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7章 腐草为萤(完)
    ,精彩小说免费!

    非夜不太想在她面前承认这些都是自己的杰作,别扭的撇过头不吭声。

    温茶拉着他的手哈哈一笑,“我知道是你收拾的,我很喜欢,谢谢你。”

    非夜冷哼一声:“现在倒学会和我道谢了。”

    温茶知道他是觉得自己见外,也不生气,松开他的手,蹦哒到花床上摸摸这摸摸那,心情可好了。

    非夜看着她笑容明媚的模样,伸手撑住下巴,目光淡淡的锁住她。

    这么开心,也不枉他之前送族人回去后,马不停蹄的赶过来收拾。

    温茶玩了会花床,就求着非夜带自己去看极乐鸟。

    据说看到过极乐鸟的人,一生都会很顺遂,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非夜换了身干净衣服,带着她去山上到处转,温茶性子跳脱,看到只兔子都会叫着让非夜去看,非夜冷眼看着她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样子,真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她什么。

    又不淑女,又不温柔的,长相都还没他自己好看,真是找不出半点长处。

    自己是不是眼瞎?

    温茶可不管他怎么想,一遇到什么好看的花,漂亮的鸟雀,就会迅速丢开他的胳膊追过去,几秒钟就跑没影了。

    非夜扶额,对她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表示愤恨,最后选择单方面冷战。

    好几次把自己气的内伤,温茶都没发现他在生气。

    直到他忍不住发飙,温茶才“哦”一声,意识到自己玩的太浪,不小心把男盆友给忽视了。

    但她选择倒打一耙,“每次和你一起出去,你都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没感觉呢。”

    “你还敢说我,我是看你太过乐不思蜀!”

    温茶缩缩脖子,弱弱的说:“我又没做什么坏事,就是觉得好玩,就这你也不高兴呀?”

    非夜当然不高兴了,他自以为的二人世界,竟然被花花草草给耽搁了,能高兴的起来吗?

    “好吧好吧,”温茶妥协道:“你要去哪儿?想做什么,我跟着你行了吧?”

    非夜皱起眉,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儿,只能冷冷的看着她不说话。

    “你看你,不知道想去哪儿,还不让我自己玩儿,你说说这过不过分?”

    非夜沉默片刻,说:“这些地方我都去过了,毫无趣味。”

    “可我没去过呀,”温茶嬉皮笑脸的说道:“你带我去你去过的地方玩呗,你自己去,和带我一起去,感觉肯定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温茶挽住他的胳膊,扬起下巴,说道:“当然不一样了,你想想,以后你老了回忆起来,带我去过你去过的地方,多浪漫啊。”

    非夜身体一僵,“我是不会老的。”

    温茶再接再厉,“我知道你们鲛族永远都这么好看,但年龄总会上去的嘛?外表再年轻,心理年龄也不小啊,我们还没去过那么多地方,你就依我嘛。”

    非夜看她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型,很想说“不依”,但温茶没给他拒绝的机会,踮起脚尖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仰着笑脸,可怜巴巴的说:“求你了。”

    非夜垂眸瞥她一眼,目光有些默然,再一次意识到,这个人就是来克他的。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他也只说出三个字,“你真烦。”

    温茶“噗嗤”一声笑出来,“你不烦,你带我一起玩好不好?”

