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2章 腐草为萤(二三)
    ,精彩小说免费!

    数了不知道多久,温茶累的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久,久到温茶醒过来,都记不清时间了。

    非夜的身体却开始慢慢变化,他之前是少年模样,五官虽精致,却带着些许稚气,瞧着很无害,若不是身上的气势太过凛冽,温茶都想把他当美少年供着。

    但现在,非夜的五官更加的深刻起来,眼角欣长,鼻梁高挺,薄薄的唇角褪去了少年的温润,更加的薄凉起来,还有他鸦羽般漆黑的头发,竟然隐隐泛着深蓝色的光芒,看着无比诡异。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非夜修长的手指长出了尖锐的指甲,指尖冷光浮动,难掩锋利,他的耳朵变尖,双腿化作了一条带着蓝绿色的鱼尾,鱼尾优美纤长,说是鱼尾,更像是蛟尾,身侧带鳍,浑身鳞光,颜色妖冶而昳丽,看起来漂亮,实则却充满戾气。

    温茶用手撑着下巴,观察他的五官,越看越觉得他长得好看。

    鲛尾好看,脸也好看,就是醒着的样子太可恶了。

    这一看又不知道过去多久,等温茶醒了睡,睡了醒,反复几次之后,冰海里的蚕都不知道孵化过多少次了。

    每一次它们的子子孙孙都从温茶面前大摇大摆的经过,却不敢碰非夜分毫,似乎非常忌惮他。

    温茶想起在中州水牢时,老鲛族叫非夜“大人”时的场景,似乎对他非常尊敬,莫非这鲛族少年还是个大人物不成?

    随着时间的流逝,海水冷了又暖,暖了又冷。

    非夜停止变化时候,冰蚕又开始交配了,无数的,密密麻麻的卵产在冰洞的石壁上,一团接着一团,看的温茶都要头皮都要炸了。

    几个昼夜过去,躺在地上的鲛族,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还是琥珀色,恰似人间萤火,清冷又瑰丽,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美丽三分,但温茶已经无力欣赏,她快无聊到爆了。

    非夜一眼看到她,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深邃精致的五官上出现了一丝裂纹。

    “冰海?”

    “对,”温茶有气无力的拖住他的手,催促道:“你起来,赶紧带我出去。”

    非夜握住她的手,瞥了一眼自己的鲛尾,对发生了什么,已经有了底,他面色晦涩看向温茶,“你一直在这守着我?”

    “我不是自愿的。”温茶急忙否认,还让他看自己的手,苦逼的说,“要不是你那个成员把我拴在这儿,我早就跑了。”

    非夜:“……”

    “你知道你在这儿睡了多久吗?”温茶恨恨的抱怨,“这里的冰蚕都生了好几窝了,可你就是不醒。”

    “……”

    “你知道我有多无聊吗?我除了数这些虫蛹,哪都去不了,你简直害死我了。”

    非夜从地上站起来,看了一眼灵云绑在她手上的灵气,嘴角动了动,面无表情的说:“我为什么在这儿还不是拜你所赐,你不陪着我,想去哪儿?”

    “怪我?”温茶第一个不愿意,“明明就是你连累了我好不好?你还想倒打一耙,没门!”

    非夜抽抽嘴角,懒得再跟她进行这个无聊的话题。

    他走到另一个冰洞里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已经化了人身,还是纯白色的长袍,不过却没有闪动的萤光,看起来正常多了。

    温茶走过去,让他把灵云的灵气除了。

    非夜没搭理她,抓着她的手就往水上游。

    两人游到海上礁石上停下时,还碰到了两个在礁石上玩耍的鲛族,是进入青年期的鲛族,一男一女,很好分辨,容貌精致美丽,很是般配。

    看到非夜,两人都有些惊讶,在感觉到非夜身上的鲛族气息时,面色严肃起来,冲非夜低头行了个礼,识趣的退了下去。

    温茶心里又有些惊奇,戳着非夜的手问他,“你是混血,为什么他们还对你恭恭敬敬的?”

    纯血应该排斥混血才对啊?

    非夜这次到没有不耐烦,解释道:“海上仙山,盛行修道,鲛族虽珍贵,对修士来说却不足为奇,我母亲是仙山蛊族,自然备受尊敬。”

    温茶虽然听的云里雾里,不过大致还是搞得懂,总之就是有个好妈。

    “那你父亲呢?”母亲都那么厉害了,父亲也不会差吧?

    非夜盯了她一眼,“你的问题很无聊。”

    “好奇嘛。”温茶摇摇他的胳膊,“我看那些鲛族应该不太了解修士,但他们都有些怕你,应该是血脉威压的结果,你父亲不会是海国皇族吧?”

    “你今天话很多。”非夜没有回答她的话,提起她的衣领,直接朝中州方向游去。

    温茶被他提的变形,拍着他的手背,抗议道:“都陪你在海里呆了那么久,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你难道不该陪我?”非夜反驳道,脸色很奇怪。

    温茶又想说关她什么事,看到他臭脸,又说不出口。

    她呐呐的撇过头,“你连自己什么时候进入青年期都不知道,别想甩锅给我。”

    非夜犹豫了一下,换了个动作,把她提到胳膊下面夹着走。

    温茶不高兴了,浪漫的方法有很多,比如背背上,公主抱,这些都超有爱的好吗?

    提着夹着什么的,都是找不到老婆的做法啊。

    被一路夹到中州什么的,温茶简直要吐血,心里一万个否定这个鲛族直男。

    回程的四天,温茶都不太搭理非夜,觉得鲛族转换性别那一套,根本不适合她和非夜。

    哪有这样糟践喜欢的人的?

    她拒绝这个男盆友。

    非夜很容易就接受了自己的青年时期,他在少年时期停留了几百年,早就该到青年时期了,奈何这几百年里,他都未曾遇到过喜欢的人,也就一直停滞了下来,现在对一个人族,还是一个阴灵动心,虽然不在他的计划之中,却也没有让他太抗拒。

    喜欢就是喜欢,虽然他很不想承认自己喜欢这么蠢的家伙,但好歹是自己看上的,再蠢,也得认了。

    沉默了许久,非夜把目光放在了温茶身上,难得缓和了语气:“你……”

    “我什么?”温茶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别废话,赶紧把我送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