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校草多娇(十)
    “累不累啊?”

    温茶用毛巾遮住男生的脸,轻声问。

    江景摇了摇头,“还好。”

    温茶拖着他到场边休息,边儿上的队友嬉笑着看他们,其中一个笑到:“比赛结束之后,一会儿还有个庆功宴,要一起吗?”

    江景看了一眼温茶。

    温茶扬眉:“请我?”

    她眼眸清亮,黑白分明,偏头的模样带着几分少女的明媚和骄横。

    江景伸手揉了一下她的脑袋,“好。”

    几人收拾好东西,正要离开。

    不远处的刘子书走了过来。

    他面带微笑,从容不迫的开口:“江景,晚上一起喝酒?”

    气氛一滞。

    医学系的队友霎时反应过来,纷纷冲上前,一点颓色也无,一点也不觉得败给计算机系有什么难受的。

    毕竟计算机系的篮球是全校公认打的最好的,输了也没什么可叹。

    更何况,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是啊是啊,一起呗?顺带交流交流经验,指不定下一次你们就要甘拜下风了!”

    七八个男生起哄着。

    江景没有犹豫,点了点头,看着刘子书,面不改色:“好。”

    一行人哄哄闹闹的往外走。

    换了衣服,选好地方之后,温茶和江景走到了最后。

    两人手牵着手,沿着沿途开满九月菊的街道,那里散落着夕阳淡淡的痕迹,影子会被拉的有些长,交织在一起。

    “一会儿不许和他说话。”江景沉默了许久,警告似的说。

    温茶哭笑不得的点点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江景思索着,似乎在分辨她话语中的真实性。

    片刻才握紧了她的手。

    声音极低的说了声:“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你……”

    温茶没听清:“你说什么?”

    他摇摇头,“没什么。”

    包厢是刘子书订的,进去之后有些闹,男生们你来我往的喝酒侃大山,气氛很活跃。

    尤其是在江景把她以女朋友的形式介绍出去,吵嚷着喝酒的人不在少数。

    江景自然不会让她碰酒,一个人挡着,听着吉利的祝福,来者不拒。

    温茶看了一会儿,站起身来以茶代酒,其余人才消停下来。

    江景浑身酒气的坐在她身边,眼神倦懒的靠在她身上,目光没有焦距,真是喝醉了般。

    温茶给他叫了一杯柠檬水,给他喝了半杯还不见好,就起身决定带酒鬼回学校。

    男生们这下倒是大度了,嬉笑着让他们离开。

    温茶扶着江景在椅子上靠着,拿着钱包去前台结了账,才回包厢带江景离开。

    一直目光郁郁,面色阴沉的刘子书见她回来,即刻坐在了江景边上,“我和你一起送他回去。”

    温茶顿了一下眼看自己搬不动江景,也不推脱,“好啊。”

    刘子书终是笑了一下,笑容冲散了眉宇间的戾气,和她一起扶着江景往外走。

    江景整个人仿若都昏睡过去,懒懒的把脑袋靠在温茶身上,双手环住温茶的腰肢,毫不犹豫的挥开刘子书的手,酒气冲天的道:“滚!”

    温茶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尴尬的笑了一下:“看样子是真的喝醉了。”

    刘子书不在意的罢罢手:“没事。”

    说着还是和温茶一起把江景弄了出去。

    温茶伸手在酒店门口拦了辆车,把江景弄进去,转过身和刘子书挥挥手,“我们先走了。”

    刘子书走上前两步,抓住她的胳膊,“等一下!”

    温茶回眸看他:“怎么了?”

    灯火阑珊下的少女,眼眸透彻而晶莹。

    他心口一滞,有什么东西呼之而出,却只能定定的看着她,眼神深得像是一团雾。

    温茶垂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所有神思,而后抬起眼眸,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到底怎么了?”

    刘子书无法遏制的一把抓住她的手,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口痰,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眼底满满的惊艳。

    他的手十分冰冷,像是匍匐在肌肤上的毒蛇,一想到他的手曾经挖出过无数双眼睛,沾染了无数鲜血,温茶顿时几欲作呕。

    她毫不犹豫的抽出手,面若冰霜:“刘同学,如果没什么事,就快回去吧。”

    刘子书根本不给她离开的机会,一把将她从车上拖下来,狠狠抱在怀里:“温茶,和我在一起吧!”

