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9章 菟丝之爱(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以为姐姐更想和子越哥哥约会。”温茶不紧不慢的开口:“毕竟子越哥哥对姐姐也很重要不是吗?”

    杜夏脸一白,“你胡说什么?子越哥哥再重要,哪有若年哥哥重要,我是江家的女儿,当然要以若年哥哥为重。”

    “是吗?”温茶静静地凝视了她一眼,目光冷冷淡淡,几乎要把她整个人看穿。

    “可是我以为姐姐更重视子越哥哥,看来是我误会了。”

    杜夏被她看的心虚,心里的不悦感更甚,她恼怒的盯着温茶,“所以你才不告诉我若年哥哥的消息?”

    温茶轻轻一笑,说:“妈妈也没有告诉你。”

    杜夏心里一紧,她心里百转千回,话锋一转,说:“你这是在报复我。”

    “我有什么可报复的?”温茶依旧是笑的,“你是我姐姐,不是我的仇人,我报复谁也不会报复你。”

    她说的情真意切,奈何杜夏不信一个字,她就像是洞悉了温茶的一切,出口质问道:“你敢发誓吗?你敢说你没有因为江子越迁怒我嫉恨我?你敢吗?”

    她姣好的面容因质问浮现出一丝厉色,这厉色让温茶好笑。

    换做以前杜茶,一定是嫉恨的,但她是温茶,她不会,她只会用这个打击杜夏,而不会有丝毫动容。

    “我没有嫉恨你,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没有。”

    温茶望着她的脸,心里隐约能感受到她的浮躁与不安,极为平静的说:“不管你信不信,从你和江子越两情相悦开始,我就已经持祝福的态度了,别的,什么都没有。”

    “你不用在我面前说谎。”杜夏根本不相信她对江子越那么多年的感情,会这么轻易消散。

    “我们是双生子,你心里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吗?”她神色复杂的望着自己的妹妹,“你要是能轻易放弃,我又怎么会在你和江子越之间耍心眼?”

    在她和江子越的感情里,她耍了心眼,明知自己的妹妹和江子越要好,却还趁机向他告了白,她知道江子越是什么样的人,他不会轻易拒绝她的喜欢,因为他珍惜她和杜茶,他同情她们的身世,也不想轻易负了她的感情。

    她和杜茶,差在哪儿呢?

    杜茶聪明安静,用沉默来掩盖心里的孤独,她呢,她和她的妹妹性格互补,她爱笑爱美,喜欢受人瞩目,也不过是为了掩饰心里的不安。

    她们双生而不容,明明都是寄人篱下,心里敏感,却还是如同宿命般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

    她懊恼过,试图放弃过,最后还是没能抵制住自己内心的渴望。

    她也喜欢江子越,凭什么杜茶可以,她就可不以呢?

    她甚至可以做的比杜茶还要好。

    但实际,谁告白对那个人来说都没差别,因为他不懂拒绝,也不敢拒绝。

    她占的便宜是她先告白,她比杜茶更懂得抓住男人的心,江子越觉得她合适,就接受了她。

    所以杜茶输了,她要从这场三角追逐中退场。

    谁让她一直保持沉默呢?

    沉默的人,总是先输,就像偶像剧里演的那样。

    “你耍不耍心眼其实不重要。”面对杜夏,温茶心里很矛盾,“他既然选择了你,那就说明他喜欢你,都已经喜欢你了,怎么达成结果的还重要吗?”

    杜夏面色微变:“这不像你会说的话……”

    温茶自嘲一笑:“你都和他在一起了,我还能说什么?”

    杜夏摇摇头,略带忌惮道:“我了解你,你不是善罢甘休的性格。”

    温茶简直要被她逗笑了,“我接受你和他在一起的结果,也愿意奉上祝福,你还要我怎么做?你要我离开江家,你才满意吗?”

    杜夏瞳孔一缩,哪敢让她离开江家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不要随便质疑我,”温茶冷冷一笑:“你如果再惹恼了我,说不准我就要从你手里把江子越抢回来。”

    “你抢不回来的。”杜夏摇摇头,笃定的说:“他不会负我。”

    “那给你们添点堵还是可以的吧?”温茶完全不怵她,“我现在要是给江子越打电话说我身体不舒服,你猜他会不会来?”

    “你!”杜夏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面色难看道:“他现在是我男朋友,你能不能不要无理取闹?!”

    “我可以不无理取闹,前提是你管好你自己,我可以接受你和江子越在一起,但你也不要得寸进尺。”

    杜夏怒不可遏,反问道:“我哪里得寸进尺了?”

    “现在不就是。”温茶低低一笑,眼神晦涩难明,“你做了什么,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吧。”

    杜夏心虚的撇过头:“我不觉得我这是得寸进尺……”

    “那是你自我感觉良好。”

    杜夏:“……”

    “以后不要随便过来质问我,我是你的妹妹,不是你的出气筒,你要再像今天这样,说不准,我哪天心里不高兴,就会给江子越打电话你信不信?”

    “你!”杜夏气的满脸通红,死死的瞪着温茶,“你要给他打电话,我跟你没完!”

    温茶摊摊手,“随便你。”

    杜夏气急,却也无可奈何,“我以后可以不找你麻烦,但你也不能再来打扰我和江子越,否则,就算你是我妹妹,我也不会饶了你。”

    温茶挑挑眉,什么话也没说,只打开门,让她出去。

    杜夏又瞪了她一眼,才不甘心一甩手走出了房间。

    温茶看也不看她的背影,施施然关上门,躺在被窝里。

    杜夏这个人,她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她是原主的姐姐,温茶不会把她怎么样,但也不会凑上去讨好,杜夏只要不惹她,温茶也愿意保持面上的平静,杜夏如果要生事,仗着有江子越跟她做对,温茶也不会怕她,左右不过撕破脸皮,老死不相往来。

    温茶合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夜半,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把温茶从梦中吓醒,她睁开眼睛,满头冷汗的打开灯,敲门声稍稍停了下来。

    温茶走到门跟前,打开门,抱着海豚公仔的江若年正无辜的站在门口,看到她后,脸上先是一喜,而后浮现出一丝责备。

    责备?

    温茶轻轻咳咳一声:“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江若年挤进门,饶过她,径直往床上跑去,边跑边说:“我一直在等你,你都忘了吗?”

    他的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指责,“我一直都没忘,你却忘了,你不乖。”

    温茶满头黑线,“我以为你都睡了呢?”

    “才不,”江若年掀开被子躺进她的被窝,嗅到香香的味道后,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我说话算数,说了等你就是等你,但是你不讲信用。”

    说到这儿,他不开心的耷拉着眼睛,很是伤心,“你怎么能这样?”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