    非夜撇过头,没表态,手指却扣住了她的腰,把她带到了山颠,让她低头能俯视着山峦雾气,仰面可见云端之上的天空城。

    温茶嚷着要去天空城看看,非夜瞪了她一眼,最后还是把她带上了天空城。

    一路上温茶不停的发出赞叹,见到什么都能夸奖一番,活脱脱一刘姥姥。

    非夜走在她身后,真不想说是跟她一块的。

    参观完羽族的天空城,温茶算是大饱眼福,缠着非夜带她去看极乐鸟。

    极乐鸟是生活在阿蛮山密林深处的鸟雀,身体极小,歌声却十分动听,只有非常幸运的人,才能找到它们的老巢。

    灵云是阿蛮山中,山川灵气孕育出来的灵族,堪比阿蛮山上的山神,自然能驱使山上的鸟雀,但寻常人想要找到,却是登天之难。

    但温茶不担心,她有一个万能男朋友。

    非夜从来就没让她失望过。

    找到极乐鸟时,是在一个阳光明媚,露水微凉的清晨,成群结队的鸟雀从一棵树精身上飞出来,绕着山野唱出一支又一支动听的曲子,声音婉转柔和,恰似仙乐,能洗去身上的杂念,令人心之神往。

    非夜拉着她的手,静静地站在她身旁,看着她身上越来越浅的戾气,目光幽深而晦暗。

    仙乐坊在阿蛮山停留了大概四个月的时间,便打道去了最近的永州,传闻那里是九州最美丽的国家,四季如春,花开不败,被世人称为花都。

    仙乐坊的成员照例在永州的王城表演一场,又继续前行,这一路走来,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城市,等停下来时,又是一个夏天。

    非夜带温茶回了中州。

    这一年,锦藜有了身孕。

    温茶和她在梦中见了一面,已经为人母的少女已经没了当初的尖锐,她平和了许多,面上也多了幸福的神色。

    温茶和非夜商量要在中州陪她一段时间,非夜虽然有些闹脾气,最后还是臭着脸答应了。

    锦藜是在冬天生下孩子的,是个健康的男孩儿,白白嫩嫩,很是讨喜。

    王夫极有耐心的抱着他轻哄,眼睛里是满满的喜悦。

    温茶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非夜,要是他喜欢的是个鲛族,现在估计也有自己的孩子了吧。

    非夜没看出她的心事,在锦藜脱离危险后,就带着她去了海外仙山。

    他并不喜欢孩子。

    甚至觉得孩子是累赘,如果能和喜欢的人,只拥有彼此,还要什么孩子呢?

    海外仙山的生活非常悠闲,温茶每天除了吃喝玩乐,没有一点烦恼事。

    非夜把仙乐坊坊主的位置给了灵云。

    他想停下来,和温茶一起过自己的日子。

    灵云表示理解,毕竟,锦藜的寿命不会太长,温茶身上的戾气每天都在减弱,等到锦藜死去的那天,就是温茶执念消散的那天。

    纯粹干净的灵魂是无法停留在世间的,坊主比谁都明白这个事实。

    但他还是孤注一掷的将所有喜欢都压在了这一个人的身上。

    被他喜欢,何其有幸。

    时间过得很快,快到温茶甚至记不起究竟过了多久。

    只有每年回中州,看到锦藜的孩子,她才意识到,孩子在慢慢长大,锦藜在慢慢变老。

    锦藜渐渐褪去了少女的模样,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大人,她眼角有了皱纹,眉间有了过去没有的喜怒哀乐。

    时间是善待她的,它没有夺去她的赤城,反而让她越发热爱生命。

    温茶慢慢开始不进入她的梦境,梦境虽好,可却会勾起锦藜不好的回忆,与其这样,倒不如让她继续这样幸福下去。

    等到锦藜将王位传给自己的孩子,渐渐老的走不动路时,温茶重新回到了她身边。

    当初的那个院子,已经破败不堪,但锦藜依然住在里面,她睡在儿时的屋子,院里种着一棵华盖罩顶,盛开着纯白色花朵的琼花树,此时正值花期,花儿大片大片的盛放着,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温茶进入她的梦境,和她像儿时那样细细的说话,锦藜说了好多话,询问着这些年她都去了哪里,她心境平和,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少女时期的哀戚,经过这么多年的时光,早已不复存在。

