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腐草为萤(二七)
    ,精彩小说免费!

    半个月时间一晃而过。

    最后一夜,温茶在锦藜的梦里待的时间有些长,她跟锦藜说自己要离开一阵子,明年的这时候会回来看她,希望她能够好好的经营国家,好好的经营自己的生活。

    锦藜表现得非常不舍,但她知道,在梦境里看到姐姐,已经是上苍对她最大的恩赐,如果她再贪心,最后的结果只会得不偿失。

    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锦藜对自己说,每年还能在梦里见一面,她已经很满足了。

    姐姐是那么热爱自由的人,不应当永远锁在她的梦境里,如果有可能,她希望姐姐能将生前未做过的事都做一次,完成自己的心愿,再接她离开。

    她知道,她们之间还有好多好多的时间。

    温茶从锦藜的梦境里退出来,看到了在院子里等自己的非夜。

    他面色淡淡的站在已经长大的琼花树下,此时正值夏天,几朵纯白色的花静静地盛开在他身后,将原本就不似人间的他,点缀成了一幅遥远的画。

    温茶急急跑了过去,几步之远,他张开手臂,把她抱进了怀里。

    “走吧,”温茶踮起脚尖,凑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们去阿蛮山。”

    非夜闻言,将她拦腰抱起来,转身跳上屋顶,朝河边走去。

    仙乐坊的马车停在河边大半年,早就该启程了。

    一阵夜风拂过窗棂,躺在床上的少女若有所感的睁开眼睛,望着窗外的空无一人的景致,面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怎么了?”身边人感觉到她的气息,睡眼惺忪的替她提了提被褥,将她轻轻搂在怀里,语带关怀的问道:“又做噩梦了?”

    “没有,”锦藜望着男子温柔的面容,摇了摇头,低声道:“是场好梦。”

    王夫笑了笑,说:“又梦见姐姐了?”

    锦藜答了声“是”,王夫虽然有些呷醋,不过心里却更心疼她,“你若想姐姐了,明日一早,我们就去皇陵看她。”

    “嗯。”锦藜靠在他怀里,静静地瞌上了眼睛。

    温茶和非夜抵达河边时,仙乐坊的成员都已经在等着他们了,看到温茶,其余人都不吃惊,甚至还对温茶露出了热切的笑容。

    坊主当了几百年的少年郎,现在好不容易进入青年时期,能不让他们高兴吗?

    尤其是同为鲛族的南音,还朝温茶隐晦的眨眨眼睛,竖起了大拇指。

    能拿下这么一尊大神,小姑娘真是有几把刷子啊。

    非夜把仙乐坊成员简单介绍了一遍,无视了一干美人对温茶好奇至极的画面,带着温茶走进了他的马车。

    “走吧。”

    驾车的羽族护卫从善如流的将车朝着东方驱使过去。

    装着五个美人的马车内,魅魅、白羽和水碧对温茶不是那么熟悉,正在询问温茶是怎么追到坊主的。

    “追?”南音被这个字逗笑了,“人家根本连追都没追好吗?”

    “啊?”魅魅大失所望,不敢置信道:“难道是坊主追的她?不可能啊,坊主那么冷情的一个人,哪会追姑娘啊。”

    “你这就无知了,”南音啧啧感叹道:“他要是不喜欢人家,会为了人家进入青年期?”

    “可那姑娘也没什么特别啊,”魅魅有点不甘心,“早知道坊主要求这么低,我当时就再多勾搭他几次了。”要知道,她的容貌可是五人中最艳丽的,几乎没人能躲过她的魅惑,但只有坊主那个不识情趣的,不止拒绝了她,还折断了她的双手,让她养了大半年才养回来,真是……

    “我看你还是省省吧,”水碧鄙夷的瞥了她一眼,冷笑道:“坊主也是我们能肖想的?当初念你年少无知,坊主给了你一次机会,你要是再作死,那可不是折断两只手这么简单了。”

    魅魅吓得缩了缩脖子,似乎还能体会到双手被折断的痛苦,她瞪了水碧一眼,又有些不服气,“你把我当什么了?坊主现在既然已经有了心爱的人,我当然不会再找过去。”

    “你自己知道就好。”白羽低头喝了一口雾顶晨露,说道:“鲛族一生千年,千年只爱一人,即便是死了伴侣,也不可能再有第二个爱人,这是他们一族的痴性,谁也改不得。”

    魅魅臊红了脸,“这个我当然知道,用不着你提醒。”

    倒是南音笑了起来,“说的的确不错,我们要是能像人类那样见异思迁,族中也就没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南音的表情有些复杂,她轻轻拂过手腕上的刀痕,目光幽暗。

    其余几人想起她的境遇,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一时沉寂下来。

    许久,南音才放下手,笑道:“不管如何说,坊主现在找到了知心人,也算一件大好事。”

    气氛活跃过来,几个姑娘又叽叽喳喳说起了其他事。

    坐在马车里的非夜抱着自己的小姑娘,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马车在路上行驶了大半个月,终于到了阿蛮山。

    那是一座藏匿在云端里的仙山,烟雾笼罩,奇花遍开,青葱绿野,绵延无际,各式各样的灵兽奔走期间,极为美丽。

    一进入阿蛮山,原本老老实实的异族瞬间就跟脱了缰绳的野马一样,朝着四下窜出去。

    鲛族和水妖落入山涧,灵族去往山颠,魅族跑向林间,成群结队的羽族,则张开比鸿鹄还要优美的翅膀,飞往云端之上的天空城。

    据说那里,是羽族的故乡。

    非夜没有跟他们一起走,他驾着马车,如履平地的抵达了半山腰,才带着温茶停下来,漫步走到密林深处的一池寒潭。

    说是寒潭,但水温却并不凄冷,在四季如春的山间,这水微凉而不冽,很适合鲛族养息。

    潭边长着接连不断的青碧色薄荷,开着白色的小花,使得蚊虫不敢接近。

    非夜没有进入寒潭,拉着温茶进入了潭边的山洞,里面被收拾的干净又舒适,四处铺满了花藤,各色各样的花点缀其中,开的绚烂鲜活,像是专门为她打点的。

    非夜拉着她在一处花床边坐下来,“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屋子,你有什么不喜欢的,我再调整。”

    温茶瞪大眼睛,指着山洞,惊讶的问道:“这些都是你亲手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