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菟丝之爱(二五)
    ,精彩小说免费!

    温茶当天晚上没有睡好,她瞪着两只招子眼,直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起来,张晗还担心的过来询问她,似乎也被江明哲蒙在鼓里。

    温茶这才发现,这场交易只有她和江明哲知道。

    江明哲表现的很坦然,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温茶深呼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焦躁,开始逐一思考自己的价值。

    原主上辈子充其量只是个受宠最后又被抛弃的养女,无足轻重,但她现在,却被江明哲重视,为什么?

    原因多半出在江若年身上,有可能是江明哲发现了江子越的不靠谱,决定把宝压在自己身上,让自己以后善待江若年,但这个揣度没有依据,因为江明哲没有这样冒进,更不可能让一个养女掌握大权,他有别的打算。

    这个打算温茶隐隐有预感,但她不愿意深想。

    高考过后,本该放松的温茶,一点也没有轻松。

    她整天待在屋里思考,除了江若年谁也不见。

    就连一而再再而三来找她的刘言都被抛之脑后。

    张晗见状,还以为两个小年轻闹别扭了,细心安慰了刘言一番,并向他保证会在温茶面前帮他说好话。

    刘言淡笑不语,最后点点头离开。

    一个星期过去的很快,等到周末时,温茶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把张晗心疼的不得了。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就算再喜欢刘言,也不能不重视自己的身体,有什么话,你跟刘言说通就成了,我看那孩子还是挺通情达理的,千万不要再闹矛盾了。”

    温茶一脸懵逼。

    刘言?喜欢?闹矛盾?什么鬼?

    “妈,你在说什么呀?”温茶无语凝噎,“好端端的,你提刘言做什么?”

    “刘言不是你男朋友吗?”张晗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幽幽道:“你也高中毕业了,有个男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事,有什么好隐瞒的?妈妈一直都支持你。”

    温茶:“……”男朋友刘言?开玩笑吧?

    “那个,妈妈,”温茶尴尬的摸摸鼻子,“谁跟你说刘言是我的男朋友的?”

    “这孩子,”张晗失笑,“当然是你姐姐了,她可关心你了,难道说的还有假。”

    杜夏关心她?温茶这里冷笑,是算计她才对吧?她把这个刘言找过来蒙骗张晗,肯定没安好心。

    温茶这么想着,脸上却惊讶无比:“姐姐说刘言是我的男朋友?那她一定是误会了,我跟刘言就没说过几句话,连朋友都算不上,哪是什么男朋友啊。”

    “什么?”张晗也被这茬弄得一愣,“刘言不是?”

    她整个人都糊涂了,“那刘言天天来找你……”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找我,”温茶摇摇头,眼神有些疑惑,“我还以为他是找姐姐的呢。”

    “啊?”

    “刘言之前可是为了姐姐才减肥的呢,”温茶眨了眨眼睛,感慨道,“当时他还问了我?很多姐姐的事,我看他是打着我的幌子,想见姐姐一面吧。”

    张晗被这个消息震住了,她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温茶,心里百转千回,如果温茶没有说谎,那么就是杜夏在说谎了。

    可是为什么啊?张晗想不通,杜夏是茶茶的姐姐,明知道刘言喜欢的是自己,又为什么要给她造成刘言已经和茶茶在一起的假象?

    如果没有今天的解释,她或许会一直误会下去,可现在,张晗却想弄清楚杜夏的真实目的。

    她不相信杜夏做这些事都是没有原因的。

    她眼神复杂的看了温茶一眼,“这件事,是妈妈误会你了,妈妈跟你道歉,你要真不喜欢刘言,以后就不让他进来了。”

    “嗯,”温茶答应的很溜,刘言也不是什么善男,杜夏做的事,他应该是知道的,可他充傻装楞就有点过分了。

    晚上,一家人坐在长桌上吃晚餐,饭后江明哲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坐在餐桌上,面色淡然的看向温茶和杜夏。

    “夏夏,”他率先开口问杜夏,“你想好志愿了吗?”

    对于养父,杜夏一向是敬畏的,她收起平时的娇纵,濡慕的望着江明哲,“爸爸,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去b大。”

    “为了子越?”江明哲问道。

    杜夏脸上一红,嘴上却理智的反驳,“爸爸,我不完全是为了子越哥哥,您知道的,b大是一所综合实力非常强的大学,我进去以后能得到更好的磨砺,而我正缺乏这样的考验。”

    杜夏的场面话一向说的不错,理智如江明哲都不免轻轻点头,“想报哪一门?”

    “国际贸易。”

    江明哲怔忡了一瞬,没想到自己的大女儿还有这样的鸿鹄之志。

    他点了点下巴,算是知道了她的想法,至于支不支持,他并没有说下去,儿女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这个糟老头,就不做恶人了。

    他转头看向温茶,终于抛出了今晚至关重要的问题。

    “茶茶呢?”他面色平静的问:“茶茶想学什么?”

    迎着他询问的目光,温茶头皮一紧,江明哲这是在让自己表态,如果她的回答不让他满意,那就糟了。

    “妹妹是想去中文系吧。”杜夏笑意冉冉的打破两人之间的对话,她面带微笑的望向江明哲,“爸爸,您也是知道的,茶茶这样的性格,进中文系其实刚刚好。”

    江明哲听着杜夏的话,眼睛却没有移动,他还是看着温茶,沉声说:“我在问你妹妹,你不要插嘴。”

    杜夏面色一滞,有些慌了:“爸爸,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茶茶应该……”

    “茶茶有自己的想法,”江明哲打断她,“收起你的担心,我想听她自己说。”

    这话一落,杜夏脸都白了。

    他要听温茶的意思,温茶能有什么意思?莫不是她的预感成真了?杜夏的手指紧握起来,指尖刺破掌心,痛的她从未有过的清醒。

    “我……”餐桌上的少女有些紧张,她静静地望向江明哲,嗓子眼就跟被沙砾堵住了一般,半晌都挤不出江明哲想要的那句话。

    那不是轻描淡写的志愿,那是她的一生。

    温茶不想轻易用一生做交易,尽管她早就做好了照顾江若年一辈子的准备,但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应该有所逾越。

    然而,退一步没有海阔天空,只有彼此失散。

    进一步看似容易,实际上却是举步维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