    温茶跟她说自己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还有非夜。

    锦藜边听边点头,目光柔和而温暖。

    最后,温茶轻轻的伸手拥抱住了她,看着她布满皱纹的脸,心里恍惚而释然。

    锦藜在那年冬天走了。

    是笑着走的。

    走时,中州已经成了九州境内最繁华的国度。

    王夫选择了殉情,在锦藜瞌上眼睛没过片刻,就饮鸩而去。

    他这一生,都在为锦藜而活,锦藜是他的一切,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新王把他们合葬在皇陵,那天下了很大的雪,雪花落在墓碑前,淹没了一路途径的风景。

    温茶伸手接过一片雪花,那雪花穿过她的指尖,落入一片尘埃里。

    她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变白,变轻盈。

    就好像有什么束缚住自己的东西,在消失不见。

    非夜拉着她的手回到院子里,死死的抱住她,一向平静的脸上有一丝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哀伤。

    还是到了这个时候。

    他抱着温茶,坐在雪花满天的屋顶,心里有些难受,又有些放松。

    “我该走了。”

    沉默许久,温茶还是开口了。

    她是滞留在人间的阴灵,为执念而活,现在锦藜一死,原主的执念也将消失,她要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

    那个地方没有九州,没有异族,也没有非夜。

    就像他说过的往生。

    人都是要往生的,能停留在这里的,不是干净的灵魂,是怨灵。

    她不能变成邪恶的怨灵。

    “我知道,”他的声音难得平静,心里甚至还有种解脱的感觉。

    这些年他一直都害怕她会一声不吭的离开他,现在有告别的结局,已经是他最好的结局。

    但他还是难受至极。

    他看着她几十年如一日的脸,手指几乎要陷进她的肉里。

    不舍和不甘几乎要淹没他的所有。

    他有千年的生命,现在只是过了一半,他却要失去自己最爱的人。

    他不愿意,身上的每个地方都在抗议,可他没办法,就像所有失去爱人的男人一样。

    他才终于感受到母亲失去父亲的难过。

    那是种要撕裂灵魂的痛楚,从胸腔蔓延到四肢,连骨头都是痛的。

    他捧起温茶的脸,抓住她越来越透明的身体,一口咬在了她的嘴上。

    “想不想在冬天看到萤火?”

    温茶忍着不适,眨着眼睛笑了,“你要让我看啊?”

    “嗯。”

    温茶没想到他还会给自己准备这样的送别惊喜,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不用,”雪花纷纷扬扬的落在他身上,这是个没有月亮的冬夜,周遭寂静,只有他的声音清晰温柔,“拉着我的手。”

    温茶用透明的手指握住他的掌心,听他在耳边轻声说:“闭上眼睛,我们一起往下跳。”

    温茶乖乖的闭上眼睛,感觉到他在自己眉心亲了一口后,露出了一丝微笑,和他一起跳了下去。

    空气里忽然响起扇动翅膀的声音,温茶睁开眼,看到了毕生难忘的场景。

    身穿莹白色长袍的男子拥抱着她,眉眼指尖却化作一只只飞舞萤火虫,散落在满天风雪里。

    萤火之光恍若烟花,乍然点亮她的眼睛。

    “非夜!”她不敢置信的抱住他,却抱住了成千上万的萤火虫。

    男子的身体、衣服,都化作了蓝色的萤火,消散在她的世界里。

    “不要!”温茶上前一步,想要抓住他,却抓住了冷冷的空气。

    无数只萤火虫围绕着她翩翩飞舞,像雪夜里燃起的灯火,燃烧着自己的生命。

    “原谅我,”空气里响起男人淡淡的声音,“这一次,我要先离开你,你知道的,这是你欠我的。”

    温茶鼻子一酸,眼泪簌簌掉下来,“你这算什么,你是要报复我吗?你这个混蛋!”

