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7章 腐草为萤(八)
    ,精彩无弹窗免费!

    马车行驶到王宫附近时停了下来。

    非夜掀开窗帘正要出去,忽又折身而返,问温茶住在哪儿。

    温茶伸手指了一处不远的院子,非夜二话不说,揪起她的衣领,拉着她飞出了马车,径直攀上最近的屋顶,朝那个方向而去。

    他脚步很快,落在屋顶上几乎没有声音,三两下就走了很远。

    “你为什么要问我住哪儿?你是要送我回家吗?”温茶瞪着眼睛望着他的侧脸,不觉得他会突然这么好心。

    非夜抓着她的手指一紧,“闭嘴。”

    温茶闭着嘴,用眼睛去瞄那只抓着自己的手,他的手非常漂亮,是那种白皙干净,柔软精致的漂亮,如果不清楚他是男人,温茶都以为他是女生了。

    毕竟这种手长得比女生还好看的,堪称变态啊。

    这个人出生应该很矜贵,而且她闻不到他身上的特殊气息,这种特殊气息是异族独有的,例如魅族身上的魅香,鲛族的声音,水妖的妖冶,都可以通过观察得到结果,但非夜很特别。

    他看起来跟其他几个人不一样。

    温茶觉得有些好奇,好奇就要开启话唠模式。

    “昨天晚上听其他姐姐说你是坊主,坊主是很厉害的人吗?”

    非夜额角一抽:“厉不厉害关你什么事?”

    “好奇嘛,”温茶嬉笑一声,又问道:“其他几个姐姐都是异族,那你也是异族吗?”

    非夜懒得搭理这个无聊的问题,直接从一个屋顶,跳到了另一个屋顶,比风还快的速度,差点让温茶被吹的变形。

    温茶忍着奔溃的身体,继续叽叽歪歪:“你是什么异族?为什么要留在坊里,你的其他族人也长的这么好看吗?”

    “还有萤火虫,雕虫小技,你能教教我吗?我真的真的很想学!”

    “闭嘴!”非夜忍不可忍的呵斥住她,“我现在不想说话,不要惹我。”

    “哦。”温茶乖乖的点点头,手指慢慢攀上他的手背,“可是,我想说话呀。”

    冰冷的温度触及到手背时,非夜差点把温茶扔出去摔死。

    “不要动!”他难得动怒,直接把温茶脖子扭断,分开了提手上。

    温茶腰一扭,化作一团灵气从他手里消散,落在半空中复合,笑眯眯的看他,眼神无辜又纯良,“我还是小孩子呢,你就不能温柔点吗?这么暴力做什么?”

    小孩子?非夜上前扯住她的衣领,对她的说法嗤之以鼻。

    九州人类女子,到十五六岁就可成亲,像温茶这样充满戾气,杀人无数的姑娘,哪有孩子样了?说出来,也不怕被笑掉大牙。

    “在你们异族面前我当然是孩子呀。”温茶眨眨眼睛,十分想当然的说:“你们异族,哪一个拎出来都比我大几轮,就是那个羽族姐姐,也比我大好多岁,我在你们面前当然是孩子啦。”

    非夜:“……”

    “还有那个鲛族姐姐,听说她有几百岁了,可我才十几岁,比不上她一个零头,你不觉得我太小了吗?”

    “闭嘴!”非夜简直听不下去,南音几百岁了,他比南音还大,岂不是成老男人了?

    “我又没说错。”

    “再说我就把你的嘴封住!”

    “我……”温茶别别嘴,没再继续刺激他了,住嘴就住嘴吧。

    非夜头疼的不行,也不想跟她在这儿讨论岁数,拖住她直接跳到了锦藜的院子里。

    此时已经是丑时,锦藜屋里的灯竟然还亮着。

    温茶有些惊讶,毕竟她出门时,锦藜已经睡下了,现在是怎么回事?

    两人径直走到窗前,只见锦藜正端坐在桌前,桃枝在给她研墨,边研墨边劝她去休息。

    锦藜却不依,“今儿不知怎的,姐姐没到梦里来,我睡不踏实。”

    锦藜接过毛笔,寥寥数笔,就在纸上勾勒出一个熟悉的轮廓,不是锦茶又是谁?

    桃枝见状,不免心有戚戚,“大小姐都走了一年了,您怎么就过不去这个坎儿呢?”

    锦藜笑了笑,苍白的眉眼在烛光下难得明媚,“我这十余年最粘的便是长姐,儿时父亲忙于政务,无力管我,只有长姐岁岁年年的陪着我,她是最疼我的,什么苦什么委屈都没教我受过,她在时,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不怕。”

    说到这儿,锦藜扬眉笑了起来,眸子里终于有了属于这个年纪的朝气,但这抹朝气转瞬即逝。

    “出征前夜,她还说定会回来,看着我成亲生子,守着我一辈子,可是她食言了。”

    眼泪从锦藜的眼睛夺眶而出,滴落在画上女子的衣襟,病弱的少女几度哽咽:“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她已经不在了。”

    不在是什么意思。

    不在,是死亡,是永远的失去,是再也回不到过去。

    人们常常说的死别,就像是用一把钝刀剜去心头肉一般绝望。

    这样的痛,是一辈子的,永远抹不去。

    “我若不念着她,这世上就没人再念着她了。”

    功勋、王权都被他人掠夺,她也被束缚在这苍蝇都飞不进来的牢笼里,除了记着这一切,她还有什么用处?她简直无用至极!

    “小姐……”桃枝哭的泪如雨下,跪在地上扯住她的裙摆,“您若是想,奴婢明日就去求王上,求他开恩,让您去王陵祭拜。”

    “不必了。”她那个二叔绝无这样的好心,他巴不得她早点去死。

    “可是……”

    “没有可是——”锦藜的手指扣在桌侧,发力之狠,几乎要将指甲掰裂,“以后不要去求他。”

    她的声音寂静又冰冷:“他那样的人,可不会心慈手软。”

    桃枝抽泣着没有答话,锦藜却放下了手中的笔,“收拾吧,我乏了。”

    她闭上眼睛,疲倦而阴郁的靠在椅背上,眉间带着抚之不去的哀伤。

    桃枝收拾掉完桌子后,屋里暗下来,站在窗边的温茶握紧了自己的手指,转头就朝玉簪里飞去。

    她不是想看到姐姐吗?今夜就给她一场好梦吧。

    非夜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不是要跟我夜闯王宫吗?”

    温茶抬头看了看天气,摇摇头,“现在不去了。”她要陪妹妹。

    非夜冷哼一声:“骗子。”

    “我不是骗子,”温茶急得想咬他,说道:“我是阴灵之体,不是纯粹的灵体,只有夜间可出来,不能离开寄体太久。”

    寻常的灵体,是由山川灵气修炼而成,想去哪去哪,可死人生出的灵体却不行。

    “怕什么?”非夜冷冷道:“鸡鸣便送你回来。”

    “可是你不是有萤火虫带路,不想带我的吗?”

    非夜不自在的别过头,“现在想了。”

    温茶仔细一琢磨,这是笔好买卖啊,虽然不知道这大爷为什么突然松口了,但这明显是自己占便宜。她心里瞬间有了决策。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但我有什么好处呢?我这个人可不做白工的。”

    非夜:“!”什么都不会的灵体还想要报酬?想得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