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3章 菟丝之爱(三一)
    ,精彩小说免费!

    吃过饭后,张晗就回房间补觉去了。

    温茶带着江若年去游乐场玩,陪江若年玩了喜欢的游戏后,两人去坐了之前没有坐的摩天轮。

    头脑简单的小朋友感到很兴奋,双眼亮晶晶的望着温茶,眼底一片开心。

    温茶忍不住伸手碰了一下他的头发,“就这么高兴吗?”

    “有的,”江若年乖乖点点头,脑袋在她的手心里蹭了一下,眼睛却看向玻璃窗外,“上次回家我在网上查了,两个人一起坐摩天轮,会很幸福呢。”

    温茶:“自己查的?”

    江若年有些不好意思,“我问了妈妈,她帮我查的。”

    温茶眼睛一闪:“那你——”

    “我跟她说你不愿意跟我一起坐,她还让我不要缠着你。”说起这个,江若年有些懊恼,“她为什么要这样说,明明你也很喜欢我。”

    因为那时候我们还只是兄妹啊。

    这个理由,温茶当然不会说出来,她拍了拍江若年的脑袋,笑道:“之前不可以,但现在可以了。”

    江若年嘴角扬起来弯了眼睛,“我还看到说,说在摩天轮停在最高的地方,亲亲的话,就可以和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呢。”

    喜欢的人……

    温茶指尖一颤,问他:“我是你喜欢的人吗?”

    “当然啦!”小盆友想也没想的回答:“你当然是了,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

    “那妈妈呢?”温茶好笑的问:“你不喜欢妈妈吗?”

    “我也喜欢妈妈,”江若年摸了一下鼻尖,看着她清澈专注的眼睛,眼角带上了一抹狡黠,“你和妈妈都一样好。”

    这句话堪比万金油,温茶很是受用。

    她又揉了揉江若年的头发,把他柔顺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后,才放过了他,“我也很喜欢你呢。”

    她的语气很温和,听的江若年有些害羞,他低着脑袋不让她看到自己发红的脸颊,整个人就跟被软软的棉花糖包裹了一般,心口涨涨的。

    温茶看着他通红的耳根,心里轻笑了一声,在摩天轮停在最高处时,抬起他的下巴,垂眸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江若年如遭雷击,一双漂亮的眼睛瞪圆了看着她,脸色爆红的像是能煮熟鸡蛋。

    温茶嘴角一扬,“傻了?”

    江若年后知后觉的捂住额头,伸手指向温茶,像是被流氓侵.犯了一般,不止脸,就连脖子都红了,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他结巴又委屈的说:“你亲我,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温茶一本正经:“说出来就没惊喜了。”

    “不是这样的!”江若年严肃否决,“在最高处才不是亲额头,你搞错了,搞错了不好。”

    “……”温茶:“所以,我该亲——”

    江若年指指自己的嘴,期待的望着她,“这里。”

    温茶:“……”一个小朋友,居然比她还会撩,挫败啊。

    “快点儿!”江若年催促她,“再不快点就不在最高处了,会不灵的。”

    温茶:“我……”快点不起来啊,还感觉迷之羞耻……

    “你不亲我,我就亲你了。”江若年见她迟迟不动作,迅速凑近她,在她嘴上蛰了一口,他亲的很快,也很纯洁,温茶只觉得嘴上一重,还没回味过来,他就已经撤开了。

    摩天轮缓缓往下移动,经历过最高点,看似高远的地面,就在眼前。

    江若年红着脖子侧头坐在温茶对面,脑袋偏向窗外,看也不看温茶一眼,唯有两只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摆让人洞悉了他心里的不平静。

    温茶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想逗弄他,“亲都亲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江若年鼓着腮帮子瞥了她一眼没吭声,耳朵更加红了。

    亲是亲了,可这是他第一次亲女孩子啊,他心跳的根本停不下来。

    温茶:“你以前不是演过王子吗?在幼稚园,有一出戏是王子要亲吻睡美人,你忘了吗?”

    “我没有亲,”江若年飞速否认,还是很讨厌曾经的睡公主,“我不喜欢那个公主,不想亲她。”

    这么说,小朋友还是初吻。

    温茶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变态,这么小的孩子都下得去手,她还是人吗?

    江若年:“我只喜欢你,也只想跟你一个人在一起,你不要说那些讨厌的人,我不喜欢他们。”

    “好。”眼看摩天轮要降落到原点,温茶替他整理好头发,拉着他的手一起走了下去。

    两人手拉着手走进茶餐厅,吃过午饭后,走到游乐场对面的公园散步消食,郁郁葱葱的树木散下层层绿荫,两人走累了就在树荫下坐下来休息。

    “前几天妈妈跟我说,以后你就是邻国公主了,你知道什么是邻国公主吗?”

    温茶摇摇头。

    江若年兴高采烈的说:“邻国公主就是能和王子结婚的人。”

    温茶:“……”这个解释很贴切啊。

    “妈妈还问我喜不喜欢你。”

    “你怎么说?”

    “我当然说喜欢你啦!”江若年直勾勾的看着她,很霸气的说:“童话故事里,公主和王子结婚才能生活在一起,我和你当然也要这样。”

    “嗯。”温茶点点头,夸奖他,“你想的很好。”

    “妈妈还问我,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怎么办?”

    温茶脸色微愣,片刻回神,“你怎么说?”

    “肯定是不可以啦,”江若年捏捏她的手指,很理所当然的说:“我跟妈妈说,要是以后不能跟你在一起,我会不高兴,不高兴的话,我就吃不下饭,吃不下饭,就会死掉的。”

    死掉了之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胡说。”温茶立即斥责他,“你怎么能这么跟妈妈说话?”

    被她一吼,江若年委屈的眼睛都红了,“我为什么不能说?明明是她问我的?”

    “我……”

    “你凶我,”江若年甩开她的手,撇开身体,浑身上下每个器官都生气了,“你为什么凶我?我又没做错事,你凭什么发脾气?”

    温茶:“……”

    “我讨厌你。”见她不说话,江若年喏喏的抠紧手指,“我帮你说话,你却帮妈妈说话,我不要喜欢你了。”

    “喂!”温茶被他的说辞弄得哭笑不得,“我没有凶你的意思,你别生气了,我是你喜欢的人,妈妈也是,你要是为了我去伤妈妈的心,她一定会非常难过的你知道吗?我不想妈妈难过。”

    “可我也难过啊。”江若年反驳道:“我要是不说,妈妈不要我和你在一起怎么办?”

    “会在一起的。”温茶握住他的手掌,语气温和而笃定,“妈妈爱你,也爱我,她不会让我们难过的。”

    “哼!”江若年撇了撇嘴,“就算你这样说,我还是不能立即原谅你。”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