    温茶吓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地下了。

    但是她不表现出来,她伸手推开他,“刘同学,你也喝醉了。”

    “我没喝醉。”刘子书用最大的力气桎梏着她,“我一口酒也没喝。”

    温茶:“……”话题有点进行不下去。

    “那你先放开我。”她说。

    “我不放。”刘子书根本不给她挣扎的机会,狠狠地关上车门,瞥了一眼看好戏的司机,将温茶拖到路边上,语无伦次的说道:“是我先喜欢你的,你应该喜欢我才对!”

    温茶:“刘同学,就算你没喝多,你也应该神智不太清醒了,你先放开我,一切好说。”

    “你休想!”刘子书眼睛红成了一团血,直勾勾的盯着怀里日思夜想的少女,咬牙切齿道:“我喜欢你!我从未有过这么喜欢的东西!你休想让我放弃!”

    温茶:“……”

    “是我先发现你的!”刘子书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窝上,神经质般的说:“你听,你听到了吗?我的心为你而跳动!”

    温茶:“刘同学,我觉得你应该先冷静一下。”尤其是她男朋友还在她身后的时候,他们这样真的好吗?

    刘子书闻言恨恨的瞪了一眼车窗内的江景,“你和他分手!你马上和他分手!和我在一起!”

    “刘同学,你这样我真的很难做啊。”温茶不动声色的屈起膝盖,眼睛落在刘子书的咽喉,“再问你一次,放不放开?”

    “不放!”

    下一刻,温茶的膝盖狠狠地踢了出去,刘子书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手立刻放开温茶,下意识捂住裆部以下的位置,痛的直跳脚,眼睛和鼻子皱在一起,哪里还有半点温文尔雅的气质!

    温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冰冷,语气却是调皮的:“是刘同学自己不乖的呢,可不能怪我哦。”

    她转身就要离开。

    刘子书在她身后忍着疼痛,幽幽开口:“他哪点比我好?你就这么非他不可?”

    温茶停下脚步,“我也不知道他哪点好,大概就是太喜欢他了吧。”

    她说的轻巧,情深意重。

    刘子书却讥讽的嗤笑一声:“你喜欢他?我在你眼里,没有看见半点对他的喜欢,不过都是爱慕虚荣的贱人!”

    温茶手指轻轻蜷缩起来,脸上颜色不变,回眸看他:“刘同学可不要乱说话,我男朋友可是会生气的呢。”

    刘子书浑然不觉,求而不得的怨怒让他口不择言,冷笑道:“既然他有的我都有,他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我甚至能给你更多,为什么不考虑考虑我?”

    连伪装都不要了呢。

    温茶唇角微微泛冷,心里的厌恶到达极致。

    她转身,一步一步的走向刘子书,“刘同学就这么有信心?”

    眼看她走近,刘子书自以为她是被自己话语中的利诱所吸引,脸上闪过预料之中的轻蔑:“不过都是水性杨花的货色!”

    她面不改色,直到走到他面前,弯下腰,她凑到他耳边,眼底是不加掩饰的冰冷,“你的嘴巴可真脏!”

    “……”

    “既然都是水性杨花的货色,我这个货色就是想要一个不能给我一切的男人,也不要你这个让我恶心的想吐的伪君子!”

    说罢,她出其不意的一脚踢出去,一击即中的踢中他的心口,将他狠狠地踢到在地!

    “记住,水性杨花的人可不是好惹的!尤其是你这种人面兽心的东西,见一次,打一次!”

    说罢,她转过身,没有再看他一眼,拉开车门,扬长而去。

    刘子书摔了个正着,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反应过来是,红霓似火中,哪里还有温茶的身影。

    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心口,那颗心丝毫没有因为温茶的狠绝而平复,甚至跳动的更加凌乱。

    马甲已经沾上尘埃,他的心里只剩下势在必得的欲念!

    “没有喜欢也可以在一起吗?既然他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温茶……”

    你逃不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