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校草多娇(十五)
    “听说江景最近和英文系系花打得火热,你知道吗?”

    舞曲到一半,刘子书低头在温茶耳边轻声说。

    温茶侧目看了他一眼,脸上出现了一种受到羞辱的难堪。

    “没想到,我们才分手一个星期,他就已经有了新欢。”

    刘子书冷冷一笑,颇有些看好戏的意味:“当初劝你不要和他在一起,你非是不听,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温茶瞪他一眼,有些受伤:“这一切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别赖在我身上。”刘子书收紧了抱住她的力道,“我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你。”

    温茶:“……”好想把午饭吐出来怎么办?

    如果他知道,她是故意和江景分手的,会不会马上会气的对她杀人灭口?

    “不要沉默。”刘子书整个人朝她倾过来,借着浪漫的舞曲,十分缱绻的说:“忘了江景,和我在一起吧,他不适合你,你也不爱他,只有我才能给你幸福。”

    温茶:“……”忽然这么深情,有点不习惯呀。

    她用手扣住刘子书的肩膀,笑眯眯的说:“你把妹的时候,嘴巴都这么甜吗?”

    刘子书十分上道:“我的嘴巴甜不甜,你尝过了才知道。”

    温茶:“好呀!我现在就想尝尝。”

    刘子书眼睛里划过一抹不可置信,转而溢上惊喜。

    他毫不犹豫的低下头,借着华丽的灯光,眼神直勾勾的落在温茶的唇边,似乎打算好好的一尝芳泽。

    温茶动也不动的看着她,瞳孔幽深而美丽,带着湖水的清澈,白皙的肌肤干净美好,唇角更是因为上了唇妆,嫣红而富有光泽。

    除去那双眼睛,这张脸也是不可多得美人。

    刘子书越凑越近,身上浓浓的香水味让温茶眨了一下眼睫,看着他那张阴柔的脸,真想一巴掌糊到墙上。

    刘子书丝毫没有注视到她的神色,在接近她唇角那一刻,眼睛里的痴迷不加掩饰。

    甜腻的气息扑在脸上,眼神也赤果果的让人讨厌。

    真是个不会伪装的变态啊。

    温茶毫不犹豫的抬起腿,枪打出头鸟,一腿顶出去,膝盖用了不小气力,刘子书眼神猛然一缩,霎时间,发出了杀猪般的闷哼声!

    这样的叫声,是个男的就无法忍受,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刘子书根本不敢大喊大叫,只发出了急促短小的声音。

    温茶笑的合不拢嘴,用力将他拉舞池边缘,让音乐声将他的尖叫完美掩盖。

    他松开桎梏桎梏住温茶的手,额头上起了一层冷汗,手指不受控制的想要触碰自己脐下三寸之地,却在温茶似笑非笑的注视下怒火中烧。

    “你是故意的!”

    他疼的直不起腰,咬牙切齿的看着让他越来越痛恨的少女。

    温茶昂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盯着他。

    “我以为之前你已经长记性了。”

    刘子书眼神顿时溢上了一层血色,似乎想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

    “你耍我?”

    “我可没兴趣耍你。”温茶满不在乎的耸耸肩,“你这么招人讨厌,我也只是顺势而为,谁叫你送上来犯贱。”

    刘子书的面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他眼眸通红,痛的牙齿打颤:“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温茶罢罢手,笑眯眯的开口:“觉得人贱,替天行道有错吗?”

    刘子书气的快要晕厥过去,眼睛却从未有过的冰冷,充斥着无端恶意和邪恶。

    “你以为你一次次让我出丑,我就会对你失去兴致吗?恰恰相反,你越是不喜欢我,越是忌惮我,我就越喜欢你。”

    温茶:“……”你的喜欢真的让我好怕怕哦~

    刘子书看她满不在乎的样子,声音像是游移的毒蛇包裹住她整个人。

    “因为你的眼睛,我已经给过你三次机会了,三次,已经是我的极限。”

    温茶端起自己的高冷范儿,高贵冷艳道:“可你的机会我从来就不想要啊。”

    所以,爸爸,能动手就别bb啊!

    刘子书对她的话恍若未闻,继续道:“你知道吗?对于我喜欢的东西,我总是想保存它最完美的时候,若非万一,我不会轻易动手,毕竟活物还是更有意思,但是如果活物不听话,我从不介意将喜欢的东西,用最乖巧的方式永远保存下来。”

    温茶:“……”系统格格,我好方!他究竟是在说什么东东,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

    系统:妈的智障!

    “温茶,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生,我也很喜欢你,我的三次机会同样可以为你破例,我再问你最后一次。”

    温茶:“……”说吧辣鸡,把你知道的情报情报全都交代出来。

    刘子书深深地看她一眼,“我喜欢你,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以结婚为目的?”

    以结婚为目的……

    温茶:“……”明明是以结婚为目的的谋杀才对吧。

    喜欢挖人眼睛的变态装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温茶正要回答。

    刘子书笑了一声,目光带上了从未有过的阴鸷:“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想好了再回答我。”

    “想好了呀。”温茶眨巴眨巴眼睛,银质面具折射出淡淡的冷光。

    她贱兮兮的开口:“我还是建议你药不能停。”

    刘子书再没说话,深深地看她一眼,目光不加掩饰,扫过她眼睛时候,充斥着掠夺意味,宛若凶残的猎人找到了想要的猎物,只等找到时机,冲上前,将猎物撕个粉碎!

    没了伪装的虚假面具,简直更变态好吗?

    “你最后的机会,已经用完了。”

    刘子书勾唇一笑,眼底的怒气静静退却,蔓延上深深地晦暗,有些受伤。“没想到你这么看不上我。”

    温茶不以为然:“我只是觉得你有病,应该先把病治好。”

    “这样也好。”刘子书轻轻叹了口气,苦恼又期待道:“下次见面,希望你不要再惹怒我。”

    “……”

    “毕竟,你在我面前的机会,已经用完了。”

    他站起身,最后看了温茶一眼,“你一定不想知道,耗尽了我的耐心会是什么下场。”

    说完,他转头离开,眼角带着妖冶恶毒的痕迹,像被惹怒了的凶兽。

    终于想动手了吗?

    温茶面不改色的取了一杯橙汁喝了一口,扬眉叫住他:“你说完了,我还有话没说完。”

    刘子书顿住脚。

    温茶笑了一声,温柔无比的开口:“之前在你家书房里,我喝过的橙汁还有吗?”

    刘子书身体一滞,瞳孔猛然一缩。

    温茶笑的更加欢畅了。

    “那杯橙汁是你亲自递给我的,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

    “跟你送的小礼物相比,我觉得这个更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