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现实世界(一一三)
    ,精彩小说免费!

    一场戏拍下来,温茶是最累的。

    之前因颜值产生的好感,瞬间消失殆尽。

    她宁愿面对个演技好的丑男,也不想看到凤梧那张脸。

    当然最生气的莫过于陈霜。

    看着自己女朋友被其他男人觊觎,放在谁身上都不会好过。

    张子乔一喊停,他就走过去,把温茶拎了下来,凤梧摸摸鼻子,打算追过去,被胡稽拦了下来。

    “适可而止吧。”

    凤梧眯起眼睛看向胡稽,“你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故意卡戏?”

    “不是吗?”胡稽又不是什么笨蛋,“一见钟情这种戏你都能演,一个学长的简单戏份你不会?你能骗得了导演,骗不了我们。”

    凤梧轻笑一声,也懒得跟他做戏了,“我就是卡戏又怎么样?你还想找茬不成?”

    “我只是提醒你,”胡稽冷冷的盯住他,“现在不是过去,过去的你有所倚仗,我们不能把你怎么样,现在可就不一定了。”

    凤梧眼眸一勾,也不怕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沾了陈霜的光,就想来动我了?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你可以试试。”胡稽挑衅一笑。

    看着他不似以前怯懦,凤梧愤怒之下难掩惊讶,没想到胡稽真敢和自己打一场。

    他掀起眼睛,“你打不过我的。”

    胡稽挑挑眉:“我不是过去的我,你也不是过去的你,结局怎么样,谁知道呢。”

    凤梧见状,嗤之以鼻,“你就算一直不停止修炼,但天赋终究比不上我,天赋这种东西,可是天生的,想要和我打一场,可要小心你的小命了。”

    说罢,凤梧伸了个懒腰,继续坐在椅子上休息。

    胡稽耸耸肩,信步朝温茶走过去。

    温茶抱着冰镇绿豆汤,朝面色不渝的陈霜眨了眨眼睛,“生气了?”

    陈霜撇过头,没说话。

    温茶抱怨道:“明明是你把他放进来的,他连累了我,我没生你的气,你还先生我的气了,什么道理?”

    陈霜手指一紧,没说出自己放凤梧进来的原因。

    “小姐姐,”胡稽凑过来给自己倒了一碗绿豆汤,“刚才那个演员演技真是太不好了,要不让导演把他换了吧?”

    温茶瞄向张子乔,张子乔暗自叹了口气,也想把凤梧给换了,奈何合同都签了,还只有三场戏,与其现在换演员,还不如继续用着,反正学长的戏份少,人设也讨喜。

    “算了吧,”纪初晨看出他的为难,站起身朝凤梧走过去,“我去给他说说戏。”

    “行。”温茶做了个双手合十的动作,“麻烦你了。”

    纪初晨过去以后,不知道说了什么,凤梧仰着好看的脸,点了点头,接下来的戏份,果然好拍了许多。

    凤梧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很快就把戏份过了。

    温茶暗自松了口气,正要下去准备第二场戏,凤梧叫住她,笑眯眯的跟上来,“刚才是我连累你了,对不起啊,你没有生气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这么好看的人,温茶摇了摇头。

    “那真是太好了,”凤梧笑容绚烂的拉住她的手,“我这个人比较笨,也是第一次演戏,希望你以后多多包容。”

    温茶别扭的抽回自己的手,笑道:“当然,我也是这样过来的,你加油。”

    “好。”

    温茶点点头,转身朝陈霜走过去,凤梧牛皮糖一样的黏上来,“我能和你们坐在一起吗?”

    “嗯?”

    凤梧可怜巴巴的说:“我现在是一个人,没有助理也不认识其他人,最熟悉的人就是你了,我想离你近点,能说上话。”

    “那个……”温茶有些为难,他们那一块的都不咋喜欢凤梧,她要把人带过去,陈霜得疯吧。

    “那个,还是不要了吧。”

    凤梧的眼睛顿时灰暗下去,“真的不可以吗?”

    陈霜目光阴冷的看着他对着温茶使用苦肉计,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纹。

    “我们之前的约定,看来你都忘了。”陈霜信步走到温茶身边,直接打断了两人之间的交流,看向凤梧的眼神锋锐如冰,“既然你不遵守约定,那只能让你的家人来带走你了。”

    说罢,陈霜不顾凤梧瞬间难看起来的脸色,牵着温茶的手就往外走。

    “站住!”凤梧急声叫住他,“你这个卑鄙小人,除了用那些人来威胁我,你还有其他办法吗?”

    陈霜头也没回的回答他:“办法怎样无所谓,管用就行。”

    凤梧顿时赤红了眼睛,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目光里的毒辣,别说温茶,就连其他人都感觉到了。

    尤其是离得近的张子乔,甚至怀疑自己签了个神经病回来。

    “这是最后一次。”陈霜侧目看向他,“胆敢再犯,我会亲自把你送回去。”

    凤梧身为天之骄子,何时受过这样的威胁,他握紧拳头,一拳就朝陈霜砸过去。

    那一拳看似普通,实则来势汹汹,吓得片场里,胆小的女生纷纷尖叫起来,以为见到了修罗场。

    陈霜接住他的拳头,顺势一折,力道之大,竟是要折断凤梧的手。

    凤梧自然不会让他如愿,手一反剪,成爪状,抓向陈霜的咽喉,结果却被陈霜一脚踢了出去。

    凤梧翻身落地,单膝竟是跪在了地上,看向陈霜的目光里,瞬间带上了杀意,“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陈霜居高临下的盯着他,最见不得他这种自以为是的模样,“你要是再惹我,就不是送你回去这么简单了。”

    凤梧忍着怒气从地上爬起来,一双凤目中,赤红如血,显然已经记仇。

    胡稽赶紧上来拦住他,笑着说:“今天你的戏份结束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他眨眨眼睛,提醒凤梧,这不是他该闹事的地方。

    凤梧握紧拳头,死死的盯了陈霜一眼,“这个仇,我记下了。”

    说完这句话,他浑身阴鸷的转身离开。

    胡稽看着他的背影,转头朝温茶笑了笑,“小姐姐没被吓着吧?”

    温茶摇摇头,“还好。”

    “那我们先回去吧。”胡稽走到她身边,笑着解释道:“刚才那个人,脑子有问题,我们不用跟他计较。”

    温茶想起凤梧刚才的状态,可不就是一蛇精病么?

    人不可貌相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