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 菟丝之爱(三三)
    ,精彩小说免费!

    当天上午,温茶就跟江明哲签署了协议,这让江明哲吃了一枚定心丸,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没隔几天,温茶就跟着江明哲进了公司实习。

    张晗知道两人达成的条件后,觉得非常亏欠温茶,对她比之前更好了。

    江若年一如既往的傻乎乎,每天除了在家画画,就是缠着温茶去公司玩,但温茶不敢带他去,她在公司忙的要命,江若年要是过去了,谁看着他啊?

    江明哲很乐意接手这个拖油瓶,直接把江若年拖进总裁办待着,除了生理需求,一步也不让他离开。

    温茶只在中午时间跟他一起吃饭,起初江若年还闹了几次脾气,后来温茶跟他讲道理,他又老实下来,乖乖的等她吃饭,等她下班。

    解决了儿子的人生大事,最轻松的莫过于张晗了,她又恢复了之前的社交,每天不是参加慈善活动,就是跟富太太们出去购物聚会,整个人都年轻了很多。

    至于杜夏,几乎成了个隐形人,除了每天晚餐时见一次,其余时间她都跟江子越腻在一起。

    大概是知道江子越不能继承江家的财产,杜夏只能更抓紧他,让他不论何时都不能割舍她。

    江子越是支潜力股,杜夏心里清楚,就算没有江家,以后的江子越也会扶摇直上,成就不菲,她慢慢等着就是。

    暑假结束前,温茶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路上带着江若年,两人去了云岭春城,沿着规划好的路线,一路往日光城,完成了为期半个月的旅程。

    等回家时,温茶黑了好几个色度,江若年依旧白白嫩嫩,把温茶羡慕的直呼老天不公平。

    江若年抱着回家路上买的龙猫公仔笑的眉眼弯弯,极是得意。

    张晗在一旁瞪他,“茶茶都晒成这样了,你也不知道心疼心疼。”

    “我心疼的,”江若年睁着眼睛,把让何叔带他去买的护肤品一窝蜂的堆在温茶面前,“我在网上查了,用这些很快就好的。”

    儿子的识时务让张晗欣慰,她望向温茶:“你看?”

    “很好啊,”温茶拿过一瓶打开,眼睛弯了起来,夸奖道:“年年很有心。”

    江若年立时就笑了起来,拉着她的手摇了摇,害羞的不说话,温茶顺势摸了一下他的脑袋,他就开始献宝似得,要给温茶抹脸。

    两人之间的浓情蜜意看的张晗牙疼,直接起身回了房,把空间留给了两个年轻人。

    “先用这个,再用这个……”为了防止自己记不住,江若年在护肤品上都标了一二三,步骤处理起来很方便。

    温茶闭着眼睛,任由他在自己脸上捣鼓,捣鼓着,捣鼓着就疲倦的睡了过去。

    江若年看她不动弹,伸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想把她叫醒,但温茶太累了,一倒头就睡的天昏地暗。

    捏了两下鼻子,都还不醒后,江若年眼睛亮了起来,他把手里的护肤品放到一边,垂眸盯着温茶恬静的睡颜,纯真的目光染上了一丝渴望。

    自摩天轮之后,他就再也没和茶茶亲亲了,好想再亲一下。

    他犹豫着,又期盼着,缓缓的垂下了脑袋,目光静静地落在了温茶的唇上。

    他小声的叫了温茶的名字:“你再不醒过来,我就亲你了?”

    这话听在温茶耳朵里,就跟蚊吟似得,根本听不进耳朵。

    江若年又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说完,他就亲了亲小姑娘的嘴巴,他亲的很纯洁,只是贴着温茶的唇角不动弹,两只眼睛直楞楞的看着小姑娘,眼睛里一片清澈。

    贴了一会儿,江若年做贼心虚的抬起头来朝四周看看,见没有人过来,才又傻兮兮的贴了上去。

    江子越和杜夏从外面进来,看到的就是他亲吻温茶的画面,两人都有些惊讶,尤其是江子越,几乎是震怒的。

    由于杜夏的隐瞒,他并不知道温茶已经和江若年在一起的事,乍然看到江若年偷亲温茶,就觉得是趁人睡着了,在占人家小姑娘的便宜。

    “若年哥,你在做什么?”他毫不犹豫的走上前,伸手就要把江若年从温茶身上拉起来。

    江若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没看出他的震怒,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我就是亲亲茶茶,怎么了?”

    怎么了?他还有脸问怎么了?江子越肺都要气炸了,“茶茶是你的妹妹,你为什么要亲她?你难道不知道兄妹是不能这么亲密的吗?”

    兄妹?江若年眨眨眼睛,“我和茶茶不是兄妹啊。”

    江子越心里‘咯噔’一声,“不是兄妹是什么?你们不是一直都是……”兄妹的吗?

    说到这儿,江子越察觉到不对了。

    温茶和杜夏是江家收养的,平时都是把江若年当哥哥,现在说不是兄妹,莫非——

    “若年哥哥已经跟妹妹在一起了呢。”杜夏在一旁适时的解释,“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

    在一起了?江子越脑袋都蒙了,“这怎么可能?”

    好端端的温茶竟然会跟宛若稚儿的江若年在一起,他第一感觉就是温茶不是自愿的,只要有脑子,都不会选择一个心理年纪只有八岁的小孩子,温茶一定是被大伯要挟了。

    “若年哥,你起来。”江子越拉着江若年的胳膊,把他从沙发上提起来,“茶茶现在还小,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你不能趁人之危。”

    江若年:“??”趁人之危是什么意思?

    江子越:“虽然你现在还小,到你这样的做法是不道德的,我希望你能为茶茶多想想,及时止损。”

    “我、我……”江若年虽然听不懂江子越飙的成语,不过还是能听懂他的大概意思,他面色通红的看着江子越,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没为茶茶着想了,明明他和茶茶都要结婚的。

    看到他做贼心虚的样子,江子越心里十分不屑,他瞥了一眼睡得香甜的温茶,直接道:“若年哥,我们出去说吧。”

    “说什么?”江若年站起身,有些不明就里,“在这里说不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