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0章 菟丝之爱(八)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温茶关上门走到床边。

    无奈的看着把自己藏进被窝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小盆友,“你八岁了,不是八个月,回自己房间去。”

    “不。”江若年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果断摇头,“我就要跟你睡。”

    “喂!”温茶有些哭笑不得,“哪有哥哥这么大了,还跟妹妹一起睡觉的呀?”

    “有啊,”江若年偏头想了想,认真的说:“在外面,就有的。”

    温茶估计他是在国外看到小朋友这么做了,心里更苦逼,别人是别人,人家是真的年纪小啊,可他呢?他心理年纪小,可人不小啊,怎么比?

    “你这样我要生气了,”温茶懒得惯他,掀开被子就要把他拉下床,“你这样不行,回你房间去。”

    “不要,你之前答应过我的。”江若年躲开她的手,整个人都藏进了被窝里,坚决不跟她合作。

    “若年哥哥。”温茶无可奈何,只好坐在床边好言相劝,“你瞌睡,我也瞌睡呀?你回去好不好?”

    “不好。”

    温茶暗自翻个白眼,“那你这样,我去哪儿睡?”

    “和我一起睡呀,”江若年瓮声瓮气的说:“你进来,我让你一半位置。”

    温茶:“……”搞得床是他的一样?

    “我不习惯身边有人。”温茶想了一下,决定使用苦肉计,“身边有人,我一晚上都睡不好,第二天早上一定会有黑眼圈,若年哥哥舍得吗?”

    “舍不得……”江若年诚实的摇摇头。

    温茶心头一喜:“那你——”

    “可我一个人睡,也睡不着呀,”江若年把被角掀开一点点,露出一张被憋的红彤彤的脸,他目光水润的看向温茶,委委屈屈的说:“在外面睡觉的时候,我一个人就害怕,要好晚好晚才能睡着,跟我住在一起的阿姨,早早就睡着了,我不敢打扰她,就坐在窗户边上看外面的月亮,月亮有时候圆,有时候弯,有时候还不出来,好无聊呀。”

    温茶眼睛一闪。

    “有时候我就想着,爸爸来了就好了,他可以带我回家,我跟妈妈一起住就不会害怕了,可爸爸一个月才来看我一次,每次只待一天就走了……”

    说到这儿,江若年有点伤心,他眼睛红的像只小兔子,“我吵着要跟他回家,爸爸就说我生病了,要住在外面养病,只有养好病我才能回家……”

    “……”

    “可我不知道自己生了什么病,”江若年伸出手掌拍了拍脑袋,懊恼的说:“我感觉自己很好呀,可医生伯伯却说我不好,每次都要看我的脑袋,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爸爸每次都很生气,他一生气我就睡不着觉,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我觉得好害怕呀……”

    说到这儿,江若年眨巴眨巴眼睛,流下几颗豆大的眼泪,看起来可怜极了。

    看着他苍白的脸,通红的眼睛,温茶低低的叹了口气,心里说不出的沉重。

    “你没有生病,”她伸手轻轻摸了摸江若年的脑袋,抽出一张纸巾擦干净小朋友的眼泪,“你很健康,以后那些医生伯伯也不回来了,不要怕。”

    江若年握住她的手,放在脸上蹭了蹭,小声说:“那我今晚可以跟杜茶妹妹一起睡吗?”

    温茶噎了一下,好笑又无奈的点点他的鼻尖,妥协道:“好吧,但你只能占一半的床位,多了就不行,知道吗?”

    “嗯,”江若年乖乖的点点头,“我睡觉很好的,你放心吧。”

    温茶当然放心,毕竟他只是个小朋友,心里纯洁的跟纸一样。

    “睡吧,”温茶也不是什么拖泥带水的人,她蹬掉脚上的拖鞋,慢慢爬到江若年身边,揭开被子躺了进去。

    江若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她,见她关掉了床头灯,房间陷入一片黑暗时,不自觉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我还是有点……”

    “别怕,”温茶拍拍他的手背,“我陪着你的,好好睡觉。”

    江若年撅起嘴,还想说自己睡不着,温茶懒得听他废话,抓起他落在床边的海豚公仔,塞进他怀里,“还睡不着就抱着它。”

    江若年抓着软绵绵的公仔,心里有点委屈,他来找杜茶妹妹,还想跟她说睡前故事呢?

    温茶哪有闲工夫听他的睡前故事,打了几声哈欠,就睡了过去。

    江若年睁着眼睛看着昏暗中的天花板,看了一会儿,有点无聊。就转过头去看身边的小姑娘。

    杜茶妹妹在他身边睡着了,这个认知让江若年生出些安全感。

    他也有了点睡意,打了个清浅的哈欠,把手里的海豚公仔一扔,侧身面对着温茶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床头的闹钟还没响,温茶就在一阵窒息中憋醒了。

    她仿佛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在水里,自己的脖子被一团水草勒住,那水草很多,越勒越紧,勒的她无法呼吸,然后她醒了。

    看着脖子上那只环着的手臂,温茶无语凝噎。

    手臂的主人公正甜甜的睡在她身边,脑袋顶在她肩上,腿落在她肚子上,整个人就像八爪鱼一样,把她缠的死死的,这就是他说的睡觉很好?

    我去!

    温茶忍着骂娘的冲动,把他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扳开,结果当然是没扳开,江若年虽然心理年纪小,但身理年纪却不小,再加上他平时没少在江明哲的督促下锻炼,温茶哪是他的对手?

    扳了两次扳不开之后,温茶气的伸手去捏他的脸,“醒醒,你给我醒醒!”

    江若年昨晚睡得迟,现在睡意正浓,忽然感觉脸上有点疼,还以为是蚊子在叮他,不高兴的伸手去拍蚊子,结果可想而知——

    看着自己红彤彤的手背,温茶昨晚上那点同情心,瞬间消失殆尽。

    拧着江若年的耳朵就不松手,“天亮了,赶紧给我醒醒!”

    江若年这才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发现是熟人后,伸手握住温茶的手,把她像公仔一样抱进怀里,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温茶气的用脚蹬他,蹬了两脚后,江若年疼醒了,“怎么了?”他睁开眼,看着怀里抱着的妹妹,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起床!”温茶踢开他的腿,从床上坐起来,“赶紧的!”

    “不要,”江若年抱着被子闭着眼睛,一副瞌睡宝宝的样子,“我不要起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