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校草多娇(十一)
    温茶关上车门之后,面不改色的让司机开车。

    司机本想八卦一下事情的起因,对上温茶凉凉的目光,即刻收敛了八卦的心理,将刘子书甩到了看不见的地方。

    温茶靠在位置上轻轻的松了口气。

    转头看向江景,阴暗的灯光下,男神的眼睛竟是睁开的!

    温茶:“……”

    此刻,男神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一向淡淡的狐狸眼中,默然的结了一层寒霜。

    温茶心头一凛:“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江景眼睛眨了一下,眼神蓦地迷糊了,似乎在思考她的问题,但是过量的酒精让他维持不住清醒,偏头栽在了温茶怀里。

    轻声嘟囔着:“头疼……”

    温茶一把接住他,给他调了个位置,让他睡得舒坦,心里却是百转千回。

    江景,之前,到底……有没有听见她和刘子书说的话?

    车到了校门口,温茶龇着牙扶着江景往下走,男神看起来瘦瘦的,为什么这么重?

    司机眼见他们下车之后,笑了一声说道:“小姑娘,你和这位小哥挺合适的。”

    言外之意无非就是说,不要和刚才那位人渣纠缠了。

    温茶:“……”明明就没关系啊,说的跟有什么罅隙似得,好气哦!

    司机走了之后,温茶拖着江景慢腾腾的往寝室走,江景喝的很醉,酒气一阵一阵的喷在她的脖子上,混合着沿途淡淡的花香,让人微醺。

    温茶手脚并用好容易把他送到了寝室楼下,从他包里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叫人来把他弄走,一直醉醺醺的某人忽然将手从她脖颈上移开,跟没事儿人站起来,站在她身边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温茶放在他裤兜里的手顿时就僵住了,做贼心虚的抽出来,讪讪的笑了一下:“那个,你醒了?”

    江景扫了一眼她的手,薄薄的唇角动了一下:“我没喝醉。”

    瞬间感觉被雷劈了!

    温茶:“那个,既然你没有喝醉,为什么……”

    为毛要压迫我这样的弱女子啊?!

    江景眼神浅浅,眸深如雾的看着她,“我头有点疼。”

    “哦。”

    所以看着她把他搬上搬下汗流浃背的样子很有意思吗?

    忽然有点心塞。

    “那个,既然你酒已经醒了,我就先走了。”

    她干巴巴的笑了笑,转头就要溜。

    江景没有阻止她,目光就像黏腻的糖汁粘在她背上。

    在她没走出几步之后,他终于轻轻开口说话了:“你之前和刘子书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果然是听见了是吗?

    温茶顿脚,转过身,面上连敷衍的笑容都做不出来。

    当面对峙,男神真的很大丈夫。

    她硬着头皮:“你都听见了?”

    “嗯。”

    “那就是真的。”

    她难得一本正经,“你没有听错。”

    江景的目光在她脸上一寸一寸的镌刻着,想要找出一丝漏洞,但他终究,什么也没有找到。

    这证明,她没有说谎。

    这个认知,让他整个都僵了,胸腔里某个地方,像是被怪物噬咬,撕裂般难受。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受不了,没法忍受。

    “你,不喜欢我?”他轻描淡写的问,手指在身侧要抓出伤痕来,固执又决然。

    温茶却仿佛松了口气。

    到底是到了这一步。

    “抱歉。”她笑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我之前一直觉得很喜欢你。”

    “……”

    “可是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发现自己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喜欢你,你也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

    “所以,就可以不喜欢了吗?”

    他冷着眼睛,眼底爬上泠泠血色,脱去了平日的高冷,竟像是夜里的妖魔阴鸷。

    “抱歉。”

    温茶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嘴角的笑容淡去,“希望你可以谅解。”

    说的倒是轻松。

    江景闭上眼睛,嘴角抿的很紧,似乎隐忍着什么。

    温茶心里发虚,知道现在自己这么做不厚道。

    但是她没有别的办法。

    江景似乎连看她一眼都懒得。

    眼睑低垂,周身散发着一股子凛冽的恐怖气息。

    男神活这么大,大概第一次这么丢人吧。

    他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整个人呈现着难以言喻的安静,有什么东西蓦然改变了。

    温茶不敢走,她站在离他有些距离的地方,偷偷打量着他,想要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江景脸上面无表情。

    良久,就在温茶以为他们俩会这样站到天亮时分,江景终是说了句话。

    “真的不喜欢?”

    他掀起漂亮的眼眸,眼睛里第一次涌现出无数的冷漠和审视。

    温茶被这一眼看的胆战心惊,缩了一下脖子,含糊的点点头。

    江景转而撇过脸,隐忍着,低低的说了一句。

    “既然不喜欢,就分手吧。”

    分手吧……

    温茶呆了一下,看着江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暗自点头,这符合男神的人设。

    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她既然表达了自己的不喜和恶意,他就不会为了这样的事纠缠不清。

    他很理智。

    “好。”

    她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谢谢你。”

    江景似没听到她的话,转身离开,修长挺拔的身影充满魅力,温茶扬起嘴角,原主终是,没有爱错人。

    温茶走的很快,在江景进入寝室楼之后,温茶已经走远。

    脚步第一次这么轻快。

    系统在她脑海里大喊大叫:“你是不是傻?那是原主喜欢的人!好不容易和原主再续前缘了,你竟然分手了!分手了?!”

    温茶第一次见系统这么激动。

    她好笑道:“分手了就分手了啊。”

    系统气的跳脚:“没有江景,你怎么报复刘子书,你这个笨蛋!”

    温茶:“……”瞬间怀疑自己丢了一只金大腿,以后会活不下去……

    心塞……

    “你为什么分手,你知不知道,回去之后,原主可能要把你打死!”

    “她不会打死我的。”温茶轻声说:“也许她内心里更希望我这样做。”

    “什么?”系统差点短路:“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温茶笑了一下,“或许我们一开始就错了。”

    系统:“???”

    “原主的确喜欢过江景,但是原主把这份喜欢一直珍藏在自己心底最深处,从未碰触,直到死亡才拿出来摸了摸,留下了一个关于喜欢之人的愿望,但是愿望是什么?”

    “……”

    “愿望是,给喜欢的人表白。”

    答案,和结局并不重要,她甚至没有奢望过和江景在一起。

    但是,她真的没有奢望过吗?

    不是。

    她奢望过。

    只是。

    “这个躯壳里的灵魂早已不是她,她奢望再多,和江景在一起的也不会是她,否则她的愿望不会这么简单。”

    “……”

    “她很清楚,我只能替她传达喜欢,却不可以替她去爱江景,她和普通的姑娘一样,如果不能真的在一起,就远远的看着,不触摸,不得到,就够了。”

    她之前一直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她和系统一样没有爱过人,没有接触过爱情,找不到问题究竟在哪里。

    可无论江景对她再怎样的好,那种压在心头的沉重感却在一点一点的压弯她的脊梁。

    刘子书的一句话却在猛然间提醒了她。

    他说:“你不爱江景,你不爱他怎么能和他在一起?”

    她忽的恍然大悟。

    “我再怎么做,也不是原主,我也没有资格,去替她迎接她的爱情。”

    更何况,原主一定不喜欢这样。

    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喜欢。

    让别的灵魂,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系统已经静默到没有一点儿声音,似乎被温茶的分析打击到了。

    坑坑巴巴的,发出一点呲啦的噪音抗议。

    温茶倒是明媚了许多,调侃道:“笨蛋系统,服不服?”

    系统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等着!”

    这次任务之后,他一定要去安装一个恋爱脑!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