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腐草为萤(二六)
    ,精彩小说免费!

    “好奇嘛。”温茶眨眨眼,“话本里描述的海国很绚丽,不止有鲛族还有许许多多漂亮的建筑和风景,如果能去看一眼,也算不枉此生。”

    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爱好。

    非夜记起自己让灵云查过她的生前事,她战死以前,最大的爱好好像就是到处走,否则也想不到用羽族文提醒锦藜传递消息,再者更不会来找他进行交易。

    “可以。”这样一想,他心里放松许多,“你想去的地方,我都可以带你去,只要你待在我身边。”

    “好。”温茶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

    “跳下来。”非夜站在屋下张开双臂,“你该休息了。”

    温茶撇了撇嘴,从屋顶上轻飘飘的跳进他怀里。

    非夜抱住她的腰,十分自然的捏了一下她肉嘟嘟的脸,手感虽然有些凉,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好心情。

    终于,是他的了。

    他心里一动,克制住矜持,低头在小姑娘的鼻子上亲了亲。

    自从进入青年期,他的个子比以往高了许多,浑身上下渲染着淡淡的矜冷,眉眼柔和下来时,宛若冰霜开霁,暖风微醺,让人有他很温柔的错觉。

    但温茶很清楚,这只是一刹那的幻觉,等他抬起头,又是一张讨债脸。

    真是够讨厌的。

    克制的亲了她鼻子一下,非夜云淡风轻的把她踹进怀里,带到了河边休息,此时夏夜微凉,河边芦苇里,萤火虫雀跃舞动,景致一如既往的美丽。

    温茶睡不着,和他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看星星。

    夏天的星河是神秘而绚烂的,里面藏着星宿,藏着广袤和江海,像是凝固的海水,又像一幅闪烁的古画,没有人知道它的尽处在哪里,却令众生心之所向。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唯有拂过河岸的清风,捎来待宵草的香氛,有些好闻,又有些安静。

    温茶躺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开口说话。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萤火虫呢?”

    非夜偏头扫她一眼,反问:“你为什么喜欢那个病秧子?”

    温茶搞不清这两个问题有什么关联,想也不想的回答,“因为她是我妹妹啊。”不喜欢她喜欢谁?

    非夜冷哼一声,“那我为什么不能喜欢萤火虫?”

    温茶:“……”

    “等你什么时候不喜欢那个病秧子,我就不再喜欢这些虫子。”

    温茶囧:不喜欢锦藜还要等最少四五十年,太久了。

    “我们下个地方要去哪里啊?”温茶把前一个问题丢到爪哇国,继续问道。

    非夜悄悄伸手握住她软绵绵的手指,淡淡的问:“你想去哪儿?”

    “不知道诶,”温茶拿不定主意,“我们不能去灵州,那儿正在打仗,柳州庸州你们又都去过了。”

    看她肉乎乎的样子,非夜也不指望她能说出什么好建议,言简意赅道:“那就去阿蛮山。”

    阿蛮山?

    温茶眼睛登时一亮,反握住他的手,兴奋的问道:“你说的阿蛮山,就是灵族的故乡?听说那里最接近羽族的天空之城,早上能听到极乐鸟的歌声,黄昏时伸手就能碰到云端,是那个地方吗?”

    看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非夜嫌弃的瞪住她,冷冷道:“乡巴佬。”

    乡巴佬?乡、巴、佬?!

    这是一个男盆友应该说的话吗?

    他怎么不去死!

    温茶翻个身,张嘴就想把他给咬死,这个死直男,就别想从他嘴里听到什么好话,除了一张脸,真特么没一个优点。

    温茶一口咬在非夜的脖子上,用了老大力,却连个伤口也没咬出来,磨得青年鲛族面红耳赤,满目晦暗。

    自从上过一次当之后,温茶就再不敢咬出血了,就怕咬到一嘴虫子。

    非夜推开她的脑袋,反身把她压在草地上,呼吸间流落几缕喘息,“你想干什么?”

    温茶很想回答一个“你”字,但她不敢。

    她要是说出来,这个死要面子的鲛族估计得把她砍死吧。

    “还能干什么,”她眼珠子转了转,一本正经道:“你说了让我生气的话,我调教你呗。”

    非夜耳朵红的几近滴血:“你怎么……你简直……简直不要脸……”

    温茶看他满脸红晕,又有些愤懑的模样,心想,更不要脸的还有呢。

    想到这,她撅起嘴,吻住了他的薄唇。

    非夜身体一僵,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子。

    她怎么敢?这种事难道不是男人来做吗?

    他觉得亲鼻子已经够出格,没想到她比他更出格,这个女色鬼。

    温茶亲他就一个感觉,那就是温暖,像是有什么气体从他身上飘出来,涌进她的身体里,这种温暖让她痴迷,近乎没理智的去追逐他的温度。

    非夜被她杂乱无章的亲法弄得气息不稳,反应过来时,心里生出一股晦涩的欲念,本能的用手掐住她的脖颈,抢夺回主动权,和她像是比赛一样,用力交换着温度。

    吻了不知道多久,温茶回过神来,就跟吃饱喝足了一样,开始伸手拍打他的肩膀,让他离开自己。

    非夜不肯,她吸了他的阳气,自己爽够了就想丢开他,没门!

    他又吸又亲,把小姑娘亲的脑袋都蒙了,才勉强给了她片刻喘息的时间。

    这时,温茶一向没什么色彩的脸上,多了几分健康的红晕,她低喘着,总算理解女鬼为什么总喜欢找男人了。

    这种跟吸了大料后,飘飘欲仙的感觉,太舒服了。

    非夜沿着她的嘴角继续往下咀吻,手指死死的握住她的肩膀,沿着脖子锁骨来来回回好几次后,才按着她的脑袋,紧紧把她抱在了怀里。

    温茶伸手打他他也不介意,心里还生出一股说不出的得意。

    就算是女鬼,也别想逃脱他的手掌心。

    两人在河边磨磨唧唧,磨蹭到快鸡鸣,非夜才把温茶带回了锦藜的院子里。

    他没有放温茶回去,而是带着她藏身在院子里的桃花树上浅眠,等到晚上才会给两人梦中说话的机会。

    温茶知道他不喜欢锦藜,每次托梦时,都会尽可能把想传达的消息都传达给锦藜。

    她希望锦藜能做一个有野心,但也有良心的女王。

    这听起来简单,实行起来却非常有难度。

    她只能一点点将她潜移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