    可是她再也听不到回音了。

    那个能活一千年的鲛族,已经化作了萤火,永远的消失了。

    他给了她一夜的奇迹,让她在最美丽的时候,此后,再也忘不掉他。

    传说,萤火虫是由腐草变成的。

    在季夏三月时,自草根处落入人间,只有短短十几日的寿命,当它们挥动着翅膀临月而舞时,不是为了照亮人间,而是在向心上人告白,想让最爱的人的找到自己。

    当那个人找到自己时,他们只有一夜的美好,萤火也会在清晨化作虚无。

    萤火虫的爱是冰冷的,它们决绝而短暂,一生只有一次,可死亡却从未远离过他们。

    就像是这场冬夜的盛世流光,盛放在与盛夏相反的雪夜,也会在即将到来的清晨荡然无存。

    这就是萤火虫的美,也是它的毒。

    “坊主是鲛族,但他却是个毒人,毒人是什么你知道么?”

    一道白色的身影落在温茶身边,看着漫天萤火,轻声说:“毒人的身体里全都是虫子,就连衣服头发也不能避免,是虫子给了他生命。”

    当那些虫子消失的时候,就是他死亡的时候。

    所以他才会说,当她不再喜欢锦藜,他就不再喜欢这些萤火虫。

    从那刻起,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决断。

    他要比她先死,还要死在最美丽的时候。

    “坊主是鲛族和蛊族结合生下来的孩子,他的存在本就是不合理的,因而他一出生,便先天不足,为了让他活着,他的母亲把他炼成了毒人,靠蛊虫延续他的生命。”

    “但这种延续非常脆弱,不仅不能让他变作鲛族,还让他无法拥有伴侣,一旦拥有伴侣,他就会化作鲛族,鲛族的体质会破坏他身体里的平衡,等到身体里的蛊虫失衡,他就会死去。”

    “就像现在这样。”灵云看着围绕在温茶身边萤火虫,眼神有些恍惚。

    他们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明明坊主还可以多活许多年,但他却要用这种方法,结束自己的生命。

    温茶伸手接住几只萤火虫,面色有些阴郁。

    “他这是在报复我。”

    灵云轻笑一声,“他一向锱铢必较,你既然让他喜欢上了你,就要接受他的一切。”

    “不管是生也好,还是死也好,他都没有辜负你。”

    没有辜负就怪了,这明显就是在打击报复。

    灵云摇了摇头,没再说话,没过一会儿,便化作一道白雾消失不见。

    温茶坐在屋顶,看了一夜的萤火虫。

    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她的发梢眉眼,又穿过她的身体,落在了屋顶上。

    她明明是灵体,却觉得浑身发冷。

    只是这一次,再也没人为她打伞,温温柔柔的抱着她了。

    她有些难过,却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难过的。

    她在心里把非夜骂了几百遍,最后死尸一样躺在了屋顶上。

    系统问她要不要回现实世界。

    她拒绝了。

    她要看完这整场萤火,直到它们都燃尽光芒。

    这是独属于她的。

    第二天清晨,大雪初霁,几个扫雪的宫人发现了院子里燃烧过后的灰烬,那些灰烟厚厚的铺了一层,掩盖住了纯白色的雪,萧瑟又黯淡。

    宫人们有些奇怪,其中一个道:“听昨天起夜的宫女说,昨晚这院子有些蹊跷,屋里到处冒蓝光,像是在闹鬼。”

    “啊?”其余几个宫人吓得瑟瑟发抖,“不会是女王回门吧?”

    “不可能。”为首的宫人摇摇头,“这还不是头七呢。”

    “那这是——”

    “别想了,快扫雪吧,这院子以后少来就是。”

    扫帚一过,雪色掩盖住了灰烬,谁也不知道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一场只许一人的萤火,也终于消散于世间。

    谁也不知道,有个鲛族爱上过阴灵,他为她死在了旧夜,那一场鹅毛大雪里。

    而院子里的萤火虫,没有一只有伴侣。

    它们都爱着一个早已经死去多年的人。

    唯有那棵琼花树,见证了所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