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腐草为萤(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庸州到中州历时最少五日,也就是说,必须在五日之内,让锦藜摆脱现在的困境。

    温茶扶着额头,觉得任重道远。

    晚上,温茶又出去浪了一圈,发现一只即将化形的水妖,一只藏在井里的怨灵,和数个疯疯癫癫的乞丐。

    返程时,寂静的街头忽然响起了熟悉的马蹄声。

    一辆由四匹白马拉着的马车不紧不慢的行驶过来,马车上最前方有一个小小的云纹标记,很是眼熟。

    这不是,昨晚那些异族的马车吗?怎么回来了?

    温茶一闪身落在了车顶,车里只坐了一个人,应该就是坊主了,他为什么回来?

    温茶犹豫了一下,用小小的声音打招呼:“你好。”

    里头人没有反应,温茶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了,又放大了些:“嘿!你好,我叫锦茶,你叫什么名字?”

    里面人还是不搭理她,温茶挑挑眉,继续说:“我们昨天见过的,你还记得吗?唔,我就是那个被你踢了一脚的灵体,我现在迷路了,你能让我进去歇歇吗?只歇一会儿就好,可以吗?求求你了……”

    里面照旧没反应,如果不是知道有人坐着,温茶都以为里面没人了。

    “那个……”温茶对对手指,厚着脸皮说道:“既然你不说话,我、我就当你答应咯,我进来了哦……”

    说完,她也不等人回答我,直接往里闪,她这次闪的很快,几乎瞬间就进到了马车里,淡淡的草木香静静地沁入她鼻尖,她睁开眼睛,看清楚了自己正对面坐着的男人,哦不,应该称之为少年。

    那人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袍子看似洁白实则散发着一层莹润的光华,像是把星星磨碎了散落下来,又像是点缀了一抹遥远的萤火,瞧着极为华贵。

    沿着衣襟往上看,是一张格外冷漠的脸,五官生的极好,奈何浸入骨髓冰冷,从眼角渲染到眉梢,让俊美的容颜染上丝丝寒霜,唯独那双眼睛,像是倒灌进了万里星河,带着凉凉琥珀色,干净又澄澈。

    此时,这双眼睛的主人,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对她的出现并不意外。

    “那个……叨扰了……”温茶紧张的摸了摸鼻尖,干巴巴道:“我叫锦茶,锦瑟的锦,茶花的茶,很高兴见到你。”

    少年的眉头皱起来,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锦茶,是一年前战死的前中州王之女,怪不得身上戾气这么重。

    见他不说话光皱眉,还一副嫌弃的样子,温茶很挫败,原主虽比不上什么水妖鲛族,可好歹也是一美少女,这么忽视她,真的大丈夫?

    “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温茶继续找话题,故作懵懂的问:“难道你也迷路了吗?”

    “……”堂堂仙乐坊坊主会迷路?要是被其他人听到她的话,估计会笑掉大牙。

    “不是。”少年薄唇轻启,屈尊降贵的回了两个字,声音比起昨夜缓和了几度,但还是冷的冒泡。

    “你声音真好听。”温茶露出一个艳羡的笑容来,不遗余力的拍马屁,“我从来没听过比这还好听的声音呢。”

    少年冷着一张脸,没吭声,显然对这种无聊的话题不感兴趣,温茶哈哈一笑:“你既然没有迷路,又为什么要回来呢?昨天不是已经出城了吗?”

    “找人。”少年丢出言简意赅的两个字,朝闭上眼睛,一副不想再和温茶说话的样子。

    找人?找什么人?温茶整个都蒙了?莫非是锦源派出去的死士抓了其中一个异族不成?

    但这个几率太小了,异族中有水妖和灵族,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让同伴被抓走的。

    “是昨天在台上跳舞的姐姐吗?”

    少年冷着脸,不答话,温茶也不恼,揣度道:“是那个鲛族姐姐?还是那个魅族姐姐?”

    只有这两个能够轻易被抓。

    羽族会飞,水妖和灵族可以化为灵气重聚,但鲛族和魅族却很脆弱,两者依水而生,离开了水,虽然也能生活,但终归有些不便。

    少年睁开眼睛,琥珀色的眼眸静静地盯住她,“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为什么呢?”温茶想不通,“有那么多大哥哥保护着,为什么会被抓走?”

    “智拙。”少年冷冷吐出两个字,有些恨铁不成钢。

    温茶寻思着,智拙应该是智障的意思。

    少年垂着眼眸,眼底还残留着被挑衅的薄怒。

    马车行到下一座城时,身后已经没了追兵,危机看着像解除了,众人心情一放松,便找了客栈住下来。

    魅魅偷偷缠着南音一块出去买东西,回来时,浑身带伤,南音也不见了。

    灵云探测到南音的踪迹,追过去时,南音已经被喂了**散,只有中州王室才有解药的迷药,灵云有心想救人,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先回来报信。

    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挑衅过了,这种感觉不坏,他不介意会会这位新王。

    “那你想怎么找?”温茶比较好奇这个,他既没带羽族大哥,也没带灵族,就凭一个人,想救人什么的,也太困难了吧?

    少年冷冷的看她一眼,对她的说辞颇为不满,她这是看不起他吗?

    “不是不是,”她急忙摆手,一脚把自己踢散的人,她哪敢看不起啊,“我是觉得你一个人忙不过来。”

    忙不过来?还从来没人敢说过他忙不过来。

    没见过世面的灵体,智商都这么捉急吗?

    温茶:“……”

    少年漂亮的眼睛往她身上一扫,薄唇微动:“非夜。”

    “什么?”

    “名字。”

    “哦哦,”温茶赶紧回过神来,看着他的目光登时就亮了,“你的名字也很好听。”

    非夜见惯了这种惊艳的眼神,眼睛都没眨一下。

    “那你现在是要去王宫吗?”

    “嗯。”

    温茶凑上前讨好的说:“我以前在王宫待过,很清楚那里的地势,你想去哪里,我可以给你带路。”

    非夜静静地看了她一眼,食指在空中一点,马车里瞬间出现了一只发光的小虫,那虫子长得很小,光是从腹部发出的,带着点点的琥珀色,扇动着透明的小翅膀,围着非夜转了一圈,便顺着马车的窗户,轻灵的飞了出去。

    显然是探路去了。

    “这是,这是萤火虫?”温茶目瞪口呆的看着非夜,卧槽!这神秘坊主居然还有召唤萤火虫的本事?

    非夜:“雕虫小技。”

    温茶:“……”哪儿学的雕虫小技,她也想学!

    非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