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 腐草为萤(二五)
    ,精彩小说免费!

    翌日清晨,锦藜醒过来后,对着窗外的花树怔了许久,唤来罗啸,让他在攻破城门时,善待灵州百姓。

    夺取灵州已是势在必行,她无法收手,也不想收手,唯有少造杀孽,尽量为父亲和长姐积福。

    之后的数年,锦藜不仅收服了灵州,也收服了柳州和庸州,可伏尸百万,血流成河的场景却没有出现。

    她要报仇,她也要民心。

    她想做至高无上,人人景仰的女王,这样方能对得起死去的亲人,可她也怕满手鲜血让父亲和姐姐不喜,他们都是那样干净的人。

    她开始学着收敛自己。

    大仇得报后,锦藜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造福百姓身上,开始大肆改善民生,颁布了一系列以民为主的律法,固本安邦,修生养息,让大部分百姓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九州因中州的带领也正式进入鼎盛时期。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在锦藜身边待的三天,温茶把所有想说的话,都通过梦境传达给了锦藜。

    无非就是劝她日行一善,相信人间处处有真情,还有一定要生几个可爱的小宝宝。

    锦藜对梦境的反应非常好,不仅缓和了对灵州百姓的态度,还打算听姐姐的话,找个王夫,势必要趁年轻,生下中州的继承人。

    可纵观中州上下,配得上她的男人屈指可数。

    已经出战的罗啸被温茶一脚踢出了考虑范围,这种胸怀大爱的男人,还是算了吧,要找就找个贤内助。

    这么一找,还真找出了一个。

    是朝中大臣的嫡子,不是个太聪明的人,但为人温和,样貌英俊,性子善良,像是画本里描绘的书生一般,在中州名声很好。

    锦藜既然都做了女王,王宫里自然也就不需要太聪明的人。

    温茶偷偷潜进那人屋里观察了一下真人,发现没有什么槽点后,给锦藜托了梦。

    锦藜召了那人过来看,印象的确不错,知道那人还没有心爱之人后,就接进了宫里。

    她这一生,都只会有这么一个人,是不是爱情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人能带给她舒适感。

    非夜跑到王宫询问温茶决定时,温茶正躺在琉璃瓦上看星星,夏夜的星星是四季中最好看的,星星点点,洒亮四野。

    “走还是留?”非夜站在她身边,就四个字,声音冷冷淡淡,好听又嚣张。

    温茶想说留,估计他也不能把锦藜怎么样,他不是个没理智的人。

    但她迟疑了,她不想把所有时间都放在锦藜身上,锦藜有自己要做的事,她也有,比如说非夜的脸,生来就适合她。

    有些人天生适合另一个人,即使换了时空,换了记忆。

    “如果我要留呢?”温茶挑了挑眉,还是不想让他轻易如愿。

    非夜轻飘飘看了她一眼,说:“那我只好动手了。”

    说完,他作势跳下屋顶,准备去把锦藜咔嚓了。

    温茶冷眼看着他,没有阻止。

    非夜走到半路停下来,倨傲的说:“再给你一次机会。”

    温茶“呵”了一声,讽刺他:“你不是挺想杀人的吗?”

    非夜望着她,沉默片刻后,冷漠的说:“我只是想知道我和她谁更重要。”

    所以一开始,并不是走或留的问题,他又不是不愿意和她一起留下来,他只是不甘心自己不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人。

    即使那个人是她妹妹,他也不乐意。

    凭什么?他有时间就会想不开,他为了她都进入了青年期,她凭什么还把一个早就没关系的人放在心里挂在嘴边?

    “这不公平。”

    “这有什么不公平的?”温茶怒不可遏的瞪他,“锦藜是我妹妹,是亲人,你和她不一样,没有可比性。”

    “可是你已经跟她没关系了,”非夜面无表情的说:“她是活人,你是阴灵,从你死了那一刻起,你们的关系就该断了。”

    人死如灯灭,就是这个道理。

    温茶:“这是你们异族的说法,我们这边不兴这一套。”

    “那你想陪她多久?”非夜掩盖住眸子里的戾气,隐忍的问。

    温茶沉吟了片刻,“再过一段时间。”

    非夜手指紧握起来了,对锦藜更加不满,“她现在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根本就不需要你陪。”

    温茶也知道自己这样特别不好,但她没办法,只好说:“她情绪不稳定,我想再陪她呆一个月。”

    非夜转过身来,目光灼灼的盯住她,“半个月。”

    “一个月。”

    “七天。”

    温茶:“……”

    温茶:“就再多给我一个月,我还有很多事没跟她说清楚。”

    “最多半个月。”非夜根本不听她的理由,“你要嫌多,那就七天。”

    “好吧好吧。”温茶举白旗投降,“那就半个月,一天都不能少。”

    非夜吝啬的回了她一个“嗯”字。

    “还有,你要派人在这儿保护她的安全,绝对不能让她被害。”

    “可以。”

    “最后,我们每年都要回来看她一次,你要不答应我就不跟你一起走。”

    “啰嗦。”非夜冷冰冰的扫了她一眼,对她没完没了的说辞表示厌烦。

    温茶动也不动的跟他对视着,“你答不答应?”

    非夜能不答应吗?

    他很想说不,但看到她的眼睛,他还是心软了。

    都是在能接受范围之内的条件,就当是给她的一点自由。

    答应了这个,以后她休想再有其他条件。

    “答不答应?”温茶不厌其烦的问他。

    “答应。”非夜没好气的回话。

    温茶高兴的从屋顶上坐起来,看着他深邃的五官,露出了微笑,“谢谢你。”

    “哼,”非夜别别扭扭的应了一声,说:“离开中州以后,你要保证听我的话,知道吗?”

    温茶又想吐槽他直男,大男子主义,但她忍住了,“行,你是坊主,听你的。”

    非夜满意的点点头,又说:“仙乐坊不可能每年都在九州流转,以后我若是厌烦了,会到仙山居住,到时候你跟我在一起,不许嫌无趣。”

    还要去仙山?

    温茶眼睛一亮,“可以见到修士吗?”

    非夜点点下巴。

    “那可以啊,”温茶略微兴奋,“到时候你记得带我四处玩就行了。”

    四处玩?想到仙山里的景致,非夜答应下来,山里虽清静,可比九州好看多了。

    温茶得寸进尺道:“仙山离海国很近,你能顺便带我去海国看看吗?”

    想起她当时在南海的说辞,非夜眉头一动,“你对海国似乎很感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