宽不已。

    “你不是喜欢画画吗?以后啊,你就留在家里,做自己喜欢的事,妈妈陪着你。”

    江若年乖乖的点点头,又听她说了几句,就摇头晃脑的左看右看,动作不太安分。

    “怎么了?”张晗以为他是又没耐心了,急忙问:“是饿了,还是渴了?”

    “不是,”江若年嗡嗡的摇摇头,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呆呆的说:“我找杜茶妹妹。”

    看儿子为了温茶坐立不安,张晗有点惊讶,“你找杜茶妹妹有什么事?有急事的话,妈妈也可以帮你的忙哦。”

    “就找杜茶妹妹。”江若年歪着脑袋,固执的说,“我要和杜茶妹妹玩。”

    “你说什么?”张晗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和杜茶妹妹做什么?”

    “玩,”江若年不厌其烦的说:“坐秋千,捉迷藏。”

    张晗一下没反应过来。

    “坐秋千,坐秋千。”江若年伸手推推她,“要杜茶妹妹,要杜茶妹妹,要。”

    “好好好。”张晗回过神来,有些哭笑不得,她宠溺的拍拍儿子的肩膀,“妈妈这就去给你叫杜茶妹妹下来。”

    说着,张晗就起身往楼上走,还没走两步,手就被拉住了,张晗回头,只见江若年睁着眼睛看着楼梯口,小声说:“一起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