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 腐草为萤(二一)
    ,精彩小说免费!

    他面色虽臭,不过眼睛却很明亮,是那种凉凉的琥珀色,比萤火还要好看。

    温茶吞咽下要簪子的话,决定先讨好讨好他,“有点想你,所以就来了。”

    “呵!”非夜冷笑着看向她,明显不相信这种说辞。

    温茶无奈,“我现在很累,想回簪子里休息。”

    非夜手指一动,那簪子便被他握进了手心里,他没说话,不过眼神却柔和了几分,似乎在催促她过去。

    温茶化作一道流光附身进簪子里,非夜二话不说,就将簪子放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温茶驱使着簪子在他袖子里跳了跳,“你把我送回王宫去。”

    非夜不搭理她,抬脚朝草丛里停着的马车走去。

    那是仙乐坊的马车,他们早就该离开中州了。

    “喂!”温茶从簪子里飘出来,说道:“你现在要是离开王城,就最好把簪子送回去。”

    非夜伸手提溜住她的衣领,把她往马车里一扔,“我是不会送回去的,你要是不愿意,就自己回去。”

    这句话惹毛温茶了,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回去就回去!”她面色冷下来,看向非夜的目光也有些冷,“你不把东西还回去也行,把我身体里的蛊虫取出来。”

    非夜面色微变,手指紧握起来。

    “你答应过我的,”见他面露不愿,温茶没好气的说:“你不会出尔反尔吧。”

    非夜没吭声,捏住她的手,用指尖轻轻划破她的手腕,从袖口里取出一些药粉撒在了她的手腕上,片刻间,几只莹蓝色的飞虫便从她手腕爬了出来,在半空中飞了一圈,落在非夜的衣服上,化作点点流光,消失不见。

    温茶轻轻松了口气,抽回自己的手,二话不说就往马车外面飘。

    她现在也不抱希望从非夜那儿取回簪子了,要了他也不会给,还不如重新找个寄身之所。

    非夜掀开窗帘,看着她的背影,面色阴冷的几乎要捏碎玉簪。

    “坊主,”外面出来一道小小的声音,“我看您还是把簪子还回去吧……”

    非夜没说话,灵云急得不行,“您又不喜欢她,拿她这样重要的东西做什么?还不如还给她,重新寻个其他宝贝,看她的样子,她也是愿意的。”

    “住口!”非夜冷声打断她的话,“我的事,与你无关。”

    “坊主——”灵云幽幽叹了口气,“您这样别说中州大小姐,就是换做任何一个女子都受不了,你要是不喜欢她还好,若是喜欢她,那以后可如何是好?”

    用人家的身家性命来做威胁,谁接受的了啊?换做是她,早把人削死了好吗?

    非夜面色晦暗的摩挲着簪子,良久后,把簪子从窗口扔了出去,“拿回去还她。”

    灵云急忙捡起簪子转身就走,非夜又叫住她,“你问她,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啊?”非夜苦着一张脸转过身,不大乐意的说:“这事儿,我问不出口,您还是自己去问吧。”

    “还回来,”非夜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我自己去。”

    “好好好。”灵云简直如蒙大赦,又把簪子还给他,“大小姐看起来人挺好的,您要是喜欢她,就不要再惹她生气了。”

    “我不喜欢她。”非夜打断她的话,面色很不好看。

    “好吧,”灵云看了一眼他依旧维持着的少年身,没有质疑他的话。

    坊主要是喜欢上一个人,绝不可能还保持着雌雄莫辨的少年模样,他们一族,喜欢上谁,嘴巴可以说谎,但身体绝对不会。

    是典型的口嫌体正直。

    可看他对温茶的样子,灵云又觉得很不对劲,既然不喜欢人家,拿人家那种东西做什么?脑子抽了吗?

    回到院子里,温茶爬上一棵桃花树,对着月亮唉声叹气,心里把非夜骂了八百遍。

    要是再找不到附身的东西,她就要被耗死了好吗?她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遇上非夜这么个恶魔,真是亏大发了。

    躺了一会儿,她又跑到井里带着,井中阴气重,待着好像要舒服点。

    待了一会儿,外面鸡就开始打鸣,温茶没办法,只得趁太阳还没出来,迅速回了锦藜的房间。

    锦藜近日睡得迟,睡得也比较沉,温茶缩在她身边,看着她白的几近透明的脸,有些担心她的身体。

    她的任务是让锦藜不要造下太多杀孽,快快乐乐的活着,现在的锦藜大仇得报,却并没有多开心,温茶私心里认为,她还需要一个王夫,等锦藜登基之后,生几个孩儿,后继有人,人生就应该圆满了。

    可配得上锦藜的男人太少了,温茶回想着见过面的男人,只找出来一个罗啸。

    罗啸今年二十有七,之前是原主父亲最器重的将领,现在又是锦藜的保护伞,锦藜信任他,对他又心存感激,温茶觉得可行。

    但是该怎么撮合呢?要是锦藜不喜欢他,该怎么办?还有罗啸,能接受一个女王为妻吗?最重要的是两人一个在外打仗,一个在内掌管政事,聚少离多的,真的好吗?

    温茶觉得头疼,特别头疼。

    头疼着头疼着,外面的天就快亮了。

    温茶只能缩在屋子里一直见不到阳光的位置藏起来。

    非夜走进院子,从窗户里跳进屋,一下就找到了她,伸手就直接把她塞进了袖子里,转身朝屋外走去。

    温茶扒拉着他的袖子,对他反复无常的行为表示嘲讽,“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是已经走了吗?现在又回来做什么?你就不能消停点吗?”

    换做平时,非夜早和她掐起来,但现在非夜不知怎么的,特别沉默,他身体似乎有些不适,面色恹恹的,走到院子一棵梧桐树下,还差点晕厥过去。

    “喂!”温茶被吓了一跳,急忙问道:“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难……受……”非夜扶住树干,面色苍白如纸,竟像是大限将至。

    温茶被吓得哇哇大叫,“喂!你可别死啊,你这样我该怎么办?你死前能把簪子先还给我吗?”

    非夜没想到她还想着这个,脚一软,撞在树干上,彻底昏了过去。

    卧槽!

    温茶只好伸手去摸他的手腕,他皮肤烫的吓人,就跟煮沸了的水一样,差点把温茶烫化了。

    她从袖子深处扒拉出簪子附身进去,祈祷着仙乐坊的成员赶紧发现这个病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