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4章 菟丝之爱(三二)
    ,精彩小说免费!

    两只别别扭扭的回了家,一进屋,江若年甩开温茶的手就进了屋,打算一个小时不理温茶。

    温茶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摸了摸鼻子,跟着上了楼,敲开了他的屋门,跟他道了个歉。

    江若年心里虽然已经不生气了,不过还是没有立即原谅温茶。

    他很在乎自己的面子,要这么容易就和好,以后茶茶再跟他闹脾气,就不会重视他了,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江戏精的做派让温茶无奈,又说了几句话后,才回了房间。

    晚上江明哲回来,连饭都没吃饭就被张晗叫走了,两人不知道在房间里说了些什么,没一会儿张晗面色难看的走出来,显然没有谈拢。

    江明哲坐在餐桌上,面不改色的吃饭,丝毫没有被张晗影响的样子,正是这样,晚饭才吃的艰难。

    这种复杂处境,江若年没感觉,杜夏喜闻乐见,唯有身处漩涡中的温茶胆战心惊。

    吃过饭后,江明哲把温茶叫进了书房,又详细谈了谈合同的事。

    “你妈妈说不需要这份合同,只要你和若年在一起就行,你心里怎么想?”

    江明哲问的和颜悦色,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动气,但温茶却不敢触他的霉头。

    合同是必须要签的,这不止稳江明哲的心,还给了江若年一个保证,温茶愿意委屈一下自己。

    但合同的内容需要改善,她的妥协不是卖身,江家虽然对她有恩,但这并不代表她就要一退再退。

    “爸爸,我愿意签合同,但有几个问题,我想跟您再谈一谈。”

    江明哲眉头一扬,“你说。”

    “江家的股份我可以不要,但您要答应我,不让若年哥哥找代孕。”

    “为什么?”江明哲很诧异,“代孕不是很正常的事?”

    “大概是我小心眼吧。”温茶也没有藏着掖着,直言道:“如果孩子是代孕出来的,还不如去孤儿院领养,这样至少心里上过得去。”

    江明哲却不太能理解她,“都要领养了,还怕代孕做什么?与其养没血缘的,还不如养亲生的。”

    温茶:“我过不了自己那关。”

    “你——”江明哲变了脸色,“不管你怎么说,江氏企业只能传到自己人手里,如果是收养的孩子,以后江家就要改名换姓,我不同意。”

    “那我只好同意您出国的提议。”温茶不紧不慢的说道。

    从江若年那儿扒了底之后,温茶对上江明哲有了百分之八十的胜率,谁让他儿子非她不可呢?

    江明哲是绝对不会让她出国的。

    “你!”江明哲果然怒了,“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没有威胁您的意思,我只是想跟您商量,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没人逼您。”

    江明哲难得气红了脸,瞪着一双威严的眼睛锁定温茶,“江家对你情深意重,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这个时候还在提恩情,这大概就是商人的劣性根了,对于他们不那么重视的人,他们不看重情谊,更重视利益,一切可以利用的存在,就是他们护卫自己的筹码。

    样样东西,在他们眼里,都明码标价。

    就连婚姻都有价格。

    温茶不知道说什么,好像说什么都显得不识抬举。

    “我没有继承江家的志向,也没有想要从您这儿得到些什么,我既然答应和若年哥哥在一起,就捧上了一颗真心,您要是觉得它廉价,我无话可说。”

    江明哲反唇相讥:“你要是真心喜欢我儿子,怎么会在意这个小小的条件?”

    “大概是我太年轻了,还没那么大度。”

    “你——”江明哲被气得无话可说,心里却知道自己已经劝不住她了,“你先出去,这件事我还要和你妈商量。”

    “嗯。”

    温茶没有快步走出书房,心里却没有放松。

    江明哲不让代孕,也会有其他方法来让她妥协,不知道他下一步会怎么做。

    她低低的叹了口气,打开自己房间走了进去。

    床上躺了个人,被子隆起来,块头不小,温茶以为自己走错了,正要出去看看,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朦胧的声音:“你回来啦?”

    温茶回过头,江若年正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双眼迷离的看着她,他显然还没有睡醒,嘴里却嘟囔着问:“你和爸爸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他老是叫你过去?”

    “保密。”温茶走过去揉了一下他的脑袋,说:“你今天怎么到我这儿来了?”

    “我推门进来的呀。”他回答的很轻松,“拧一下把手,门就开了,很简单的。”

    温茶:“……”好吧……

    她站直身体,“那你洗澡了没?”

    “洗了,”江若年乖乖的回答,“不信你闻一闻,我身上很香的。”

    温茶低头嗅了一下,闻到了淡淡的沐浴露香气。

    “嗯。”她转过身,从衣柜里取出睡衣朝浴室走去,“那你先睡,我一会儿出来。”

    “好。”

    洗漱完毕出来,江若年已经在床上睡着了,温茶擦干净头发,关掉床头灯,躺在了他身边。

    感觉到身边的热源,江若年转个身子,手臂落在了温茶的腰上,温茶毫无睡意的叹了口气,有点担忧明天的答案。

    翌日,温茶睁开眼睛时,江若年还没有起来,她洗漱好走下楼,果不其然看到了落地窗边的江明哲。

    温茶不慌不忙的走过去,年过半百的江明哲转过身来看向她,一向雷厉风行的他,眉间难得带上了几分沧桑。

    “你提的建议,我答应,但我有要求。”

    “您说。”

    “你和若年可以不代孕,但如果你们到三十岁还没有孩子,我会从本家过继一个男孩,当做江家的继承人培养,你觉得怎么样?”

    “我同意。”温茶知道这已经是江明哲做出的最大让步。

    只不过上一世,便宜的是江子越,这一世,却是他自己培养出来的,这已经很好了。

    “还有,”江明哲继续说:“在孩子没确定之前,你还是要跟我学习如何管理公司。”

    “好。”这对温茶来说不算什么难事,如果这能让江明哲减轻负担,她乐意之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