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9章 腐草为萤(二十)
    ,精彩小说免费!

    少女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非常清晰,犹如一记重拳砸向少年心间。

    非夜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清冷淡漠的眉目间划过一丝晦涩,他薄唇轻启,极为冷淡道:“我的做派,只和交易有关,与你无关。”

    好嘛,还不承认了,温茶撇撇嘴,“你要带走我藏身的簪子,又说这只是交易,你信吗?”

    非夜的目光落在她抱着自己的手上,“放开。”

    “不放。”温茶死死束缚着他,“你把簪子还给我,我就放开你。”

    非夜闻言,冷笑一声,“不还。”

    “不还你就别走。”温茶收紧了手上的力道,真想把他给勒死,“不问自取,口是心非,你这样我不喜欢。”

    这句话惹恼了非夜,“不喜欢就不喜欢,你以为我稀罕吗?”

    “哦,”温茶点点头,“你不稀罕,那就把簪子还回来,中州国库里其他东西随你挑。”

    非夜就不,扒开她的手就往院子外面走。

    “喂!”温茶气的追过去,大喊道:“你这样有意思吗?你要是想要簪子,有很多簪子给你,不一定非要这一支。”

    “我就要这一支。”非夜此刻固执的紧。

    “唯独这支不行。”温茶比他还固执,“如果知道你当时要这个,我是不会跟你做交易的。”

    非夜登时就被气笑了,转过身来,目光冰冷的盯住她,“你后悔了?”

    温茶动也不动的跟他对视着,“我是觉得你这样很无聊,你不喜欢我,还要拿走我的藏身之所,这样非常无趣你知道吗?我是不可能跟着你一起走的,我有自己的事要做,你也有你自己的事,既然交易结束了,为什么不能好好结束呢?”

    “这难道不算好好结束?”非夜反驳她,“我没有要别的,就这小小的一件事物,你为什么不答应?”

    这还算小事物?

    温茶绝倒:“你别再开玩笑了好吗?”

    “我没有开玩笑。”非夜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很认真。”

    温茶才不相信他说的话,心里咒骂了他几百遍,说道:“那你是喜欢我?”

    “不喜欢。”

    “不喜欢你要带走我的簪子?”

    “……”

    “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执着于小事物,你这样很讨厌知不知道?”

    非夜:“……”

    “这样吧,你把簪子还给我,我让我妹妹给你打一个一模一样的送给你,交易就结束好不好?”

    非夜手指一紧,精致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纹:“不好。”

    温茶拿他没办法,“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干什么?”

    早知道这么烦,她才不找他呢。

    非夜抿着唇不说话。

    温茶从树上跳到他身边,苦口婆心道:“仙乐坊应该马上要离开中州了吧?你要是不想耽搁,就把东西还给我,以后你们再来中州,我们还是朋友。”

    “谁要跟你做朋友?”非夜对她万分嫌弃。

    “说吧,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温茶有些没耐心了。

    “我不知道。”非夜从袖子里取出簪子摸了一下,还是没有还给她,说道:“我觉得你特别讨厌。”

    温茶朝天翻个白眼:“我还觉得你讨厌呢!”

    “你更讨厌!”非夜瞪向她,冷冷的说:“我就没见过比你还讨厌的人!”

    “那你还最讨厌呢!”温茶气的指着他臭骂,“你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除了欺负我威胁我,还能做些什么?”

    这句话让非夜的面色瞬间冷下来,如果说之前的冷,是面无表情,那现在可以说是万里冰封了。

    方圆十里,别说人,连只蚊子都不敢出来作妖。

    温茶被冻的瑟瑟发抖,还不忘挑衅他,“呵!你这种人,还有其他欺负人的法子吗?没有了吧?”

    非夜眼睛一暗,让他原本就昳丽的眉眼,染上了一层赤红,看起来像是暗夜鬼魅,瞧着特别诡异。

    温茶看了一眼,就被吓得连忙后退,“怎么,你拿了我的东西,还想打我是吧?”

    非夜捏紧手指,并没有打她,而是一拳打在了她身后的琼花树上,把长了十几年的花树打成了两截。

    屋里的锦藜听见声音跑出来,看到倒下去的树木,眼睛顿时红了起来。

    这是她儿时和长姐一起种下的,好不容易长这么大,现在竟然……

    锦藜的眼泪让温茶有些难受,她面色不善的看向非夜,“过分了啊……”

    非夜收回拳头,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这回温茶没有拦他,只觉得头疼不已。

    锦藜抱着树哭的停不下来,温茶在一旁陪着她,直到后半夜才进入了她的梦境。

    她给她织了一个小时候的梦,叫她不要伤心,明天再种一棵树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锦藜起床后,让人收拾完院子,在之前的位置,重新种了棵幼树。

    过往已逝,一切都将迎来新生。

    温茶勉强撑着身体,藏在屋里休息,但是没有寄身之所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好不容易撑过了白天,夜里她就出去找非夜,找了大半夜才在郊外的小河边找到了人。

    此时正值盛夏,一只只萤光闪动的萤火虫成群结队的在河边的草丛里飞舞,宛若一条流动于人间的星河,格外美丽。

    非夜就站在萤火里,伸出手让萤火虫栖息在自己的衣物上,面色冰冷漠然,瞧着没有半点人气。

    传说萤火虫是腐草变成的,它们的一生极为短暂,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在化茧,只有短短的几夜是在燃烧自己,它们在夜里发出光芒时,不是为了传达温暖,而是想在极为短暂的一生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配偶。

    雌虫和雄虫在一起只有一夜,第二天一早,雄虫就会被雌虫吞进肚子,成为孩子的养料。

    这种飞虫看似美丽,实则非常无情。

    然而,所有有星星的晚上,都属于它们。

    在腐草中醒来,在最幸福的时刻死去。

    温茶不知道非夜为什么喜欢这种虫子,不过她喜欢这种梦幻里的景致,即便是冰冷的,也美好到让人觉得温暖。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到来,非夜很快从萤火虫里走了出来。

    面色臭臭的说:“你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