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菟丝之爱(二七)
    ,精彩小说免费!

    “行了,”江明哲无意于跟杜夏解释什么,“这件事茶茶既然决定了,我自然会支持她。”

    他说的是‘支持’,而不是‘尊重’,这个认知让杜夏当场白了脸。

    她知道事情变了,谁能想到曾经沉默寡言的温茶能得到江明哲的栽培呢?

    说到底,还是运气吧。

    杜夏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敢继续顶着压力劝说,多说只会让江明哲愈加怀疑到她头上,还不如关上门仔细想想别的法子。

    吃过饭后,江明哲把温茶带去了书房,客厅里剩下张晗拉着江若年跟杜夏面面相觑。

    “妈妈,”江明哲一走,杜夏放松了很多,说:“您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爸爸怎么会支持茶茶学金融,您知道的,她不是那块料。”

    张晗很不想听她说温茶的是非,毕竟这很不符合她对杜夏的评价,既是双生姐妹,也该一荣俱荣,杜夏这么贬低温茶,实在让她高兴不起来。

    “这事儿我不是很清楚,等你爸爸出来了,我再问问他。”

    “嗯,”杜夏趁机说道:“那您一定要劝劝他,我希望茶茶能学点简单轻松的东西。”

    张晗应了一声,没再多说,杜夏目光移至一旁的江若年身上,不紧不慢的问道:“若年哥哥为什么那么喜欢茶茶呢?能告诉我吗?我也想让你这样喜欢我呢。”

    江若年根本不搭理她,转身朝书房门口走去,张晗开口制止他,得到一句他要在书房门口等温茶的回答。

    张晗一听,也就随他去了,“那你可不要进去打扰爸爸和茶茶,知道吗?”

    “嗯。”

    江若年一走,气氛更冷了。

    张晗略带审视的目光落在杜夏身上,眼里有未加掩饰的复杂。

    “怎么了?妈妈?”杜夏适时的问道:“是什么事情惹您不高兴了吗?”

    张晗静静地看了她好几眼,目光从她的额头,落到她的眼睛,似乎要把她整个人看穿,

    “妈妈——”杜夏被看的有点不安,“有什么事您就直说。”

    “刘言,你还记得吗?”几个呼吸间,张晗还是说出了原因,“你之前跟我说,他和你妹妹在谈恋爱,可昨天茶茶却说跟他不熟。”

    杜夏面色一僵,眼里心虚和慌乱交织成丑陋的样子,张晗竟然知道了,她以为凭刘言的出演,一定会让温茶在江明哲那儿留下不好的印象,这样她就能够把温茶踢出江家,可现在,张晗竟然率先知道了真相……

    知道这一切以后,张晗一定会对她失望至极的,她会不会把自己赶走呢?

    杜夏不敢看张晗的眼睛,整个人沉浸在莫名的恐惧里。

    “为什么要说谎?”张晗直接问道。

    为什么撒谎?杜夏心里苦笑,不就是怕温茶会抢走属于江子越的东西,让她过不了梦寐以求的生活吗?

    她不甘心两人都是寄人篱下,温茶却有新的际遇。

    但这些,她不敢说给张晗听。

    “妈妈,你误会了,之前刘言一直跟茶茶一起玩,这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所以我以为——”

    “你以为他们在谈恋爱?”张晗眼神难得凌厉,“哪有你这样怀疑妹妹的,你难道不知道问清楚再说吗?你简直糊涂啊!”

    杜夏垂下眼睑:“对不起,妈妈,我知道错了。”

    “夏夏,”看着她的脸,张晗语重心长道:“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给了你说谎的理由,可你要知道,你和茶茶是双生子,是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你伤害谁,都不能伤害她。”

    “我知道,”杜夏被说的满脸通红,看都不敢看张晗一眼,“下回我会确定好再跟您说,让您担心了。”

    “上楼休息吧。”见她认错态度诚恳,张晗深深地叹了口气,没再继续追究:“一会儿茶茶上楼,你给她道个歉,姐妹之间还是少些嫌隙的好。”

    “我还是在客厅里等吧了,”杜夏拒绝了她的提议,也不敢擅自去书房找人,就只能留在客厅里等温茶出来,拿到最有用的消息。

    书房里,江明哲关上门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想好了?”

    聪明人不说暗话,想好什么彼此心知肚明。

    温茶大大方方的点点头,说道:“我想去d大的金融系,希望接下来的事,爸爸能为我安排。”

    “当然,”江明哲答应的很干脆,“只要你做好了心理准备,接下来的事,我已经给你规划好了,你只要照着路线走就成。”

    这句话让温茶感觉自己像是他手里的提线木偶一样,任人摆布,却不能拒绝。

    “看看这份合同吧。”江明哲拿钥匙打开保险柜,取出来一份十几页纸的合同,让温茶就在书房里看。

    温茶故作认真的翻着页面,心里却在呼唤系统。

    “帮我看看都说了什么?”

    系统一扫而过,一分钟不到就提取了核心内容。

    “第一、在你二十岁那年,必须要和江若年结婚。”

    温茶:“……”

    “第二、作为回报,江明哲会亲自培养你继承公司,也就是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温茶:“……”

    “第三、继承公司后,江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将归你个人所有,江家所有人都会辅佐你,除此之外,你必须要保护好江若年,安心跟他在一起,直到让他安安稳稳的寿终正寝。”

    温茶:“……”说来说去,还不是江若年的保镖?

    系统:“这老头在合同里说了很多,总之就是让你好好对他儿子,只要他儿子好,他是不会亏待你的。”

    温茶:“……”她已经对江若年够好了啊?为什么非得结婚?她又不是什么香饽饽。

    系统:“大概是你长得不安全?”

    “狗屁!”温茶直呼冤枉,“都泥煤苦逼成这样了,还不安全,骗鬼呢?”

    “那就是给自己儿子上层最牢固的保险。”系统不紧不慢的说:“这江老头看起来冷血,其实骨子里还是很重感情的。”

    那也用不着结婚啊,还跟心里年纪只有八岁的小朋友结婚,说出去,她这张脸往哪搁?

    系统心里‘呵呵’一声:“结婚是最稳妥的做法,江明哲不会让一个没有真正羁绊的人留在家里,你知道的,你和杜夏迟早要嫁人,江明哲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你们中间选一个人,恭喜你中得大奖。”

    这算什么大奖啊?温茶扶额,这是惊吓还差不多。

    “哦对了,”系统想起了合同中的某一条,“我必须要友情提醒一句,如果你要和江若年结婚,就不可能跟他离婚,江明哲的合同里,明文规定了的,没有离婚这一条,就算将来江若年不要你了,你也不能离开他,高兴么盆友?”

    高兴个鬼!

    虽然知道江明哲会开门见山,可真正说出来的时候,温茶心里还是有些沉重。

    那可是婚姻大事,为了八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她贸然嫁给江若年真的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