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菟丝之爱(二八)
    ,精彩小说免费!

    “有什么不好?”系统比她看的明白,“这个机会可以让你正大光明的守护江若年,还能挣钱,更能还上江家收养之情,这种一举三得的事,都给你碰上了,还有什么可作?”

    想要作死的温茶一听这话,觉得挺对。

    系统:“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自己想好。”

    温茶其实早就想好了,否则她不会来找江明哲,可是想象和现实是有差距的,尤其是当听到自己二十要结婚,温茶淡定不下来。

    江明哲似乎预料到了她的惊讶,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等她,她什么时候冷静下来,他们再接着谈。

    明明十分钟可以搞定的事,温茶硬生生磨蹭了大半个小时,才故作忐忑的看向江明哲,“爸爸,合同里说的那个二十岁结婚,终身不得离婚,是真的吗?”

    “对,”江明哲早就准备好应付她的一切提问,“这是对你个对若年负责,你放心,这一条对你没有害处。”

    温茶点点头,问出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合同里还说,如果我和若年没有孩子,将会找代孕也是真的?”

    江明哲面色一滞,反应过来后有些理亏,“你知道的茶茶,江家只有若年这一个孩子,他现在还生了病,如果你愿意的话,代孕的事,我想提上议程。”

    温茶挺不乐意的,在原主的记忆里,江若年一直都没有结婚囍更别说什么代孕生子了,但是现在江明哲却说要有一个后代,温茶觉得十分狗血。

    难道她就这么好欺负?

    她按耐住内心的不悦,笑着说:“爸爸既然已经做好了让若年哥哥找代孕的决定,又为什么要培养我?”

    江明哲面不改色的说:“这件事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可以再商量。”

    在江明哲眼中,代孕不是什么坏事,更像是生命的延续,可对温茶来说就有点过分了。

    她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毕竟她还是个孩子啊。

    这是一份单方面强制性合同。

    她不止要管公司,保护江若年,她还要给江若年养孩子,世上没有这样的好事,就算江家对她有恩,她也不想把自己的一生轻易交付。

    方才还不觉得难受,这一刻她就感觉不对了,浑身都不对劲,之前的信誓旦旦都化作了满腔无奈。

    江明哲的要求,超出她的预料,她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江明哲也意识到温茶的不对劲,他眼神闪了闪,“你好好想想,想好了再做决定吧。”

    温茶点点头,却没有意料中的轻松。

    她有些烦。

    “我三天后告知您答案可以吗?”

    “好,”这回江明哲没有逼她,她的确需要认真的问问自己了。

    温茶拉开书房门,在门口看到江若年时,脸上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江若年走上前拉住她的手,眼睛却不住往书房里瞄,好奇的问:“爸爸刚才跟你说什么了?怎么这么久。”

    “秘密。”

    “什么秘密?”江若年眼睛一亮,小声说:“能告诉我吗?”

    “不能。”温茶走上楼,看着他天真无邪的脸,心里悄悄叹了口气,问道:“你想结婚吗?”

    结婚?江若年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温茶:“结婚就是灰姑娘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江若年认真思考了一下,给了她肯定的回答,“想。”

    纯真的心灵,永远是向往美好的,江若年也不例外。

    但他有些疑惑,“那我跟谁结婚呢?茶茶吗?”

    “你愿意吗?”温茶反问他。

    “愿意的!”江若年想都没想急切的回答道:“我一直都想跟茶茶在一起啊。”

    温茶不置可否,继续问:“那你喜欢孩子吗?”

    孩子?这对八岁的江若年来说太遥远了。

    “你是说比我小的小盆友?”

    “对,”温茶点点头,笑着说:“你想不想当孩子的爸爸?”

    孩子的爸爸?江若年彻底惊呆。

    “可是,可是我现在才八岁啊,什么都不会做,怎么养孩子呢?”

    这是个好问题。

    “如果有人帮你做呢?”

    “还是不要了,”江若年迅速摇摇头,“比我小的盆友都很烦,一不高兴就要哭,一哭就停不下来,我不想当爸爸。”

    温茶笑了一下,近似叹息的说:“可你爸爸想要孙子啊。”

    江若年眨眨眼,有些听不明白她的意思,却固执的坚持自己的意见:“反正我是不要的,我讨厌他们。”

    这样幼稚而孩子气的语气,温茶却听的心里发笑。

    她踮起脚尖揉了一下江若年的头发,“你啊,自己都是个孩子,确实不该有其他负担。”

    温茶把江若年送进房间后,江若年依依不舍的拉着她看了两集动画片才放人。

    温茶回到屋里,没一会儿,杜夏就过来敲门了。

    温茶打开门看到她,移身让她走了进来。

    “有事?”

    她面无表情,半点不心虚的模样让杜夏心里发笑,“没事,我就不能过来找你了?”

    大半夜温茶不想跟她周旋,语气平平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没事,我想睡觉。”

    听她这样子一说,杜夏也没继续端着,直接问道:“刘言的事,是你告诉妈妈的?”

    温茶低笑一声:“你心知肚明。”

    杜夏面色一冷:“这是我跟你之间的较量?为什么要告状?”

    “较量?”温茶被这个说法逗笑了,“你随意造谣,试图污蔑我,一句较量就想勾销,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杜茶!”杜夏面色阴郁的盯住她,“刘言平时跟你最亲近,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的,你凭什么说我是造谣?”

    “所以你才跟妈妈说我跟刘言在谈恋爱?”

    杜夏:“……”

    “为什么呢?”温茶不紧不慢的走到她跟前,“为什么要这么说,我跟刘言究竟什么关系,你不是最清楚的吗?为什么要误导妈妈?”

    “我……”杜夏心虚的撇开眼睛,不敢跟温茶对视,“我恋爱了,也想给你介绍男朋友,这有错吗?”

    “介绍男朋友?”温茶冷笑出声,“介绍一个喜欢你的男朋友吗?”

    杜夏:“你——”

    “江子越喜欢你,刘言也喜欢你,你跟江子越在一起,却利用刘言来膈应我,你这一手玩的可真好。”

    明明是夸赞的语气,配上温茶泠然冰冷的目光,竟让杜夏觉得浑身战栗。

    “你、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哪里利用刘言了?你拿出证据来。”

    “证据我拿不出来,不过你想做什么,我倒是一清二楚。”温茶嘴角一掀,“江子越已经是你最好的选择了,你如果真想跟他在一起,就别再做辱没颜面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